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我我就上你_肉到失禁高H

2019-09-11 15:55:05

 “我想起来了,天王白果制丹集团的总经理梁威,前几天曾经找过我,他开出每月一万元的薪水,希望我跳槽过去。我觉得这个梁总对我不怀好意,就拒绝了。”小麦忽然说道。

 

 

“这个梁威是我们老板的竞争对手。”小麦补充说。

 

 

唐浩东点点头,“这就对上号了。小麦,这件事,你应该早点告诉你们老板。”

 

 

小麦说:“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去订货会出差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等他们一回来,我马上禀报。”

 

 

唐浩东说:“恩,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我已经想过了,回去跟老支书商量一下,以后,葫芦山到香江的运输,我包了。”

 

 

小麦笑道:“浩东,你果然脑瓜灵活,你自己会开车,又懂武功,承包了药材的运输,可以挣不少钱。我回头跟老支书打个电话,让每家每户都给你提成。”

 

 

唐浩东一摆手,“我怎么能从乡亲们的手里拿提成?这个钱要你们公司出才行。每斤只提两块钱就行。”唐浩东已经算过了,这一车药材是五千斤,每斤提两块钱,就有一万块钱的毛利。

 

 文学

 

小麦为难地说:“浩东,当初跟我们老板讲药材价格的时候,因为葫芦山都是我老乡,老板已经把价格给到了最高。再往上抬,有点困难啊。”

 

 

唐浩东微微一笑,说:“没关系,到时候,我亲自跟他谈,他一定会同意。”

 

 

小麦不解地问:“他不认识你,为什么会同意?”

 

 

唐浩东说:“你们公司遭遇强敌,敌人竟然连抢劫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坏事不敢做啊?帮你们公司应付强敌,这件事我也承包了,你想,你们老板还会因为每斤两块钱的提价跟我计较吗?”

 

 

小麦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浩东,等老板一回来,我就给你引荐。”

 

 

跟小麦告别,唐浩东叫上小旺,踏上了回家的行程。

 

 

香江市郊,一栋豪华别墅中,带着金丝眼镜的梁威刚刚听完手下的汇报,气的拍案骂道:“蠢货,废物。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我花那么多钱养着你干什么?”

 

 

挨骂的手下说:“少爷,你别生气,我亲自去办这件事。”

 

 

梁威气呼呼地说:“周子恒,你一定要搞断新东方的原材料供应,再不能让葫芦山这样痛快地供货。还有,你找个机会,把那个小麦给我弄过来,老子一定要好好玩她,一直玩到她死。办不好这两件事,你就给我滚蛋。”

 

 

“是,少爷。”周子恒答应后,想了一下,然后拔通了一个电话,“丁三。我是周子恒,你给我准备一下,那小子今天会带着货款从你们那儿路过。给我截住他……”

 

 

唐浩东和小旺开着空车往回走,当天傍晚,又来到杨集镇,看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唐浩东说:“小旺,今天咱们还住那个杨集旅店吧。”

 

 

小旺因为也知道了这个旅店是黑店,所以担心地说:“东哥,你不怕他们再算计我们啊?”

 

 

“不怕。”

 

 

正说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板娘从旅店里迎出来,唐浩东探出头招呼说:“老板娘,我送完货,又回来看你了。”

 

 

“讨厌,大白天就敢逗你姐姐我。”老板娘走过来招呼唐浩东进了旅店。跟前天晚上的情况差不多,小店里静悄悄,除了小胡子老板在厨房忙和,再也没有其他客人。

老板娘扭着肥臀沏茶倒水,她的身体摇曳多姿,耐人回味,让唐浩东不由想起那天晚上事。饭菜上来,小胡子老板主动来敬酒,给唐浩东亲手满上一杯酒,“兄弟,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上次我多有得罪,请多多海涵。”

 

 

唐浩东哈哈一笑,“老板,不用客气,有你这句话,足见你是个心胸宽阔之人,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来,一口干了它。”

 

 

两个人称兄道弟吃喝起来,小旺不喝酒,老板娘就给他弄了一瓶饮料,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忽然,门外一阵汽车马达声响起,一辆小轿车停在旅店院子里,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朝着屋里走过来。

