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小东西,真没用 |打着电话上别人妻

2019-11-10 10:22:26

 华辰报讯 今日(1110日),    薛逸辰却在众人的心中满满都是疑问的时候,上前拥住了面前的洛雨安,唇角挂着的微笑让洛雨安不禁有些恍惚。

      

       洛雨安感受到刚刚松开的手臂此时已经拦过自己的腰身,像是要宣布占有权一般的,将自己从薛逸辰的面前再次拉回到了那温热的胸口,才抬头望着身边一直沉默的司凌墨。

      

       “不跟我们介绍一下吗?”司凌墨嘴角渐渐上扬,眼神的凌冽却在警告着洛雨安。

      

       “司总,应该对我并不陌生吧,突然间出手收购了我的公司,我们似乎还没有来得及见面。”薛逸辰面容上的微笑一如之前般的温和,话语中的不满却让洛雨安微微蹙起了眉头。

      

       她的确还没有见过公司的老总,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薛逸辰——她在国外留学时的大学校友。

      

       “他是我在国外上学时的校友。”看着司凌墨仿佛并没有听见薛逸辰的话音,一直定定的望着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愠怒,洛雨安才轻声的开口解释着。

      

       “大学同学?”林晓晓听着洛雨安的解释,刚想说这个借口太牵强,却是被萧珉豪打断了话音。

      

       “应该还有一个说辞,曾经失败的一个追求者。”薛逸辰自嘲的开口,眼底的光芒却突兀的亮了几分,让洛雨安有些不安。

      

       “是吗?”司凌墨却将这句话听的很清楚,凌冽的眼神却不曾从洛雨安的面容上移开,那关注的视线,让洛雨安不禁尴尬的羞红了面颊。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怎么还会这么在意!

      

       “薛少,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不如跟我好好的去那边说说?”林晓晓没想到薛逸辰竟然会这么大方的坦诚两人之间的关系,尴尬的在一旁出声。

      

       “不过我想跟雨安多聊聊,我想司总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薛逸辰说着就走到了洛雨安的手边,看着洛雨安迟疑的望着身边的司凌墨,不禁再次放大了嘴角的笑容。

      

       “当然介意。”司凌墨冷声开口,才将洛雨安向自己身边拉了拉。

      

       林晓晓听着司凌墨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上前拉住了薛逸辰的手臂,看着他微微有些震惊,才拉着他快步的走进了别墅的客厅。

      

       “你在介意什么?”洛雨安好奇的大量着身边的司凌墨,看着他眼底隐忍的怒意,不明白他到底在生气什么。

      

       “没什么。”洛雨安只听见他敷衍的回答,就被他拉着向前走去,走到了门口,看着司妈妈正拉着萱萱跟身边的宾客热络的交谈着。

      

       “既然来了,就自己照顾自己吧!”司妈妈简单的交代着,似乎眼前的话题让她很有兴趣,才没有功夫招呼他们。

      

       洛雨安稍稍松了口气,看着面前来跟司凌墨热络打着招呼的宾客,她示意着微笑,看了眼不远处的餐桌,才走了过去,刚刚端上手中的酒杯。

      

       “在看什么?这么出神?”洛雨安听着薛逸辰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才诧异的转身,却不想他距离自己那么的亲近,手中握住的酒杯在轻微的碰触下,杯中的红酒已经倾洒而出,他白净的西服上刹那间绽开的一片艳丽的红色。

      

       “对不起对不起。”随手的取过手边的纸巾,洛雨安在他的胸口的西服上轻柔的擦拭着,却依旧看着那片淡红色的污渍,没有一点退却的想法,不禁有些懊恼的在一旁叹息出声。

      

       “这没有什么的。”薛逸辰伸手拉住洛雨安忙碌的双手,才微笑的应声,看了眼身上的污渍,不在意的摆摆手。

      

       司凌墨听见了洛雨安的声音,才转过身看着刚刚还在自己的身边的洛雨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才想要迈步离开眼前的众人,却被身边的萱萱拦住,“凌墨哥哥,叔叔阿姨刚刚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看着远处的两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司凌墨才收回了视线,跟面前的长辈们继续了刚刚的话题。

      

       薛逸辰看着洛雨安从自己的手掌中挣脱而出的手腕,才调笑的开口,“在国外的时候,听说你结婚,我还一直以为那个幸运的人,会是徐家伟!”

