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水管工人好会操_从浴室做到卧室

2019-09-11 09:12:26

 我不相信她的话,就道:“瞎掰,你是不是要借种?”因为生气,我说话有点刻薄。

“就你?眼睛瞎着,我眼瞎了?借一个瞎子的种?”这个娘们儿说话绝对损。

“那你这是干嘛?”我服了她了。

“我跟你说过了,有人需要它,就算你做好事了,行不?不过呢,你刚才算是通过了我的考核,第一呢,你的确是瞎子,我这么个大美女在你面前,你竟然无动于衷。”

这个娘们儿刚才果然是在考验我。

“第二呢,你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控制自己,当然后来,你有点图谋不轨了,但是总体来说,你还算是个君子。”

“这个,重要吗?”我不明所以。

“当然重要了,你想啊,你去我们那里当医生,你每天要面对那么多女人,有的女人孩子长得特别漂亮,她们要在你面前脱衣服,要叉开个腿,让你看个够,当然了,你是看不见的,但是你能摸到啊,用你的话说,你能闻到味儿啊,万一,你要是兽性起来了,把人家咔嚓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找谁哭去?”

 文学

她这么一说,我明白了,这意思是,做我这一行,真得有点职业道德。

“所以啊,刚才我不惜以身试法,诱惑了你一回,但是你呢?还算可以吧,勉强合格。”陆雅慢慢给自己穿上衣服,我眼见着,她身上那些很美妙的地方部位,都被她一个个地隐藏在衣服里,心里有点失落。

“那如果我刚才不及格呢?“我恶作剧般地问出这话来。

“那能怎么办?随你便了,姑奶奶就吃回亏呗。不过要是那样的话,我肯定也不能雇佣你了。“ 陆雅真是个现代人士,说这种事,就像讲故事似的。

好险!我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点丢了一份高薪工作。

”刚才,我要是一动不动,是不是就打满分了?“我想想,她有可能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嫂子,不知道嫂子会怎么看我,心里就有点懊悔,再加上,我这个人要强,别人说我刚合格,我就钻牛角尖了。

陆雅慢慢走过来,把她的脸顶在我脸上,眼珠咕噜咕噜地转了一会儿,道:“那你活得还有意思吗?还叫男人吗?“

说完,她嘎嘎嘎地笑起来,然后再不管我,就直接去了嫂子的房间。

我被闪在这里,心里一直在回味刚才她说的那话,她说我要是太合格了,就活得没什么意思了?那就是说,我要是犯了错,也是可以原谅的呗?

我在这边想得乱七八糟,不一会儿,我就听见嫂子在那边叫:“不行,这坚决不行。”

我就好奇起来,什么玩意儿不行?联想到,刚才陆雅把我的那些药拿了回去,不知道她要用在谁身上?

想到这里,我赶紧去暖气管子那里,那边因为装暖气管子,把墙掏了个洞,这个洞又因为不大,所以,也没有堵的必要。

平时,嫂子在她那屋喊我一声,我就能听到,也就是因为这个洞的关系。

我来到那个暖气管子的洞口前,想往里看,但是,这个洞口大约十几厘米,就算是能看到,我也不过是看到对向的墙,或者对向的洞。

但是在这里,我能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于是,我把耳朵贴在洞口上,偷听起两个人的谈话来。

先是陆雅的声音:“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儿?你这就是治病。”

嫂子就连连拒绝:“不行,不行,我受不了,这就感觉,好像被他那样了似的。”

听到这句话,我浑身一震,嫂子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

我不敢往下想去,接着再听,里面陆雅又说话了:“就算是你真被你小叔子办了,又能怎么样?你看,他多帅?一个雏,要你个半老徐娘,你还吃什么亏么?”

“你这说什么话?真恶心。”嫂子从来就是乖乖女,这么难听的话,嫂子自然听不进去。

“实话才难听,是不是?难听的就是实话,对不对?你看你,让你去治病,你又怕花钱,你看,这在你家里,就地取材,也没说让你俩真的就抱到一起去,你怎么又来毛病了?”

“关键,他不是那么个事,这是我的小叔子,我用小叔子的那个津,灌到我这里来,这成了什么了?这多乱啊?我接受不了。”

啊?原来,这个陆雅真是要用我身上的精,去给嫂子那里灌进去,用这个办法给嫂子治病?

