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女说你不能谢里面,啊别快停下还在上课啊

2019-11-10 10:23:54

      这全凯竟然当着自己面调戏苏晓蕊,而且还侮辱自己,这回秦玉轩可忍不住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不找你们麻烦,你们却主动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了。”

      文学

       秦玉轩心中愤怒,眼神也是变得冰冷起来。

      

       “买别墅,我为什么要自己买,很快就会有人送别墅给我。”

      

       在众人听到全凯的话后,都不知道秦玉轩会怎么回答的时候,却不想听到这样一句话。

      

       秦玉轩这句话一出口,众人都是楞了,主动送别墅给你,你以为你是谁。

      

       “这家伙不是疯了吧?这可是一千多万的别墅,还有人送他真是好笑。”

      

       一旁的倩姐有些好笑的看着秦玉轩。

      

       “哈哈哈哈,你小子绝对是穷疯了,就你还想让别人送别墅给你,你以为你是谁,除非那人是神经病。”

      

       全凯也是乐了,他感觉自己都是要笑抽了,对方的话实在是太搞笑了。

      

       看到全凯这副样子,苏晓蕊也是看不下去了,一千多万的确不是小数字,但对苏晓蕊来说也未必是多大的事。

      

       不要以为苏家只是靠苏之强在军中的威望才有的今天,苏家的其他人也不容小视,就比如苏晓蕊的母亲。

      

       苏晓蕊的母亲没有依靠苏家的影响从军或是从政,而是选择了从商,凭借苏家的人脉,她的母亲也是在商界中混的风生水起,若非如此,在整个华夏都是数的过来的无限透支黑卡也不会出现在苏晓蕊母亲的手中。

      

       “我看你才是神经病,不就是一套一千多万的别墅么,老公,我送你。”

      

       苏晓蕊瞪了一眼全凯大声吼道,说话间就是准备掏出卡将这套别墅买下来。

      

       之前众人以为秦玉轩疯了,现在听到苏晓蕊的话后,众人都是把两人看成了一对疯子。

      

       就看苏晓蕊这身衣服,全身上下加起来都不够两百块,就这身打扮的人说要买价值千万的别墅,谁会信。

      

       “我说这位美女,就连他刚才都说过,说话是要负责的,这可不是玩游戏,就凭你,能拿的出一千多万么?”

      

       这个时候,祝兴平也是说话了,他看苏晓蕊的眼神也是几分不善,这眼神让苏晓蕊感觉一阵恶心。

      

       “你……”

      

       听到这话,苏晓蕊就是准备掏出自己那张无限透支的黑卡,可就在他准备掏卡的时候,秦玉轩却抓住了她的手。

      

       “老婆,你跟他们生什么气,再说你买别墅送我算怎么回事,那还不是跟自己买一样,放心,马上就有人主动送别墅给我。”

      

       秦玉轩摇摇头,对着苏晓蕊自信一笑。

      

       虽然不知道秦玉轩为何这么自信,但秦玉轩已经不止一次给自己惊喜,这一次苏晓蕊依旧选择了相信他。

      

       “神经病会送你别墅。”

      

       全凯这时也是不忘讽刺一声,只是他这话刚说完,就感觉腿上一痛。

      

       “哎哟,我的腿,哎呦……”

      

       腿上痛意传来,全凯脸色也是瞬间铁青,人也会直接摔到在地。

      

       “全总,全总,你怎么了,怎么了?”

      

       全凯突然大叫着躺在地上,看他一张铁青的脸,祝兴平也是脸色大变。

      

       怎么了?你问我,我问谁啊,全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感觉腿上一痛,一股寒意钻进体内,接着自己就感觉好像掉进冰窟一般,现在的他想要说话都是困难。

      

       “冷,好冷!”