 

 

唐浩东眼尖,一眼就认出走在前面的那个男子,正是大前天在路上劫车的那两匪徒中的一个。后面那个,身材虽然不高,但是身上透出一股强横的气息,不但是练家子,而且还是个地地道道的标准高手。

 

 

跟他比起来,前面的壮汉,只是个不入流的练家子,这两个人来者不善,唐浩东眼睛紧紧盯着他俩,却没有说话。

 

 

倒是前面那汉子冷笑一声,“我们又见面了。”

 

 

唐浩东冷笑:“货,我都送完了,现在是空车,你难道还敢劫货款不成?”

 

 

这大汉名叫良子,正是老板娘的亲兄弟,跟在他身后的高手,名叫周子恒。是良子请来的高手。良子有高手助阵,看着唐浩东讥笑道:“小子,死到临头你还嚣张什么?”

 

 

小旺看到情况不妙,放下筷子就抄起扳手,准备战斗,忽然他身子一趔趄,站立不稳竟然摔倒在地上,“东哥,我头好晕。”

 

 

唐浩东看看小旺,一副中毒的模样,眼神一阵凌厉,看向小胡子老板夫妇,“你们竟然下毒?”

 

 

小胡子老板冷哼道:“这全怪你小子太嚣张,在我这儿占了便宜,居然还敢回来?今天不给你扒层皮,我他妈的就跟了你的姓。”

 

 

“姐夫,他不长记性,少跟他废话。”良子眼睛一瞪,他已经耐不住性子了,一个箭步窜上来,朝唐浩东脖子就抓过来。不过,手还没有碰到唐浩东的脖子,就被唐浩东从下面踹出一脚,正踢在他的腿上,良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唐浩东一只手抓住他的脖领子,另只手先给了良子一记耳光,“小子,是你不长记性,上次揍得你太轻了。”

 

 

吃了迷魂药,居然还有这样强的战斗力?旁边的周子恒大吃一惊。他哪里知道,唐浩东早就怀疑他们几个不安好心,喝酒的时候,虽然喝进口,却没有咽下肚子。悄悄吐在了地上。

 

 

唐浩东裂开大嘴笑笑,说:“我看你们几个是不知悔改啊。那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受受教育。”说罢,抓住了良子的手腕子,轻轻一捏,良子顿时杀猪般叫唤起来。

 

 

听着兄弟的叫声,老板娘心痛不已,急忙对周子恒说:“周先生,你快救救我兄弟啊。”

 

 

周子恒双拳握的咯嘣嘣直响,必须自己出手了,大吼一声扑上来,一个黑虎掏心,攻向唐浩东的胸口。唐浩东一甩手,将手里的良子扔出去。随后身子一个大转身,转到了椅子后面,周子恒一拳打在椅子背上,咔嚓一声,居然将尚好的木质椅子打得粉碎。

 

 

旁观的良子暗自称赞,周大哥不愧是香江地下世界的武术高手,这拳脚上的功夫,我就是再练十年,也不如他。

 

 

可是,周子恒这么厉害,跟唐浩东两个人围着桌子打了十来招,周子恒居然一点便宜没捞着,还被唐浩东一脚踹在屁股上,险些摔个大跟斗。难道,周哥干不过这小子?

 

 

真要是那样,事情可就糟了。丁三也看出门道,这家伙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谁料,唐浩东早就注意着他,打斗之中,居然忙里偷闲,抄起桌上一只筷子朝着丁三扔过去,一筷子竟然深深插入丁三的手背,疼得他哎呀一声,手机掉在地上。看着插进手背的筷子,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唐门暗器,天下无双,唐浩东这只是牛刀小试!