我的身体开始莫名其妙地反应起来,竟然开始蠢蠢欲动,一别一别的。

这可是个很奇妙的事,想着,嫂子把我身上取下来的这个东西,灌进她自己的身体里,就有种真的把自己这个,放进嫂子的身体里的感觉。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去给你找个别的男人来?”陆雅真是有点步步紧逼的做派。

嫂子被吓了一跳,连忙尖叫起来:“得了,得了,你这个更吓人。”

陆雅咯咯乐了:“看来,你心里装得还是你小叔子,怎么样,对他有意思吧?”

听到这里,我禁不住浑身发热起来。

“胡说什么啊,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那你的病我不管了,你自己愿意遭罪,愿意每天痒得难受,那你就痒吧,”

陆雅说着,做出一副爱答不屑的理的态度,嫂子为难了,道:“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是最省钱,最有效的办法,你看着办吧。”

“可是,要是我怀孕怎么办?”嫂子想到了现实问题。

“不可能的,因为你只是抹在外面,何况,就算是怀孕了,怕什么?不正好要一个吗?现在二胎都敞开了。”

“那如果,这次没了,下次,我怎么办?你让我去找他要津?打死我也做不来。”嫂子真的做不出来这种事。

“好吧,我到时候帮你想办法,行了吧?我牺牲了我,满意了吧?不过,到时候,我要是真跟他好了,你可不许找我算账,不许耍赖,行不行?”

“那好吧,那怎么弄?”嫂子总算面对现实了,我的心情越发激动起来。

“你躺下吧,把裤子脱了。”

听到这话,我可是着急了,这一幕我好想看,可是,我又没法看到,现在只有这个洞口,是个突破口了。

我就在这里干着急,好风景就在面前,可是我却捞不着看。

我转悠来转悠去,忽然就发现了,在柜子旁边的一个小镜子,我脑袋里忽然有了新奇的主意,我拿着小镜子走出去,在一个石头上一磕,那小镜子就碎成了好几条。

我拿着其中的一条,回到屋里,心情紧张又兴奋,蹑手蹑脚地来到那个小洞前,把那个小镜子插入里面,反复地调整角度。

然后把身体趴在上面,看着那个镜子,里面首先显示的是天花板,这肯定是角度不对,我又把镜子的角度往下调,慢慢地我看见了一个脚,再把镜子往里调角度,慢慢地我看见 了两个人的全身。

天啊,嫂子竟然全脱了,那白玉一般闪耀光泽的身体,那诸多美妙的东西,像是钩子一样勾住了我的眼睛,让我看了还想看。

陆雅也脱了,露出那美丽的身体来,我的两眼竟然看不过来了。

她俩这是要干啥?

我在书上看到过“百合”,难道嫂子和陆雅是……

我以前看过不少男女的片子,可女女一起的,尤其是如此近距离的,还是头一次。

想到这里,我的心头一片火热。

此刻,嫂子把双腿蜷缩起来,向上举着……这个动作真是太美妙了……

而陆雅正端着那个杯子,又拿了一个卫生纸,正沾了自己的那个东西,伸向了嫂子的两腿……

我看到自己的东西,被送进了嫂子的身体里,不由得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说不好,总之,就是怪怪的,就觉得是自己的家伙,被塞进去了。

嫂子被陆雅伸手指一抹,不由得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陆雅就咯咯地笑:“你是不是发浪了?是不是感觉是被我办了?”

嫂子恼火地道:“哎呀,你都说什么呢?烦死了,本来我就觉得非常难为情,你还要这么挖苦人。”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老实点,我还得给你抹,你看看你小叔子,啊?这是憋成什么样了?竟然一下出来这么多,这要是到你这里,还不得给你灌满了?”

嫂子又恼火了,开始出声抗议,陆雅只好闭了嘴,细心地开始给嫂子抹药。

大约两个人忙乎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把那些药,都抹上了。

陆雅示意嫂子别动,然后她去卫生间洗手,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陆雅过来问嫂子:“你感觉,那里还痒不?”

