燃情高粱地,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_他残忍玩弄她痉挛

2019-07-13

 陈艺瑶是一位英语老师,也是我的一名房客。

 

 

那天下午,我买了些卤肉,在屋里边吃边喝,便听到了敲门声。

 

 

我有点喝多了,脑袋晕晕的,打开一看,门外站着的正是陈艺瑶。

 

 

陈艺瑶笑着朝我打招呼,说道:“房东,您在吃晚饭呀,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文学

 

陈艺瑶说话的语气特别温柔,一如她温顺贤惠的性格。

 

 

从陈艺瑶搬到我这里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她。

 

 

可惜,她已经结婚两年了,丈夫也是一名高中教师,不过二人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陈艺瑶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连衣裙,真丝的布料衬托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前的挺拔丰满,如柳枝般芊细的腰,及浑圆的翘臀,甚至是裙下两条黑丝的修长光滑的美腿,无一不成为我关注的焦点。

 

 

我暗自咽了下口水,笑着问道:“陈老师,有什么事啊,快进来坐吧。”

 

 

陈艺瑶颔首微笑,随我进了屋。

 

 

我赶紧收拾桌子,请她坐下,又给她倒茶,说道:“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乱,让你见笑了。”

 

 

陈艺瑶开玩笑道:“我看你得找个女朋友了。”

 

 

我将水递给她,也笑了起来:“你要跟我介绍吗?”

 

 

“你这么好的条件,哪里找不到对象,哪还用的着我替你找。”陈艺瑶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钱,说道:“这是这三个月的房租,您点一下,看对不对?”

 

 

“交房租还有段日子呢,干嘛这么着急呢!”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接了她的钱。

 

 

不过在接钱的时候,我触碰到她的手,芊细、小巧、柔软,如羊脂玉肌,触碰的时候有种让我触电般的感觉,心神也为之一荡。

 

 

或许我当时真的是喝多了,都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脑袋一热,抓住她的手居然忘了松开。

 

 

直到陈艺瑶微微挣扎起来,皱着秀眉瞪着我道:“房东,你……你可以松手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手,又补充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喝多了。”

 

 

陈艺瑶脸色有点难看,等我点完钱确认无误,她便逃难似的快速逃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又是尴尬又是后悔。

 

 

我下意识的闻了一下自己的手,手里还残留着陈艺瑶的香味,让我一时沉醉。

 

 

心里的恶念也油然而生。

 

 

我一晚上没睡着,都在想这件事。

 

 

第二天上午,趁着陈艺瑶和她老公上班,我便在她屋里,除了洗手间以外的各个地方装了针孔摄像头,以便于今后观察她的生活。

 

 

不是我不想在洗手间也安装,只是没有能够隐藏摄像头的地方。

 

 

装好之后,我心里就很激动。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我终于看到一直想看的画面。

 

 

躺在卧室床上的陈艺瑶还在玩手机,被子便被丈夫于弘逸掀开了,露出了只穿了一条睡裙的她傲人的身材,洁白的皮肤,圆润的香肩,及漂亮的大白腿。

 

 

看着于弘逸瘦弱的身材压在了陈艺瑶身上,一只手顺着她的大白腿一直往上爬,最终伸进裙下,而另一只手也钻进她的衣领,蠕动起来,我亢奋的不得了,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随着夫妻二人的亲热的画面,我的五指姑娘也开始安慰起自己。

 

 

当陈艺瑶被丈夫扒光了衣服,完美的娇躯像是剥了壳的玉米,完全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窒息了。

 

 

不过令人可惜的是,二人的战斗连两分钟都没能持续,于弘逸便已缴械投降。

 

 

我有些诧异,也带着一丝欣喜,于弘逸那方面居然如此不堪。

 

 

“对不起。”电脑监控画面中,于弘逸向妻子道歉,显得很愧疚。

 

 

“没关系,慢慢来吧。”陈艺瑶没有表现丝毫的异样,“我先去洗一下。”

 

 

然而,当她披上睡裙迈开步子走出卧室关上门,轻轻叹了口气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或许有那么一丝机会,陈艺瑶显然对丈夫很失望,她对夫妻生活还是很渴望的。

 

 

此后的两天,每次见到她,我比以往表现的更热情。

 

 

不过她似乎被我上次喝多拉她手的举动吓到了,表现的比以往还要矜持。

 

 

监控还在继续,可惜她和她丈夫并没有再有亲热的举动,让我有点失望。

 

 

到了第三天晚上,令人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

 

 

我在电脑监控中,盯了她几个小时,这一晚于弘逸居然不在家,她也没有任何能够引起我兴奋的举动。

 

 

到了晚上11点半,我有点撑不住了,便洗了把澡去睡觉了。

 

 