 

 

竟然能用筷子当做暗器,激射入人的手掌?这人的武功绝对在我之上啊!周子恒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和唐浩东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菜。唐浩东好像不急于将他打败,更没有一丝中毒的现象。那沉稳的步伐,凌厉的拳法,让周子恒很快就招架不住了。

周子恒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唐浩东一抬手又是一记重拳,周子恒躲闪不及,只好硬接这一拳,砰!两人的手掌碰到了一起,周子恒就觉得自己的手臂触电一般发麻。还不等第二拳抡起来,唐浩东身子往前一靠,肩膀直接撞向他的心口。

 

 

这是形意拳中的贴身靠,又叫黑熊撼树!把肩膀上的暗劲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吭的一声,周子恒只觉得整个胸膛都麻木了,趁这机会,唐浩东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咔嚓一声,鼻梁子被砸断,整个鼻子几乎全都塌陷到脸里去了,鲜血顿时涌出来,给周子恒画了个大花脸。周子恒栽倒在地,不等他爬起来,唐浩东一步踏上来,狠狠踩住他的胸口,周子恒顿时觉得胸口一阵火辣辣,一口血立刻吐出来。

 

 

唐浩东冷声问,“说,谁派你来的?”

 

 

今天算是栽了,周子恒眼睛一闭,只等死了。唐浩东冷笑道:“忠心护主?倒还是条汉子,不过,你这样做没啥意义吧?”

 

 

周子恒心闭口不言。

 

 

唐浩东骂道:“今天我给你留条命,你回去给你的主子带个信,告诉他。不管是谁,今后不要再打葫芦山这批药材的主意,不然的话,我就废了他裤裆里的狗窝。上了她家里所有的女人,还要抢了他的公司。”说罢,唐浩东一拳打在周子恒的脑袋上,将他打晕。

 

 

看到周子恒完了,丁三吓的差点尿了裤子,扑通一声跪倒,“大哥,我们夫妻都是做小本生意的,我们跟你之间的过节,都是这姓周的指示的,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老板娘也是浑身战栗,跟着丈夫跪下来,“兄弟,求你开开恩,饶了我们吧。”

 

 

良子虽然不像他姐夫那样会装孙子,但是也知道唐浩东实力恐怖,周子恒都不行,自己可定白搭,所以也不敢法抗,低着头不说话。

 

 

唐浩东骂道:“老板娘,你兄弟他妈的傻啊?难道不会跪下求我?想做英雄,那就要付出代价!”说话间,一拍桌子,桌子上的酒瓶子直线飞出去,正撞在良子的脑袋上,顿时头破血流,吓的良子捂着脑袋乖乖跪下。

 

 

唐浩东笑笑,打开手机录音,让丁三和良子把和周子恒勾结,抢劫药材的经过供述了一遍,然后又问:“我们葫芦山那边,一发车你们这边就预备好了,该不是那边有内线吧?是谁,老实交代。”

 

 

丁三不敢隐瞒,“大哥,给我们报信的就是原来给葫芦山开车送货的司机罗贵才。”

 

 

见老公这么快就把罗贵才供出来,旁边的老板娘狠狠地白了丁三一眼。

 

 

唐浩东点了点头,“原来是他。”随即冷笑说:“看在你们三个认罪态度良好的情份上,这一次我不计较了。但是,罚款必须交,因为是第二次犯,所以罚款加一倍,罚一万。”

 

 

老板娘一听就哭了,“兄弟,你还不如杀了我呢,我家这死鬼十赌九输,家里就剩下上次给你的那点钱,你也看到了,我这儿哪里有什么生意啊。你让我拿一万块钱,我真的拿不出啊。”

 

 

唐浩东见她说的不像假话,想了想邪恶一笑,“没钱?那好吧,你给我做一次冰火两重天吧,上次感觉味道还不错的。”说罢,责令丁三和良子,“你俩去旁边那个屋里等着,当然,你们愿意留下开开眼,我也不介意,呵呵。”

 

 

丁三心里虽然不乐意,但是犯罪证据都被唐浩东用手机录下音,这会儿哪里还敢反抗?留下看老婆伺候这个男人,他的抗压能力没有那么强,哭丧着脸躲到内屋去了。良子重重叹了一口气,也跟着丁三去了屋里。

 

 

唐浩东点了一根烟,指了指自己的腰带,老板娘觉得,这也是自己的唯一出路了,只好乖乖地伸出小手,给唐浩东解腰带,为唐浩东开始倾心服务……

 