嫂子道:“哎,你还别说,痒倒是还痒,不过轻多了,能忍受了。”

“哈哈,怎么样?我说这个办法行吧?这是贵妇人之间流行的一个秘密方法,被我知道了。以后啊,你要是痒了,就别再用黄瓜了,就去找你小叔子,让他给你满上,满了它。”

“你个死丫头,看我不把你的嘴撕烂了它。”嫂子说着,就去胳肢陆雅,后者淬不及防,被嫂子胳肢了个正着,她当即就笑个不停,身上的肉开始急剧抖动。

后来她实在痒得不行,就开始往旁边滚,试图想躲过去。

但是嫂子却不依不饶,嘴里说道:“让你胡说八道。”跟着就翻身压在陆雅的身上,这下倒好,两个人的大腿交替着悠过来,荡过去,带动着两个人的屁股,一会儿她的浮上来,一会儿她的浮上来。

我简直是应接不暇,看到两个半铺上白皙的身体晃来晃去的,我的下面简直是杀猪一样叫唤,快把墙顶破了。

但是,最让我受不了的,还是最神秘的那个地方,有时候,那玩意儿就对着我,我就悉心地比较着,简直是遭老了罪了。

两个人毫无禁忌地大笑,终于把我的小侄子给吵醒了,孩子苦哭闹了起来,两个人便停了下来,嫂子去抱孩子,把那个饱满喂孩子去了。

这时候,陆雅竟然半晌不说话了,嫂子奇怪地看看她,又推了她一下,问道:“想什么呢?”

“想你小叔子呢,说实话,他那家伙真大,我用手都把不过来,那么长,我估计啊,能从你这,到你这里。我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的东东了,要不是想给你留着,我今天就要了他了,我跟你说,那么大的家伙,肯定过瘾。”

陆雅自顾自地说,却全然没顾忌嫂子的神色,嫂子此刻有点出神,我发现,此时的她,不由自主地把手向下挪了起来……

这个场面,我实在受不了了,干脆开始自力更生,最后把一群子孙后代都弄出来了。

陆雅的话,也引起了我的遐想,我在想,嫂子和陆雅,这两个人到底要谁更舒服?

要是她俩一起来,我会怎么样?

于是,我脑子里交替出现这两个人的身影,一会儿是嫂子那种温婉含蓄的缠绵,一会儿是陆雅那淋漓尽致的疯狂。

我希望两个人都在我身下曲意承欢,想象着她们被我搞得轻喘连连,求我放过。

我发现,我慢慢地只想如何把嫂子怎么样了,却忘记了死去的哥哥,天啊,我真是太特么缺德了。

第二天,我起得很晚,昨天夜里想嫂子想得太多,睡梦里,我把嫂子那样了,而且,陆雅也被我办了,我都不知道,我往短裤里不知道有多少子孙后代,总之,我连骨肉亲情都不顾了,一连祸害了三次。

嫂子吃完早饭后,又去菜地摘菜,去市场卖菜,看着嫂子远去的背影儿,看着她扭来扭曲,丰满而匀称的屁股,我再次想入菲菲,我就在盼,啥时候嫂子能来找我,说:“乐子,你还有没有药了?给我灌满呗。”

呵呵,我想这事,想得魔怔了。

白天,我开始学习,把我的老师的中医笔记拿出来温习,既然咱是有单位的人了,那就好好练练本事,多赚钱,让嫂子别再劳累。

晚上,嫂子回来了,她看上去很累,我把热腾的饭菜端上,嫂子很是惊喜,然后就开始吃饭。

饭后,我就躲在这屋,不久就听着嫂子那边烦躁地折腾起来,我知道,嫂子那病又犯了,不过,今晚上好像嫂子比前次更难受,她在那屋里足足折腾了两个点,我真是心疼她了,可是我又不敢说什么。

九点多的时候,我感觉嫂子实在受不了了,也疲倦了,说了声:“算了,豁出去了。“

我的心狂跳起来,难道嫂子……

我以为嫂子就要过来了,谁知道,嫂子那边给陆雅打电话了,在电话里,嫂子急切地对陆雅说道:“你啥时候过来啊?”

听不清陆雅在那边说什么,但是,听到的是,嫂子非常失望的声音:“啊?得那么晚啊?”

估计是陆雅问,这边有什么事,因为嫂子回了句:“还是那个,哎呀,就是那个……病的事!烦死了。”

果然是这个事,我心里一阵激动,呵,既然陆雅不能过来,那么,嫂子是不是就会过来找我呢?然后,是不是就那样啊?

我越想越美,心里激动得不知道怎么好了。

忽然听到嫂子那屋,她的声音陡然很大:“你不是答应我了嘛,说是你替我,那个……”嫂子的声音又突然变小了。

我被吓了一跳,心里有一种不安,看来嫂子还是不肯迈出这一步啊。

我在屋里焦灼不安,既盼着嫂子来,又害怕嫂子过来,因为彼此之间,怕面子上过不去。

我就这么像个困兽一样,忽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怕难为情,嫂子不更怕难为情?