结果正睡得迷迷糊糊,便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我只穿了一条裤衩,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走到客厅去开门,一边喊道:“来了来了,别敲了!大半夜的,谁特么乱敲门啊!”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还没合拢的嘴巴张的老大。

 

 

没想到站在门外的居然是陈艺瑶。

 

 

而且她只穿着一条丝质的吊带睡裙,正是监控中看到她睡觉时的着装。

 

 

粉色的睡裙贴在身上,勾勒出婀娜的曲线,娇嫩的肌肤,圆润的香肩,芊细如玉的手暴露在空气中。

 

 

尤其是裙下两条雪白圆润的大长腿,带着无比的诱惑力。

 

 

我当时就震住了,作为有夫之妇的陈艺瑶大半夜的只穿着一条性感的睡裙出现在我家门口,到底几个意思?

 

 

该不会……

 

 

我心里顿时一片火热。

显然,是因为我太激动了,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神色。

 

 

我暗自咽了下口水,笑着问道:“不好意思,陈老师,没想到是你,请问有什么事吗?”

 

 

“房东,实在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是我刚才在电话里给弘逸打电话,打到一半的时候,电话突然就断了,而且还传来了他的一声叫声。”

 

 

陈艺瑶一双美眸写满焦急之色,脸上也尽显担心,继续解释道:“今天他同学聚会,喝了些酒,跟我打电话说滴滴打车回来,结果刚才就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以前就听过不少滴滴司机杀人抛尸的新闻,何况现在大晚上的,我老公还喝多了,房东,我有些害怕,你能不能出去陪我找一下?”

 

 

听到陈艺瑶的解释我也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皱眉说道:“陈老师,你先别着急,可能你丈夫只是喝多了,应该不会有事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现在就跟你出去找找他。”

 

 

“谢谢你呀!”陈艺瑶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到现在电话一直打不通,提示关机,我能不着急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先换个衣服,你不用换吗?”

 

 

陈艺瑶低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赶紧低头转身回屋。

 

 

我们换好了衣服在门口集合,陈艺瑶换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不过衣摆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却没有丝袜的装饰,显得极具诱惑力。

 

 

下楼的时候,我问道:“你刚才跟于老师打电话的时候,他有没有告诉你在哪?”

 

 

“说了,在林海路一条巷子。”陈艺瑶回答。

 

 

我诧异道:“林海路,那地方可偏僻的很,他怎么会在巷子里?”

 

 

“那里有一家叫德川羊肉火锅的餐馆,他和同学刚吃完火锅,因为比较偏僻,所以要穿过巷子叫滴滴打车,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担心。”陈艺瑶忧心忡忡的说道。

 

 

“于老师是成年人,相信不会有事的。”我安慰道:“咱们就去那边找他。”

 

 

下了楼,陈艺瑶拿出了于弘逸的车钥匙。

 

 

于弘逸晚上要赴约,显然是知道要喝酒,所以也没开车。

 

 

陈艺瑶并不会开车,所以就由我来代劳,开车载着她去寻找于弘逸。

 

 

我们到了陈艺瑶所说的地方,果然看到了一条巷子。

 

 

车子开不进去,只能停在巷口。

 

 

我们进巷子找人,可穿过整条巷子,也没看到于弘逸。

 

 

陈艺瑶很担心,我又陪着她来到德川火锅店找人。

 

 

然而火锅店这时候已经打烊了,只有店员在里面打扫清理,一个客人没有。

 

 

出了火锅店,陈艺瑶急道:“弘逸会不会已经出事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你说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巷子里,不过我刚才也仔细看了,巷子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于老师的随身物品也没什么遗落,我估计他是喝多了,不小心摔倒了或者是别的原因,应该不会有事。咱们在附近再找找,说不定过会他就给你打电话了,实在找不到,咱们再报警不迟。”

 

 

我本想开车载着他寻找,陈艺瑶却说兵分两路效率比较高。

 

 

我听从了她的话,分开前嘱咐道:“这大晚上的,你可小心点。”

 

 

陈艺瑶点了点头,转身就往西边快步走去。

 

 

我则是开车缓慢往东边行驶,沿途寻找于弘逸的踪影。

 

 

找了半个小时,毫无所获。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给陈艺瑶打电话,恰巧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一看正是陈艺瑶打来的,立刻接通了电话。

 

 

“钟皓,救我!”电话那头传来陈艺瑶的惊叫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在哪?到底怎么回事?”我急忙问道。

 

 

啪!

 

 

一声脆响,震得我耳膜生疼,下意识的将手机远离耳边,过了一秒钟再继续通话:“喂,喂,陈老师,快说话啊!”

 

 

然而,电话那头却早就没有了反应。

 

 

估计电话是被摔掉了。

 

 

我心中一震,陈艺瑶遇难了!

 

 

我得去救她!