 

半小时后,唐浩东满意地提上裤子,拍了拍老板娘的屁股说,“五千块钱一次,价格不菲啊。不过你得记住,还欠我一次,下次路过再清帐。”

 

 

说完,提了一桶冷水,浇在小旺的头上,将小旺泼醒,也不再搭理昏迷的周子恒,领着小旺也不住店了,连夜开车上路了。他想早点返回葫芦山,把货款发给乡亲们。

在部队的时候,三天两夜盯着敌人不打瞌睡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熬夜开车那算啥?唐浩东开着车,第二天上午八点,唐浩东就回到了葫芦山。

 

 

村里的乡亲们听说唐浩东这么快就把货款领回来了,而且一点都没少,都高兴地不得了,纷纷来老支书家里领钱。账目一直是田蕊管着,所以,发钱的事全由她来做。

 

 

小麦爹和小麦妈也来领钱了,小麦爹四十多岁,身体还算硬朗,本应该出门打工的,因为前年在工地干重活闪了腰,身体落下了劳伤,腰基本直不起来了,所以只能在家干点零活了。

 

 

小麦妈很年轻,虽然也四十出头了,但是皮白柔嫩,风韵不减当年,如果和小麦站在一起,外人都会觉得她们是姐妹俩。领了钱,小麦妈来到唐浩东这边:“东子,听说你回来了,一回来就帮咱们村干了一件大好事。你咋不去我家里坐坐啊?上次,你救了小麦,还受伤住了院。婶子我一大早就领着小麦去医院看望你,可是你却转院了,后来一直没有消息……”

 

 

唐浩东微微一笑,“麦婶,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要说谢,见外了不是。钱都领了吧?对了,小麦还托我给你带回礼物呢。”

 

 

唐浩东说着,来到小卡车司机室,看了看那两个礼品包,一时想不起哪一个是给小麦娘的,哪一个是给田蕊的了。拍了拍头壳,就把包装的漂亮的小盒子拿出来,“麦婶,小麦真孝顺,嘱咐我一定送到呢。”

 

 

小麦妈高兴地接过了礼品盒,眉开眼笑说:“东子,真是谢谢你了,中午去我家吃饭吧?”

 

 

唐浩东摆摆手:“不了。”

 

 

小麦爹对唐浩东的印象一直不好,这次虽然唐浩东又帮村里干了好事,可是依然不能扭转他对唐浩东的印象。在他眼中,唐浩东就是一个小坏痞子,所以,也没跟唐浩东说话,而是对自己媳妇说:“人家不去,就算了。我肚子饿了,回家做饭去。”

 

 

小麦妈白了老公一眼,笑盈盈又对唐浩东说:“东子,那这次算了,等小麦回来了,再请你吃饭。”随即,两口子离开老支书家。

 

 

到家中,小麦妈就忍不住打开礼品盒,“这么精美的盒子,女儿给自己带回来的啥好东西啊?”

 

 

盒子里面还套着一个小盒子,再次打开小盒子,里面放着一件新奇的东西,看到这东西尽管没有多少文化,小麦爹和小麦妈也认出来,这是一件仿真女用快乐器,两人不由得全都傻眼了。

 

 

 文学

小麦爹终于忍不住了,他前年因为伤了腰,干那事自然不给力,所以夫妻生活黯淡了不少,女儿给她老妈买这东西,这不是给自己的伤口撒盐吗?他立刻沉不住气了,掏出电话就责问小麦:“你这败家闺女,你给你妈买那种东西,你这不是成心笑话你爹吗?”

