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2019-08-13 10:15:26

 说着我都不等她回应,直接放手,蹲下把她裙子掀起来了。

“呀!你干嘛呀?你看归看,可不要再进去了。”

苏春儿一点阻止我的意思都没有,果然继续炒她的菜,由得我在她背后折腾。

我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翘臀直咽口水,这可太肥了,难怪我一摸她就这样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弄一晚只怕板床都能变水床。

我把她掰开了,她还撅起配合我。

原想直接出手的,想到她喜欢聊骚,于是我问她说:“春儿,我能嗅一下你什么味吗?”

“啊!不要,我刚上过厕所。”

我嘿嘿笑道:“那不是更美吗?”说着我鼻子凑上去深深一嗅,瞬间芳香扑鼻,带着股怪味儿。

我忍不住了,偷偷伸出了舌头……

“啊!”苏春儿一缩,像不要钱似的漏了好多出来,挪臀躲我说:“不要!你在干嘛?脏不脏啊你!”

我唔唔说道:“不脏,只要是你的都不脏。”

我见她都成那样了,哪还忍得了,也不想她难受。见她一直都没有回头,我就站起悄悄把自己掏了出来。

那哥们给饿的,直朝苏春儿点头致谢。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往下瞄准的就狠狠的的一挺……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这一下居然撞歪了,啪一下吓得苏春儿铲子都掉地上了。

她回头一看,见我咝咝抽着凉气,低头看那都有点颓了。

还以为她会生气,结果她只是白我一眼说:“德性。活该,好好的不行,非要偷着来。都叫你不要弄了,你就是不听,是不是欠骂呀?我看看哪受伤了。”

她说着蹲下来翻看,我低头瞧进她领口里,再看她嫣红娇嫩的小嘴儿,顿时就不行了,滋滋全弄她身上了,沿着脖子滑到里头去。

苏春儿口瞪目呆的,突然咯咯笑个没完:“我说韩潇,瞅你那没出息样儿,我才刚抓住你就把持不住了,难道你从来没碰过女人不成。”

被苏春儿这么一嘲笑,我这男人颜面有点挂不住,嘴硬说:“谁……谁没碰过女人了,我是一直都没有找到你这样的,太激动了!”

苏春儿投来惊讶和怜惜的眼神,似乎要把我吃掉,她那俩魔爪立马紧紧搂住我的腰,慢慢往上爬,爬到我肩上,然后狠狠搂住我的脖子,香吻落下来。

我的脑子立马懵逼,无数个星星在眼前飞转:“哦,我地乖乖,这也太刺激了,这是要成的节奏!”

 文学

我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刚刚才完,裤裆又止不住地往上高抬。

苏春儿感觉到了,细声细语地调戏我:“韩哥,好玩吗?”

我哆哆嗦嗦地手不知放哪为妙:“好,好,甚好!”

“肾好啊?那我帮你看看你的肾哪里好,嘿嘿。”苏春儿妖媚地笑笑。

这还没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苏春儿俩魔爪又慢慢换了轨道,向我下方开去,行驶到我裤裆的时候,突然一个急刹车来了个猴子偷桃。

我还没反应过来,哎呀我的娘内,这感觉也太,也太美妙了,要飞上天做神仙了。

这还不算完,苏春儿还是不过瘾,随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乾坤大挪移似抚摸,我快要暴毙而亡了,她倒是玩得津津有味。

“嗯?什么味道?韩哥,你放屁了?”苏春儿微微嗅了嗅捂着鼻子好奇地问。

“没……没有啊,我怎敢在女神面前放屁啊?”我有点尴尬。

我俩回头再一看,大事不好,净顾着办事了,忘了锅里还炒着菜,火光四溅,我和苏春儿忙狗爬着起身灭火。

我俩正欲火燃烧,这倒好,被真火给硬生生叫停了。

我立马起身打开油烟机吸黑烟,再瞄瞄那焦糊的锅,满是狼藉的厨房战场,灭火器喷出的粉末到处都是,我一脸无奈耷拉个脑袋说:“得了,看来今儿咱俩在家吃不成饭了,春儿,走,哥带你出去吃大餐。”

“不用,还可以在家吃的,刷刷锅底,收拾收拾重做不就完了。”苏春儿脸上不知啥时候沾上了黑灰,还不时地往脸上摸,越抹越黑,跟小猫似的。

我用手爱抚地擦去苏春儿脸上的黑灰,指着锅底那个大窟窿调侃:“你看这锅底都啥熊样了,成大漏勺了,没事儿,明儿哥再买个结实的给你做菜。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了,今儿哥请你吃顿大的,别不好意思。”

“我怕你太破费了。”苏春儿漏出为难的神色。

“我既然能借胡汉升二十多万,一顿饭钱小CASE,毛毛雨而已。”我用港腔自豪回应。

一提到胡汉升,苏春儿的表情一秒僵硬:“那好,我也不挑剔了,咱们走吧。”

说罢,苏春儿回屋换身新衬衣和短裙,乐呵呵跟我出门。

出了门,我心里嘀咕,马上就要得逞,看到更深层次的春色,这架势倒好全泡汤了,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让俺再碰她。

这个晚上我俩尽情地胡吃海喝,推杯换盏。

虽然我和春儿今儿还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心想这肯定是个极好的开端,以至于我越喝越嗨,越喝越高,一身火热。

到最后喝得舌头打瓢,话说不利索,身体摇摇晃晃,眼前也模糊不清,也不晓得春儿是怎么把我弄回家去的。

翌日。

我迷迷糊糊地被苏春儿的嫩手拍醒。

“嗯?”