      

       “我也是曾经将事情都想的很理所当然。”直到所有的一切都破灭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能力那么的薄弱。

      

       “前段时间,听说叔叔的公司有些问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随时可以联系我。”薛逸辰听着洛雨安暗哑的声音中压抑着的情绪,才适时的转变了话题。

      

       洛雨安只是轻柔的摇摇头,嘴角清淡的笑容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让薛逸辰微微在一旁有些愣怔,却也是明确的收到了洛雨安的回答,只得无奈的在一旁叹息,“还是跟之前一样,总是对我这样的抗拒。”

      

       “在说什么,很有意思的样子?薛少,应该是不介意我也一起听听看吧!”本就距离两人不远的萧珉豪,看着司凌墨在跟长辈们交谈,脱不开身,才插入了洛雨安跟薛逸辰的中间。

      

       “萧少,只是老同学随便的聊聊。”薛逸辰看清楚身边的来人后,才继续扬起柔和的笑容,只是望向洛雨安的眼神却不禁停留了几秒。

      

       “你们都认识吗?”洛雨安却不禁有些好奇,她之前都没有怎么听过薛逸辰提过。

      

       “薛少,可是我们这里炙手可热的人物了,不然司妈妈怎么会特意的请他过来。”萧珉豪热络的为薛逸辰介绍着,“你们要是同学的话,你应该是更加的清楚这件事情啊!”

      

       “我们只是都在国外,才联系的多了些。”洛雨安的确是不知道薛逸辰还有这样的能力,当时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学长,很多时候他会花时间来照顾她们这些留学生。

      

       薛逸辰听着洛雨安简单的撇清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眼角的笑容暗淡了几分,跟萧珉豪简单的聊了几句,就从两人的面前离开。

      

       “萧少,今天这个宴会是为了什么事情?”洛雨安一直想要问司凌墨,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能让司妈妈这么的大费周章的准备宴会。

      

       “是为了叔叔公司的一个新的项目竣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介绍……”萧珉豪没有多说,眼神却已经指明了今天的主角——靳若瑄。

      

       洛雨安此时才明白了今天的重要性,看着萧珉豪跟过来搭讪的美女走开,才取过了手边的酒杯,轻啜着品着杯中的红酒。

      

       “看你的样子,有些失落!”听着熟悉的话音,洛雨安根本就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林晓晓。

      

       “只是,觉着你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之前不久,林晓晓才跟萱萱发生了些不愉快。

      

       “为了工作而已。”林晓晓简答的回答了洛雨安的话音,看着洛雨安有些不明白的望着自己,“薛逸辰是我的新老板,我以为你应该知道的。”

      

       毕竟,他们两人之间还有过一段同学之谊!

      

       “说起来,你还真是走运!”林晓晓不禁攥紧了手心,她拼命努力的想要抓住的事情,想要认识的人,她却像是天降好运一般。

      

       “是吗?”如果这都算是好运的话,洛雨安更宁愿平静的度过。

      

       洛雨安听着一直在播放着的音乐暂停,看着萱萱从容的走到了舞台前,取过了手边的麦克风,“下面是我代表司夫人,感谢大家的到来,为大家献唱一首。”

      

       洛雨安之前一直都知道萱萱有什么表演,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的表演天赋是歌唱,那空灵的声音,让她不禁沉浸在了其中,她明明是第一次听见萱萱的歌唱,却仿佛有一种曾相识的感觉。

      

       她之前,见过萱萱吗?