 

 

小麦哪里知道唐浩东发错了礼物,这个东西原本是买给田蕊的,没想到唐浩东居然给了老妈。挨了老爹一顿臭骂,小麦终于听明白,心中暗骂:“唐浩东,你坏死了,回头再跟你算账。”

 

 

唐浩东还美滋滋的把另一个礼物盒送给田蕊,田蕊打开一看,全是精美的点心,不由很高兴,“小麦真够意思,不枉嫂子以前疼爱她。挣了钱知道回报嫂子了。今天中午不用做午饭了啊,呵呵。”

 

 

发完工资,中午,留在老支书家里吃的午饭,把自己想承包这趟运输的事情一说,老支书当然愿意,“东子,由你来干这件事,我自然放心。可就是担心罗贵才不愿意啊,你这样做是抢了他的饭碗呢。不管怎么说,罗贵才也是咱们村的女婿……”

 

 

唐浩东冷声说:“老支书,你不知道,这个罗贵才就是我们村的奸细。我们的货车一出发,他就给劫道的通风报信了。我估计他这一次也是装病。”唐浩东又拿出丁三的录音给老支书听,老支书当即就气坏了,马上就要找罗贵才理论。

 

 

唐浩东说:“先别着急,目前只凭丁三的一面之词,不能算作证据。等等看这小子啥反应?”

 

 

随后,老支书和唐浩东签下了和村里的药材运输合同,盖上了村支部的印章

如果把田蕊带到香江,让她跟着自己发展,不知道老支书会不会同意?毕竟,老支书是田蕊婆家这边的长辈。

 

 

把自己的心思跟老支书一说,老支书立刻表态,“田蕊这妮子,真是个好女人。也命苦啊。刚子走得那么早,这几年她一个人既要出门采药,又要照顾瘫痪的婆婆,这个年代,像田蕊这样的好女人,真的不多了。东子,你要是看上她了,就抓紧时间!”

 

 

唐浩东重重点头:“老支书,我明白!”

 

 

因为昨天晚上连夜赶夜路,唐浩东发完货款之后,就回家睡觉了。这一觉直接睡到晌午。忽然,一阵女人的哭泣声传入耳朵,唐浩东醒来,辨别了一下,哭声来自前院。前面院子是小麦家,哭声好像是小麦妈。

 

 

怎么回事?唐浩东爬起来,来到前院一看,只见小麦妈衣衫不整,头发也有点凌乱,而且哭的梨花带雨,她身边还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跟着掉眼泪。再看小麦爹麦圈,满脸都是血,腮帮子肿的像嘴里含着茄子。

 

 

唐浩东大踏步走过来,“麦婶,这是咋回事?麦圈叔这是咋了?”

 

 

小麦妈见是唐浩东来了,就像见到了大救星,拉着唐浩东的手说:“东子,你麦圈叔让罗盘岭老苟家那哥俩给打了。”

 

 

唐浩东一皱眉,“他们为什么要打麦圈叔?”

 

 

旁边小媳妇开口说:“东子,今天上午领完钱后,我跟嫂子,还有大哥三人去采药材。前阵子,我们发现一个药材集中的地方,那地方在罗盘岭西面一个山沟里。结果在那里,遇到了罗盘岭的苟大栓和苟二栓。他们见我嫂子长得漂亮,就过来调戏,后来还要来真的,我麦圈大哥上前理论,就被他们打了。他们还说,那块山沟,他们哥俩早就承包了,今后要是在那儿采药,就得每月给他们哥俩交一千块钱。这不是欺负人嘛……”

 

 

这个小媳妇名叫夏雪,是麦圈兄弟的媳妇,是小麦的亲婶婶。结婚没多久,刚生了一个娃,娃刚一周多点,麦圈兄弟很疼爱这个小媳妇,宁肯自己吃点苦,结婚后没让媳妇跟着去省城打工,留在家里带孩子。

 

 

说明白情况后,唐浩东看到疼的哎呦,哎呦的麦圈,气恼地说:“山是国家的山,他们哥俩凭什么霸占?我看他们就是故意滋事。我找他们评理去。”

 

 

小麦妈赶紧拉住唐浩东,“东子,你不能去啊,罗盘岭村子大,他们家族人也多,以后我们葫芦山这边要并乡,要归罗盘岭管辖的。我们吃点亏算了。”

 

 

唐浩东说:“麦婶,这怎么能行?那些混蛋就是狗仗人势,你越是退缩,他就越是得寸进尺。这样吧,我不去村里找他们,今天下午,我们再去那个地方采药,我给你们坐镇,会一会苟家兄弟。”

 

 