是了,嫂子不愿意走出这一步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

我心里一下明白了。

那么怎么才能让嫂子把事还办了,还不怕面子上过不去呢?

我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嫂子给我洗澡的事,对啊,装醉啊,然后睡觉啊。

想到这里,我就穿上了衣服,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在门口的小店里,我要了一两白酒,然后就把酒撒在自己身上,我不想喝,因为,要是喝多了的话,就体会不到那种幸福感了。

我摇摇晃晃回到家,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粗着嗓子说话,果然嫂子出来了,看着我,问道:“乐子,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又出去喝酒了呢?”

我就做出茫然的样子,道:“你谁啊?怎么在我家啊?“

说着,歪歪斜斜地开门,却不倒下,然后嫂子就赶紧过来搀住了我,拿着我的钥匙开门,嘴里还道:“你怎么这样啊?你出去喝什么酒啊?“

我憋住笑,也不去接话,回到屋里,我一头扎到床上,然后不一会儿,我就打起齁来。

嫂子着急了,使劲地推我:“乐子,乐子,起来脱衣服睡觉。“

我就故作含混不清地道:“脱,你脱吧……哎呀,啊呀……“

然后我就睡着了,嫂子又开始推我,可是我就是不醒,结果嫂子无奈地开始替我脱衣服,可是当她把我的衣服脱得,只剩下里面内衣时候,她的速度明显放慢了。

我眯起眼睛来,盯着嫂子,只见她眼睛紧紧盯着我的那个地方,脸上现出红潮,她慢慢地伸出手,悄悄地碰了我的那个一下,再看我的反应。

我当然是毫无反应,就等着她来呢。

嫂子又左右看看,其实就是多余,我这屋里谁都没有,只能说明,嫂子这个人胆子太小。

嫂子脸上的红晕更盛了,她哆嗦着手 ,开始往下脱我的内衣和内裤,我能听见她粗重的呼吸声,那是她太紧张了。

然后我就感觉有双手来回弄,弄得我舒服的要死,却又不敢吱声,不知多久,忽然感觉小腹空荡荡的,像是积蓄了很久的洪水终于开闸放水般畅快淋漓。

嫂子赶紧回去了,很快就取来了那个杯子,把那宣泄的洪水收集了起来。

随即,她又把手放进了裤裆里,嘴里发出轻微的喘息,不过她好像还是害怕,弄了几下子,就赶紧把我的小裤穿上,给我盖上辈子,回她那屋里了。

等到她一回自己的那屋,我就立即起床,去那个暖气管子洞洞,拿着玻璃片片,往她那屋看。

因为有前次的经验,我很快就调好了角度,只见,嫂子躺在床上,身上都脱了衣服,正勾着头费力地往那里抹“药“。

嫂子弄完后,竟然累得气喘吁吁,嘴里喃喃道:“这要是他活着多好,就直接办了了。“

我心里暗道:“可不是嘛,你要是让我直接给你多好。”

嫂子弄完后,没有马上穿上衣服,而是在那里等,大约20多分钟,我看到嫂子长吁了一口气,似乎是那种难忍的痒缓解了。

我就对这个事感到很是好奇,按理说,这个偏方没有一点科学道理啊,可是嫂子身上发生的奇迹,让我瞠目结舌。

我解释不了了。

嫂子终于穿上了衣服,我再看也没什么意思了,就回自己的床上。

我正在准备睡觉,忽然门开了,难道嫂子要来让我给她喷一下?

我有点想入非非了,我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看嫂子还有什么事?

接着,嫂子就来到了我的床前。

嫂子来到我床前,我赶紧做出睡熟的样子,嫂子站在我床头,看着我,弄得我真不自在。

忽然,她俯下身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天呐,嫂子竟然主动亲我了。

看来,嫂子内心是喜欢我的呢。就那么一个瞬间,我突然整个人都晕眩了,我闻着嫂子身上那种特有的香气,心里无比的幸福。

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陆雅的呼叫声:“晏红,晏红……”

嫂子一个激灵,赶紧出去了,我听见院子里,陆雅问嫂子:“你去找你小叔子了?”

嫂子不知道说是什么好了,但是,陆雅好像并没有注意,而是急切地道:“他在干嘛,走,让他跟我走。”

“干嘛?”