      

       “也被萱萱的声音吸引了吗?”司凌墨刚刚结束了会谈,就走到了洛雨安的身边,看着她一脸懵懂的望着眼前的萱萱,才轻声的询问着,完全的无视了在洛雨安身边的林晓晓。

      

       林晓晓倒是也不气恼,只是冷笑了一声,就从两人的身边快步的离开了。

      

       “总是觉着好像在哪里听见过的样子。”洛雨安看了眼身边的司凌墨,才迟疑的开口,只是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见过。

      

       “你之前不是一直在国外吗?肯定是在哪个演唱会听见过。”司凌墨玩笑的在一旁开口,伸手拦过了她的腰肢,走进了在厅中的空地。

      

       洛雨安耳边是柔和的音乐声,看着司凌墨将自己轻柔的拦到怀中,脚下顺着节奏踏出步子,世界仿佛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只有他们两人在轻柔的慢舞。

      

       一曲结束,洛雨安看着司凌墨却并没有想要松手让她休息,才微笑的望着他。

      

       “我可以请雨安跳一曲吗?”耳边响起的薛逸辰的声音,洛雨安才转过视线,就已经被薛逸辰带入了舞池中。

      

       司凌墨沉默的身影被身边来回的人们不断的撞到,才从舞场中退了出来站在了场边冷眼的看着在舞池中起舞的两人,洛雨安微笑的面容上仿佛闪烁着光亮般,让他漆黑的眼眸越发暗沉几分。

      

       “他们两人跳的真好,好默契。”萱萱轻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司凌墨不禁眯起眼眸凛冽的扫过萱萱带着欣羡的面容,眸色微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求求你今天老师危险期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求求你今天老师危险期

但是,没有用。 大汉强壮的身体直接将刘浩给顶飞。 此时,刘浩趴在了地上,一脸的难受。 大汉在这...

女主十分浪荡的h文|他的东西从腿间流下来

女主十分浪荡的h文|他的东西从腿间流下来

老张最近很苦恼,被一个美艳少妇给缠上了,上次见面更是隐隐透出想要跟他睡觉的意思。 那个美艳少妇名叫李琳,今年32岁,是医学院的老师...

两人一左一右扒开它|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两人一左一右扒开它|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ldquo;你说这是为什么?&rdquo;詹姆斯突然在刘艺的耳边问,说话的时候嘴都贴在她耳朵上了。 刘艺瞬间耳红,身T还颤抖了一下,腹部...

宽松衣服弯腰福利|分开我要塞东西检查

宽松衣服弯腰福利|分开我要塞东西检查

整整三年了,她可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一觉,好舒服。 不过老吴可就惨了,美人在怀虽然舒坦,但能看能摸不能用,可是把他给急祸祸...

绑分身棉棒堵住铃口|小东西 下次还敢不敢

绑分身棉棒堵住铃口|小东西 下次还敢不敢

可那伙人可不是吃素的,他们看见方小红不像有钱的样子,在看她身材模样也不错,就打了让方小红赌债肉偿的主意。要不是正好遇见刘国汉的话...

嗯嗯啊不不要了啊|小东西你里面好热

嗯嗯啊不不要了啊|小东西你里面好热

这是韩经理的第三次爽sh&egrave;了,韩天虽然强壮如牛,可这家伙也不过就是血r&ograve;u之躯。他虽然健壮,但是,一次爽sh&egrave;了足足...

我是你老师你竟然想上我|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我是你老师你竟然想上我|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新闻电视台11月5日消息, &ldquo;飞哥,你在看什么?&rdquo;白乐问了句,看见我回头张望,他也跟着看..只是那道黑影走了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小东西里面那么湿|餐桌上他深深顶撞

小东西里面那么湿|餐桌上他深深顶撞

&ldquo;刀疤是虞姬的人。&rdquo;李浩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想到自己为了救肥四竟然去找虞姬帮忙,想想真是脑袋秀逗了,可看着肥四 生龙活虎...

别用硬硬的东西蹭我|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别用硬硬的东西蹭我|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全都是黑污的手掌印,到处都是,因为难忍的痛苦,我的身体已经发红,展现着最诱人的色彩。&ldquo;哇!这娘们好热情!你看她的样子!&rdq...

小东西,我又想要你了|随着男人发出一声低吼

小东西,我又想要你了|随着男人发出一声低吼

由于运动裤太过于贴身,所有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举一动。嫂子把手伸到裤子里,并不是调整衣服的位置,而是把手指头深深的并入她的那里面!我...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