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办公室杨丽胯_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

2019-07-11 16:46:47

 林诗曼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林诗曼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卧室,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林诗曼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又过了十分钟,她才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睡觉。

 

 

我也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林诗曼。

 

 

第二天是星期六,林诗曼和王忠文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林诗曼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国庆。

 

 

这期间,我和林诗曼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林诗曼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国庆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杨明,另一个叫曹宇轩。

 

 

二人是一对基佬,杨明是个中年人,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曹宇轩则是个小伙子,长得很结实,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娘。

 

 

他们想去B市白鹤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文学

我本来懒得去,但杨明却说王忠文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十月二号,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王忠文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林诗曼。

 

 

林诗曼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B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王忠文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林诗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王忠文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诗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林诗曼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王忠文那边。

 

 

林诗曼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亲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林诗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丈夫。

 

 

王忠文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

 

 

林诗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王忠文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拜托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手。

 

 

然后她就和丈夫换了位置。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王忠文不时去看林诗曼。

 

 

林诗曼始终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任何转过来的意思。

 

 

但是看她的侧脸,依旧有些红,可能对我刚才做的事一直心怀芥蒂吧。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丈夫说,也算是给了我一种鼓励吧。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B市的白鹤山。

 

 

白鹤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等等旅游景点。

 

 

对于什么白鹤山的景点,我自然不感兴趣,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林诗曼分开坐了,她和王忠文坐前边,我坐在后边。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娇弱的林诗曼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王忠文爬到一半就爬不动了。

 

 

反倒倒是林诗曼,虽然浑身香汗淋漓,累得面色通红,但还是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于是我和林诗曼一起爬石阶,没多久,已经把王忠文、杨明和曹宇轩三人甩出一截。

 

 

我在林诗曼前面,不时回头看她,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冲动。

 

 

林诗曼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林诗曼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沿着台阶往下,跑到她身边,将其一把扶住,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林诗曼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又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她。

 

 

林诗曼喝了大半瓶,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我说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诗曼摆了摆手,喘着气说自己没事。

 

 

此时,我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几乎贴着她的身体,马上就能碰到了。我虽然很累,但抵不过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靠了靠,二人几乎贴着身体坐了。

 

 

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随即又转移到那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林诗曼个子很高,显得两条腿很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本来想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想不到王忠文三人上来了。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笑道:“你们还挺快的。”

 

 

众人又休息了一阵,才继续往山上寺庙爬,到了寺庙拜了佛,我还捐了两百功德钱。

 

 

没想到大家在后山玩的时候,林诗曼突然说自己耳环掉了。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耳朵上,果然原先上山的时候还戴着的耳环就只剩下右耳上的一个。

 

 

王忠文问她哪里掉的。

 

 

林诗曼说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还在,估计就是在后山掉的。

 

 

王忠文说算了,下次再给她重新买。

 

 

“这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帮我买的,具有纪念意义,不能就这么掉了。”

 

 

林诗曼俏脸板了起来,干脆一个人继续寻找。

 

 

我见势连忙跟了上去,说道:“我陪你一起找。”

 

 

延伸阅读
木马调教小说 _夹着珠子不能掉出来全文阅读

木马调教小说 _夹着珠子不能掉出来全文阅读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陈艺瑶又来找我。 我赶紧把背心重新穿上,以免被陈艺瑶发现我的伤势,然后才去开门。 陈艺瑶已经换了一套居家装,不...

凸轮偷窥女厕所视频_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凸轮偷窥女厕所视频_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看见杨贺发来的消息,我非常气馁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刚才真是把我吓的不轻,现在想想都还忍不住的打哆嗦,要想重振雄风,我估计是真够...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_三个洞都被塞满爽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_三个洞都被塞满爽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

原创美文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原创美文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宁萱坐在床边,温柔的望着我,纤柔的小手从果盘中捻起葡萄递到我嘴边。 葡萄很甜,宁萱的笑容愈发的柔和,她贴近我的...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极品老木匠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极品老木匠

“妈,我回来了。” 郑秀秀放学回家,将书包放在了桌子上,惊讶地发现母亲张春华竟然不在家。 这个时候,母亲应该已经做好了...

人妇系列 200 污到你湿的动态图片gif_逍遥小果农

人妇系列 200 污到你湿的动态图片gif_逍遥小果农

“马上就到果园了,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挠头回答道。 顺着山路...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