“有紧急任务,马上跟我走。”

“可是,他喝醉了啊。”嫂子有点慌乱了。

“胡闹,喝什么酒?真是的,这不是耽误事儿吗?”陆雅火了。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你早也不说啊。”

 文学

“让他赶紧起来,这样,你去给他烧点醒酒的汤,我来招呼他。”陆雅说着,就开始下达命令。

不一会儿,陆雅就过来了,她来到我的床前,一把揭开我的被子,然后开始推我,但是我为了原了这个谎,就得继续装睡。

“起来啊……”陆雅着急了,把我的脑袋抱在她的怀里,立时,我就掉进了一个温柔乡里,我被两个温暖柔软的包围着,还有那股浓浓的香气。

接着,陆雅就抱着我的肩膀,使劲 开始晃起来。

大约半分钟的光景,我觉得差不多了,就做出一个醒的样子,问道:“谁啊,干什么啊?”

“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醒了,你怎么还喝酒了呢?”

“闷得呗。”我找了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吆,有这么个天仙般的嫂子陪着你,还闷的慌,告诉你,哈,以后正式上班了,可不能再喝酒了。”

说着,她把我拉了起来,然后就往卫生间里推,我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她就开始给我换衣服,甚至连内裤都要给我换,把我吓坏了。

“你要干什么?”我抗议道。

“你有任务了,赶紧把你的酒气洗了去。”说着,就打开了花洒。

她一只手拿着花洒给我喷水,一个手往我身上抹沐浴露,把我像个孩子一样的伺候着。

正在这时候,嫂子过来了,看到这一幕,问道:“洗澡?”

“她有重要任务,以后不要让他喝这么多酒了。”

我心里一沉,不让喝酒了,那以后怎么装啊?那以后嫂子那边要是痒了,怎么办呢?

“快去给他找套干净的衣服来,嗯,还好,小祖宗,酒味儿没那么大。”

嫂子去给我找衣服了,这边,陆雅的手从上到下给我打满了沐浴液,而且还时不时的往那不该碰的地方乱碰,弄得我直想将她现在就地正法。

这时候,嫂子回来了,恰好陆雅的手机响了,陆雅就让嫂子过来替她。

“啊?这,这,“嫂子为难了。

“这什么?今天这个任务完成得好,会有大大的红包。“说着,陆雅去接电话去了。

嫂子只好过来,接过陆雅的活儿继续干。

她的手在我身上上下地抹擦,手在我的宝贝上,呼啦一下抹过去,又呼啦一下抹上来,那个东西就扑棱一下,扑棱一下,很快就见风就长一样,变得男子气概十足。

嫂子嗓子里,发出一种细微的喘息声,偶尔用手去碰碰自己的那里。

我的血液也开始沸腾,全身像着火一样,我有点控制不住,偷着瞧了一下嫂子,她的脸醉红醉红,眼睛迷离,身体有点发软。

而此时,陆雅已经过来了,她着急忙慌地问道:“怎么样了?“

“快了,快了……“

陆雅就说:“擦干身子。“接着又凑到我脸上,闻了闻:”嗯,闻不出什么味儿了。“

说着,也拿一个手巾,开始帮着嫂子给我擦身体,这下我哪受得了……

“拿衣服来。“陆雅下了命令。

趁着嫂子去拿衣服的时候,陆雅使劲握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小扫货。“

此时嫂子已经把衣服递过来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帮我穿衣服,我就在两个女人中间,任凭她们那么伺候,就感觉到自己像个皇上。

不时地,两人的宝贝擦着我,有时候脸也贴了我的脸,低头的时候,我从上面就能看到,两个人的胸前的饱满,露了出来,我就用眼睛目测,谁的更大,形状更好看。

衣服到底是穿完了,我有点失落,然后陆雅问嫂子:“醒酒汤弄好了吗?“

“弄好了。“

“那让他过去喝点。“

于是,我被带到嫂子那屋,嫂子用小碗盛了鸡蛋汤给我,然后我就那么呼噜呼噜地喝了两碗。

陆雅就着急地道:“好了吧?好了走!“

我就被带到了一个车上,然后陆雅就启动了车子,车灯像把利剑,劈开了夜幕,我们就走进夜色里,我看见嫂子在门外,脸上带着担忧,也带着失落。

我的心里越发深爱着嫂子,作为一个男人,有这么一个女人,在家里这么倚门相望,那是何等的福分?