      

       全凯勉强说出几个字。

      

       “冷?你们还傻站着干嘛,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快啊。”

      

       祝兴平又不是医生,全凯光是喊冷,他哪里知道怎么回事。

      

       今天的温度可是有三十几度,售楼部内虽然开了空调,但温度也是控制的很好,只会让人感到凉爽舒服,绝对不会说冷。

      

       眼前的情况太突然,还是送医院比较妥当。

      

       “哦哦哦,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

      

       倩姐这时也是反映过来,赶忙掏出了手机。

      

       这时,售楼部的经理也是赶了过来,这经理长的还算精明,但身体有些胖。

      

       一听说有人在售楼大厅出了问题,他也是快步赶了过来。

      

       “呼呼呼,怎么,怎么回事,这不是祝总么好久不见,这位没事吧?”

      

       售楼部经理姓宋,他赶过来也是有些急,说话也是只喘粗气。

      

       “你瞎啊,没看人都这样了,我告诉你,全总是在你们售楼部出的事,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们售楼部脱不了干系。”

      

       祝兴平和宋经理明显认识,此时祝兴平说话也是有些冷。

      

       听到祝兴平这话,宋经理眉头一皱,虽然说这人是在售楼部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这跟售楼部有毛的关系啊。

      

       “祝总,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这人是在我们售楼部出现这种情况的,但也不是我们售楼部的人把他整成这样的。”

      

       真当他宋经理傻啊,凭什么人在售楼部出了事就要售楼部负责,他要是应了祝兴平的话,明天准会被上头要求滚蛋。

      

       “少废话,救护车什么时候到?”

      

       宋经理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说人是在售楼处出的事,可谁都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样了,说让人家售楼部负责,这也是有些牵强。

      

       “电话已经打了,救护车马上就到。”

      

       倩姐这时也是走了回来,看着躺在地上,身体蜷成一团,脸色有些铁青的全凯,她也是有些害怕。

      

       这人刚才还好好的,还跟旁边的小子说话,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这家伙不会有病吧,还好我没有跟他真的干什么,要是传染病的话我可就惨了。”

      

       倩姐心中略微有些庆幸,还好这全凯发病早,要是过了今晚,说不定自己就被传染了。

      

       这时的全凯冷的直打得瑟,要是他再知道倩姐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冻死。

      

       “老公,他怎么了?”

      

       苏晓蕊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躺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全凯,轻声的问向秦玉轩。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本身有病,这时刚好发病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家伙估计坏事做的太多了,遭到上天的报应了。”

      

       秦玉轩神秘一笑轻声说道。

      

       说是这全凯遭了报应也没错,说是上天的报应倒是不对,真正报应他的是秦玉轩。

      

       在不知不觉中对一个普通人下手,对秦玉轩这个邪修来说太简单了。

      

       体内邪气运转,一道冰锥打在方腿上,寒毒入体后全凯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这还是秦玉轩手下留情,若是寒毒加中几分,全凯现在就不是大得瑟,全身发寒这么简单了,而是直接冻死。

      

       “嗯,老公你说的对,这么贱的人就该遭报应。”

      

       苏晓蕊听到秦玉轩也是点点头,对他的话表示赞同。

      

       “你们两个怎么说话呢,你以为你是谁,算命的啊!”

      

       这全凯是自己带到这里的,全凯跟自己又是合作关系,现在全凯这副样子,祝兴平心中本就不烦躁,一听到秦玉轩和苏晓蕊这么说话,那就更来活了。

      

       “我不是算命的,我是医生。”

      

       秦玉轩一脸坦然的说道。

      

       “什么,你说你是医生,那你快给全总看看他到底怎么二了?”

      

       祝兴平眼前一亮,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确定全凯的情况,到底他是怎么了,一听秦玉轩是个医生,他也是十分的激动。

      

       “让我看他怎么了?凭什么?”

      

       开什么玩笑,先前还跟自己耀武扬威的,现在就凭你一句话,秦玉轩就要给全凯治疗,哪有这种好事。

      

       要是这么简答的话,秦玉轩也不会用寒冰箭打全凯了。

      

       “你不是医生么,医生不就该给病人看病么?”