 

 

我不知道她此刻的具体位置,但知道大概方向。

 

 

我开车往东边寻找于弘逸的时候,虽然过了半个小时,实际上开的很慢,回去的时候我加足了马力。

 

 

车子在夜色中风驰电掣,如闪电一般。

 

 

一边开车,我还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挂了电话心里祈祷陈艺瑶可千万别出事。

 

 

没几分钟,再次回到了火锅店门口,我还想继续往西行。

 

 

也幸亏在火锅店门口的时候,我特意有所减速,才听到了那条暗巷里传来女子的呼救声。

 

 

正是陈艺瑶的声音!

 

 

我停下车子,激动的冲了出去。

 

 

下车的时候,心中一动,在路边抓了一把细碎的小石子,紧接着冲进了巷子。

 

 

当我冲进暗巷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黑影将一个俏丽的身影围在了墙边,几道电筒的光束晃来晃去。

 

 

通过电筒光线,我看到对方一共四人,长得都比较魁梧,因为光不是朝着他们,所以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但所有的光都集中在陈艺瑶身上。

 

 

陈艺瑶的风衣居然被撕破了,显露出了黑色的文胸,一半的文胸脱落,露出一团雪白丰满,正被她死死的护住,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春光露出。

 

 

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无助,面色一片惨白,吓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求饶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老公失踪了,我是来找我老公的,我身上有钱,你们……你们可以都拿去!”

 

 

如果是平时,看到人高马大的几个混混,我一定吓得有多远躲多远。

 

 

但现在我喜欢的女人陈艺瑶被众人欺负,就像是受惊的小白兔面对一群饿了几天的恶狼,我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当时我脑子一热,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陈老师!”

 

 

说话的同时,我握紧住手里的石子,并悄悄藏在了身后。

“哟呵,美女,想不到你还是一名老师,这个臭小子是你朋友吗?”为首一个满脸横肉的寸板头汉子狞笑起来,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身的酒气。

 

 

显然,这几个混混都喝多了。

 

 

另一个高个子骂骂咧咧道:“臭小子,这里没你的事,识相的话就快滚!”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虽然我心里怕的要死,但表现的还是很强硬,镇定而愤怒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四个汉子同时露出愤怒的神色。

 

 

“我草泥马,你特么找死!”寸板头汉子一声怒喝,四个混混全都朝我冲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将手里的石子如天女散花一般砸了出去。

 

 

一时间电筒的光线乱晃,于此同时伴随着众人的惊叫声和手挡在面前不住后退的举动。

 

 

我趁乱一脚狠狠踢在最前面一个汉子身上,他踉跄着撞倒另一个人。

 

 

我则是从圈内突围,居然让我成功冲到了陈艺瑶身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巷口跑去。

 

 

陈艺瑶吓坏了,都忘记了遮掩胸前雪白的春光,被我拉着身不由己拼命的逃。

 

 

那一团雪白丰满在夜色中颠簸晃荡,格外惹人注意。

 

 

然而此刻的我哪里会注意这些,只想逃出升天。

 

 

在逃跑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背后几下剧痛,差点没撑住摔倒在地。

 

 

辛亏陈艺瑶扶着我,没让我倒地,不然我俩真的死定了。

 

 

最终,凭借求生的渴望我们成功逃出巷子。

延伸阅读
政协委员周桐宇:扶持青年通过创办社会组织创业

政协委员周桐宇:扶持青年通过创办社会组织创业

“一方面,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青年通过创办社会组织进行创业;另一方面,种种软件环境的不利,在青年通过社...

90后任性海归吃不了苦这些职场“隐形”偏见你有吗

90后任性海归吃不了苦这些职场“隐形”偏见你有吗

优隽 制图  近日,一则“90后实习生拒绝给同事订盒饭”的事件引发舆论热议。有人觉得,这名90后不懂职场法则,我行我素;但也有网友认...

中法千人实习生计划开始接受申请

中法千人实习生计划开始接受申请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消息,中法千人实习生计划将于4月1日起正式受理和审批相关申请。2015年11月2日,中法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

大学生怕“失学”的关键是怕失败

大学生怕“失学”的关键是怕失败

当人们不再担忧失学,就会开始担忧失业。而这种“失×”恐惧症出现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担忧“失败”。越是名校学生,越有可能担...

多地出台举措促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生成帮扶重点

多地出台举措促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生成帮扶重点

又到一年毕业季,今年,全国有765万高校毕业生加入到了求职大军,创下历史新高。今年以来,多省份密集出台相关措施,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

“90后职场肖像”:六成受访90后找工作“兴趣至上”

“90后职场肖像”:六成受访90后找工作“兴趣至上”

4月8日,“90后职场肖像”报告发布。该报告从职场态度、公司文化、职业规划等角度对90后求职者进行了调查,共计回收有效问卷15786份。  ...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