车子离开我的家,陆雅的车子慢了下来,陆雅转脸看着我,道:“说实话,真喝假喝了?“

我的心就砰的一下,心道:“这个家伙看出来了。“但是,我却装得很无辜,道:”喝酒还有假的?“

“拉倒吧,你要是喝酒了,怎么会没有酒味儿?怎么还能这么清醒?“

“我睡觉了呗。“

陆雅不再对这个问题进行纠缠,而是忽然伸出她的一只手,捉住了我的那个大东西,反复地玩弄了几下,说道:“你这个东西,挺不老实的,不过,今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能乱放泡,懂不懂?“

我的那个宝贝,被她这么一碰,自然又是雄赳赳,气昂昂的。

我说道:“你放心,我有数,我会为我自己负责。“

我说了这句话,陆雅就很高兴,故意把身体往我这里倾斜一下,道:“奖励你一下,摸下我。“

有点小高兴,不过我觉得这个逻辑不对,我什么都没干,哪来的奖励?我忽然就明白了,道:“行了,别考验我了。“

陆雅笑了起来。

“这就对了,进了这个行当,一定要注意,陷阱无处不在,有的人的身份,你想象不到,她时刻提防着你,也时刻试探着你,一不小心,就会上套儿。“陆雅严肃起来。

我也严肃起来:“放心陆总,我会把握好自己。“

陆雅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她接着补充道:“除了诊断之外的动作,一律不能做出不专业的动作,更不能用手之外的地方,去碰人家的身体。“

“嗯哪,我知道了。“我再次做出回应。

看陆雅说得这么郑重其事,我被她搞的有点紧张,看她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我知道,今晚的患者一定非同小可,要是搞砸了怎么办?

我开始脑袋里回忆起,老中医关于妇科的一些教悔,慢慢温习一下功课。

大概是看我不说话了,陆雅又开始给我打气鼓劲儿,她说:“你也不用太紧张,今晚这个人虽然是很重要,但是呢,此前也是没少看医生,别的人没有什么效果,你来了,大不了也没效果,只要你没犯忌讳,就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嗯“了两声,也没再说别的。

车子出了城,往城北开去,这到底是要到哪里?我还要装作瞎子,所以,只能把疑问,装在心里,什么都不说。

车子来到紫阳宝坻,我靠,这个可是富人区,整个就是一个高档小区。

我心里又开始疑问了:“这么重要的患者,为什么不让她的康复中心的大夫来呢?难道说,人手不够?或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正在这时候,车子停下了,一个保安模样的人出来,查验我们的身份,然后就放行了。

车子往里又走了好几分钟,你想这个小区该有多大?整个里面就是假山楼台,山环水绕的,每个房子都像一个风景,靠,富人就是生活好。

车子进入了一个地下车库,停下车子后,陆雅拿起一个小包,然后道:“下车。”

我跟着陆雅下了车,拿着导盲杖,陆雅忽然像变戏法一样,从哪里拿出个墨镜来,给我戴上,然后退后两步观看着我,又上前来,摆正我的肩,调整好我的姿态,嘴里提醒道:“装出能看见的样子,别再像个瞎子,哎,对,就是这样,太帅了,我都不舍得了。”

说着在我的嘴上亲了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花核肿胀无法闭合-卧室内挺进中年美熟妇

花核肿胀无法闭合-卧室内挺进中年美熟妇

她心中疑惑,却突然听见卧室内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又轻又媚,她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走到门边悄悄向卧室里看去。 这一看可不...

丁宛情穆天阳在客厅!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王艳丽

丁宛情穆天阳在客厅!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王艳丽

一直走到了晚上,俩人已经进入到了林子之中,王艳丽这才打破沉寂开口说:&ldquo;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到村卫生室还要多半个小时,而...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何丽雅老李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何丽雅老李

何丽雅一脸委屈。 老李心想,这个是不是也太荒唐了,这么多厉害的医生,居然都不能够做到保护这个女人的安全。 想到这里的时候,老李...

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 公共厕所鸟洞里帮陌生人

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 公共厕所鸟洞里帮陌生人

  现在楚传宗也运用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三公的规律,也不足为奇了。  既然已经掌握了规律,楚传宗就忍不住要下注了。从他恢复正常以...

你最信任的人背叛你,老扒抱着闺蜜进了卧室

你最信任的人背叛你,老扒抱着闺蜜进了卧室

今晚老扒在家里请朋友吃饭,不胜酒力的老婆陈红喝醉了,送走朋友后,老扒抱着媳妇进了卧室睡觉了,留下客厅一片狼藉。我老公叫陈伟,外号...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