我睡眼惺忪,脑子里混浆浆的直迷糊,晃晃悠悠忙起身,左顾右盼,定睛一看,俩高耸驼峰抖动,凹陷的沟壑尽收眼底,看来,她喊了我半天,苏春儿实在叫不醒我,只有出狠手给我来了一下子。

“该起床上班了,韩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这成天不干好事儿,昨天我也喝高了,硬把你拖回来的,还吐了我满身,你说,我是不是该向你索要精神损失费呢。看来今儿咱俩都要上班迟到了。”

苏春儿扯着我的头发丝,越来越撩人。

别说是精神损失费,就是要身体作为赔偿更好。

“没事,老子迟到是常事儿,这都不算什么,没人敢拿我怎么着。”我侧过身蒙头就睡。

“哼!瞅把你能耐的。那我就先不管你了,我可要先走了,我老板可不像你老板那么宰相肚里能撑船,再晚真来不及了要挨扁。韩哥,有啥事儿咱晚上再唠。”

苏春儿留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说罢,直接去上班了。

我一听这话,立马睡意全无,我的乖乖,看来晚上还有戏,瞬间精神百倍,穿衣洗漱精神抖擞开车直奔公司。

昨晚的酒劲儿未消,我的整个身体如同枯木逢春似的,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不知道是昨晚喝得太高,还是一想起苏春儿来心里美得直发痒。

一到公司,不出所料,又被刘曼丽这挑刺的女人逮个正着。

“韩潇,看来你眼里真把老板和我还有规章制度当成空气了,这都迟到八百回了,你看这都几点了,有种你咋不下班再来呢!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开的么?”

刘曼丽抬手用手指戳着那块闪亮的腕表,恶狠狠地冲着叫骂,愤愤而去。

不用想,她肯定得去老板那儿参我一本,她要去,随她意。

我脑子里全都是苏春儿白皙的肌肤,突起的俩座坟,还有那大长腿和细腰翘臀,哪里还能听的进去刘曼丽刚才说了什么。

“臭婆娘,就你这个样子,能有什么男人追也是奇迹。”

我朝着刘曼丽蛇精人妖一样扭来扭去的丰臀撇嘴,女强人的弊病,作为男人有时候会躲着走。

进了办公室。

我习惯性地往桌上一扔公文包,嘴里哼着小曲,坐在转椅上点了颗烟在那儿转圈圈。

“五,四,三,二,一,零……”我用五根手指头一秒一秒数着时间。

不出所料,五秒之后。

相关文章
乳夹震动绳结调教,摸得真舒服别停下我想要

乳夹震动绳结调教,摸得真舒服别停下我想要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看着女友被巨大进入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看着女友被巨大进入

对于自己和老李做那事儿,刘婷婷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们几个人不说,老李不说,茂哥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他真的肯带你...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

“晴姐,我很感谢你能给我提供这么一份工作,不过你说我可以,但我嫂子却不是你能随便乱讲的!” 而随着我这话一出,晴姐的脸...

情感口述又粗又硬好爽_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情感口述又粗又硬好爽_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最后又拨通了李小璐的电话,两个女人“唧唧咯咯”说了一阵子,她才发出一声百思不得其解般的感叹:“奇了怪了,你们甄总...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我的美女老婆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我的美女老婆

我还想解释些什么的时候,谁知道赵雨蝶一手抓着了我的胳膊,眼中闪过嫌弃之色,立马就松开了我的手,拼命的甩动着手,好像摸到了什么脏东...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嗯……”她把脑袋往下垂了垂,用自己都快要听不着的声音答道。 “太好了!”汪洋还怕对方不答应呢...

乖宝贝你下面可真湿m~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乖宝贝你下面可真湿m~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我很快把上衣脱光,露出来我的上身:“擦药和贴药啊,兰姨,你以为我想干嘛?”说完,我开始解开裤子的纽扣,把裤子脱下来&he...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教务主任丰满的胸部贴着我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教务主任丰满的胸部贴着我

“是学校的教务主任,那个老色胚见到年轻女孩就往上凑,孩子都快结婚了,还是一副老不正经的模样。”我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我...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第一次详细性经历过程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第一次详细性经历过程

老李按耐不住自己的兴奋,在自己的眼睛里面滴了两滴。 作用过后,老李揉了揉眼睛,觉得周围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这是怎么...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都市之最强神棍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都市之最强神棍

李老汉颤颤巍巍的就要碰到了。 在这最关键的一刻,外面传来了王寡妇的声音,“俺回来了。” 李老汉吓得一激灵,这要是让王寡...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