      

       秦玉轩的话令祝兴平一愣,而后开口说道。

      

       “我是医生不是兽医。”

      

       秦玉轩这话一出口,一旁的苏晓蕊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老公你太有才了,你的意思是说这家伙是,哈哈哈……”

      

       苏晓蕊这一笑,其他人也是忍不住的想笑,一旁的江依美更是捂着嘴,脸都憋红了,可却不敢笑出声。

      

       躺在地上的全凯眼睛也是像充血了一般,这秦玉轩感情是说他是畜生啊,可是现在身体难受,他想动也动不了,不然肯定会扑向秦玉轩。

      

       “哼,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要钱啊,想要钱就说,我给你两千块,你快帮全总检查。”

      

       祝兴平说话间,还真的从包中掏出两千块给秦玉轩。

      

       可是当他将钱交给秦玉轩的时候,秦玉轩却没有接。

      

       “你拿着啊,想什么呢?”

      

       “两千块就让你检查下全总怎么了,又没说让你治疗,这就跟挂号费差不多,两千的挂号费你还嫌少。”

      

       祝兴平也是怒了,这家伙也太贪了吧,两千块检查一下都不愿意。

      

       “哼,让我检查可以,我为人检查,看顺眼的人分文不取,不顺眼的,别说两千,就是两千万我也不管。”

      

       秦玉轩眼睛一瞪,一脸傲气的说道。

      

       所有在场的人听到这话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都是感觉秦玉轩的口气太大了,他自己以为自己是多牛的神医么,还两千万都不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上课时胸罩不小心掉下来的事|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上课时胸罩不小心掉下来的事|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新闻网9日报道 &ldquo;梅姐好了没,我现在有点难受,不知道是咋回事,是不是你给我整的那些药出了啥问题?&rdquo;李大牛不解地问道,李梅...

教官挺进小湿地|上课时校花把遥控器给我

教官挺进小湿地|上课时校花把遥控器给我

新闻网8日报道她的眼睛里便升起了一种雾一样迷离的成分,她低声呢喃道:&ldquo;什么是缘?&rdquo;他继续卖弄:&ldquo;缘是五百年前你在佛...

三p我的经历|学长让我夹着电棒上课作文

三p我的经历|学长让我夹着电棒上课作文

宁熙知道自己错了,把靳北然惹怒,可她现在好好的没出事,他怎么就不能温柔点?非要这样冷暴力。一直到宾馆,靳北然才跟她说一句话,只有...

别快停下还在上课呢耽美|玩弄美妇的乳峰

别快停下还在上课呢耽美|玩弄美妇的乳峰

小宝无奈,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坐在沙发上面。小紫却是一阵偷笑:嘿嘿,来的可真及时啊,哼,憋死你个小色狼。刘思蓉走进房间就满脸欢笑:...

赛跳弹上课李雨晴全文|在车上要了她

赛跳弹上课李雨晴全文|在车上要了她

1月06日电 据蓝洲网报道,近日 看高长兴那脸上的表情,赵立晨直道是那个副院长靳连山又犯贱找事了呢。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并不是他寻衅滋事...

女生上课突然体内喷出异物|好硬好大好爽老师

女生上课突然体内喷出异物|好硬好大好爽老师

据卫星社11月5日电巧儿刚刚挑逗我的火焰还未降下来,在高婷这里又受到这样的刺激,我的邪火再次跳跃了起来。高婷初为人母,她的身材简直...

一指探入她的花上课|一个男人根本满足不了我

一指探入她的花上课|一个男人根本满足不了我

楚梦韵一头雾水,惊讶问道:&ldquo;谁要抓我?&rdquo; 郑小飞,陈二狗和张水生三人都是杏花村的不良少年,一直跟着楚梦晴在外面打打杀...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小女生塞蛋跳上课故事2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小女生塞蛋跳上课故事2

消息网11月4日报道 媒称,原来,现在已经是早上周青青起床准备去村委会上班的时间了,她起床上厕所的时候,见到厕所门打开着,就和往常一...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乡村小刁民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乡村小刁民

据新&#10048;社报道,马里政府发言人桑加雷3日凌晨确认这是啥,还会出水呢?&rdquo;李东从水下浮了上来,看到杂草里有一个白花花的地方正...

小东西瞧你敏感的都泛滥了|含着钢笔上课

小东西瞧你敏感的都泛滥了|含着钢笔上课

我出门借了一天的钱,但遗憾的是,分文没有到手。 回到了租住的房中,我跌坐在沙发上,很是头痛。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东边卧室里传来...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