夏雪赞成说:“东子说的对,嫂子,我们不能这样软弱,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我们要是退缩了,他们会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撒尿一辈子。”

 

 

小麦妈想了想说:“那,东子,你可不要把事情闹大啊。我知道,苟家兄弟常年不务正业,跟社会上的混子,还有派出所的警察,关系都好着呢。”

 

 

唐浩东冷哼一声说:“我就是喜欢收拾这种痞子。”

 

 

吃过午饭后,田蕊听说唐浩东要去教训罗盘岭的痞子,有点不放心,也要跟着去。于是唐浩东,田蕊,小麦妈,夏雪四个人都骑了自行车,来到与罗盘岭交界的那片山沟。

 

 

到了目的地后,唐浩东发现,这儿不仅山清水秀,而且各种药材十分丰盛。葫芦山的乡民,大都心地善良,不争言辞。知道这一块,距离罗盘岭近,罗盘岭的人又不说理,都不想因为采药惹事。

 

 

小麦妈和夏雪不信邪,来这儿采药没两天,就碰到了硬茬。要不是麦圈奋不顾身跟苟家兄弟拼杀,说不定小麦妈就惨遭对方毒手了。

 

 

如今,旧地重游,小麦妈有点心有余悸。展开活动后,她一边采药,一边念叨:“千万不要碰上他们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女邻居给我口爆|高H游泳池play

女邻居给我口爆|高H游泳池play

&ldquo;当然至于了,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强吻了我,哼。&rdquo;&ldquo;这么算的话,还是嫂子你占了便宜,我可是初吻啊,你就偷着乐去吧。&r...

奶汁高H,在健身房被教练玩晕

奶汁高H,在健身房被教练玩晕

周金宝对林少城越发地有好感,和他认识一小时还不到,就短短的几句话,他不但愿意跟自己这个胆小鬼做朋友,不,做兄弟,如此坦荡荡的一个...

爱妃你夹的朕要断了漫画 玩具(高hnp慎)木马

爱妃你夹的朕要断了漫画 玩具(高hnp慎)木马

&ldquo;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rdquo; &ldquo;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rdquo;张大头撇了撇嘴...

抵到敏感点一直撞高H,徐菲儿要马上和你上床

抵到敏感点一直撞高H,徐菲儿要马上和你上床

粉红色的丝质浴袍短短的盖住大腿根,宽大的袖口露出长长一截莲藕般的玉臂,领口处一直向下开的很大,只在腰间用一根丝带系住。 徐菲儿刚...

痒阿好紧不要皇上高H,刘艺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

痒阿好紧不要皇上高H,刘艺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

我靠着墙,心里在不停的打鼓。 等了好几分钟,里面都没有任何的响动。 刘艺坐在马桶上,憋红了脸。 这个人,当真是不要脸。 我吹着口...

进情趣店试穿高H文_女友奶被老伯吃大

进情趣店试穿高H文_女友奶被老伯吃大

东升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办公室。齐昊刚推开门,一幕不堪的场景顿时映入眼帘。穿着护士装的娇小女人,满脸潮红的半倚在一个五十多岁的秃...

女主温十三暗卫肉高H,男主是暗卫保护女主肉宠

女主温十三暗卫肉高H,男主是暗卫保护女主肉宠

&ldquo;张师傅,喝水。&rdquo; 高静端来了一杯水却发现老张眼神古怪的看着一个方向,回头一看,立即啊的一声,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

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林初雪腿开点让我摸

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林初雪腿开点让我摸

老李不想跟林初雪多费口舌,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给张敏进行针灸。 半小时后施针完毕,张敏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发现双腿不再酸胀...

女主放荡勾人np的小说~张婉玉辣文高h

女主放荡勾人np的小说~张婉玉辣文高h

陈新明刚把张婉玉扶进屋,躺在床上,察觉到张婉玉这状况似乎是身体有问题,&ldquo;你身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这样?&rdquo; &ldquo;...

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阿正 苏烟

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阿正 苏烟

这种人,一看就是痞子。因为我急着上班,所以也就没有继续去管那个家伙,直接拿着自己手上的公文包就离开了小区门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