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不给男友最后一步|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2019-11-09 14:35:42

 看到赵云秀点点头,王景文才满意的离开。

 

 

回到房间之后,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按照之前的方式数羊,已经不能够安抚他的心灵。

 

 

好在房门很快被叩响,王景文赶紧急急火火的跑到门前,一把把门拉开!

 

 

 文学

“怎么是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满脸麻子的周六!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你看你那一脸怨气,跟谁欠你300万似的……”

 

 

说着,周六就大剌剌地坐了进来。

 

 

“你这个兔崽子,我过一会儿就去遛弯儿去了,你在这里呆个什么劲……”

 

 

赵云秀就差没有往外赶他了。

 

 

但是周六丝毫不为所动,撇撇嘴说道,“老王头你敢不动我的,你不知道我周六是个二皮脸吗?”

 

 

说着他把手中拿来的一个袋子往桌子上一丢,“老规矩,来盘棋我就走……”

 

 

周六是王景文的棋友,这在王景文的生活圈里是不争的事实。

 

 

每次见面下棋,这也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无奈之下,王景文只能随了周六的心愿,楚河汉界分列两旁……

 

 

“将!”

 

 

不出三分钟的功夫,效果显现,王景文前有围追,后有堵截,连败走华容道都没机会,他只能举双手投降。

 

 

“再来一盘儿……”

 

 

周六这次不知是犯了哪门子的邪劲,吵着嚷着要和他继续。

 

 

而这个时候,王景文看到赵云秀已经推门走了进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诱人的香味。

 

 

“好香啊!”周六忍不住赞叹了一句,目光就落在了赵云秀手中的杯子上。

 

 

“王叔,奶好了,您快趁热喝吧!”

 

 

赵云秀说这话的时候不卑不坑,倒是很出乎王景文的意料。

 

 

可是他转念一想,就凭周六那脑子,绝对不会想到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于是他从赵云秀的手里接过那杯奶,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把奶放在了桌子上。

 

 

赵云秀和周六问了个好,就转身出去了。

 

 

周六的眼珠子都直了,望着赵云秀的后身,一刻也不曾离开。

 

 

王景文暗骂了一声“老色鬼”,望着眼前满满的一杯,忍不住食指大动。

 

 

妈的,这才是人间极品,没想到从前皇上只有才能够享受的待遇,他王景文也享受到了,心里想着,他颤巍巍的端起了杯子。

“好香啊,我说老王头,有好事儿你可不能自己独吞哪!”

 

 

周六话音刚落,王景文就警醒的将那杯子用两只手捧起来,“你想和我抢没门儿……”

 

 

“你今天要独吞,你就是个孙子!”周六说话的时候,脸上似笑非笑,面目狰狞。

 

 

不知道什么原因,王景文好像很怕他一样,身体瑟缩了一下,然后说道,“老东西,那你说怎么办?”

 

 

说着,王景文就在此举杯,他想要抢在周六前面喝下去。

 

 

周六的目光凌厉,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停,咱们下棋,赌注就是它,谁赢了谁喝……”

 

 

无奈之下,王景文只能和他下棋。

 

 

楚河汉界,重新分列两旁,马走日字象飞田,几番辗转,王景文败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六喝下去。

 

 

他不但把奶喝了,而且还一个劲的咂巴着嘴,不住地赞叹。

 

 

“我说老王头,也tmd忒香了,你又从哪里弄来的?”

 

 

“买的,小云出去买菜,我让她买的!”

 

 

王景文胡乱搪塞着,周六却来了精神,“刚刚那个就叫云秀吧?”

 

 

“你个老东西,问这做什么?”王景文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我只是想问一问她,河南是哪里卖的,我周六也是个不差钱的主,你老王头能喝得起的东西,我周六同样也行……”

 

 

或者周六就起身向房间外面走去。

 

 

王景文一看他说干就干,真的去找赵云秀询问奶的来源。

 

 

他赶紧跑过去,一把薅住了周六,“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个滋补品……”

 

 

“你老王头那点鬼心思,休想瞒过我周六!”

 

 

周六脸上的笑容狰狞无比,不过王景文好像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无比惶恐的问周六。

 

 

“你,你想怎样?”

 

 

“我实话对你说吧,”周六压低了声音对王景文说道,“你这个老东西,休想瞒我,告诉你吧,我品出来了,这是人的!”

 

 

王景文的脑袋轰的一下就大了,“不要胡说!我说周六你要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

 

 

周六嘿嘿干笑两声,“你这个老东西,装的和正经人似的,其实一肚子坏水……”

 

 

王景文怒道,“周六,你不要胡扯,惹急了我就揍你!”

 

 

周六狞笑道,“王景文,我承认你打得过我,我三个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实话告诉你,你不敢……”

 

 

“为什么?”王景文见吓唬不住他,诧异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你猪脑子啊你,惹毛了我,我就把你和人家小媳妇儿奶的事情,全部给你抖露出去……”

 

 

王景文做下彻底蒙圈了,“我说周六,这可是你喝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嘿嘿,这可是在你家,”周六将桌子上的象棋一兜,“妈的,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还来下棋,顺便再喝一杯……”

 

 

说着,周六就像斗鸡场上得胜而归的大公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背负着双手离开了。

 

 

王景文俺也没喝成,又被周六羞辱一番,彻底没了什么心情,呆呆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王景文郁闷地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可可睡着睡着,他隐隐约约却听到了一阵争吵时,睁开眼晃了晃脑袋,发现好像是王虎子和赵云秀,眉头一皱就推门走了出去。

“刘虎子,这日子你是不是不想过了,我们的房租还没有给王叔,你这么铺张浪费的,什么时候才能攒上一点钱啊?”

 

 

王景文刚出来听清这句话,就看到客厅外边的条几上已经摆满了酒菜。

 

 

不用说,这是刘虎子从外边带回来的,王景文看着他们两口子一脸的尴尬。

 

 

不过刘虎子并没有察觉他的变化,硬生生的把他按在主座上,然后给他倒了满满一杯酒,那杯子少说也有二两。

 

 

刘虎子嘿嘿一笑,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媳妇儿,你一个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的,知道什么,俗话说的好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

 

 

刘虎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云秀生生打断,“得了吧你,刘虎子,就你那德行,我还不知道吗?”

 

 

望着媳妇儿一脸轻蔑的样子,刘虎子无奈地摇摇头,转头看向王景文,“王叔,你给评评理,我说的这话对不对?”

 

 

还没有等王景文表态,刘虎子就扯起手中的酒杯,“滋溜”一声,二两老白干一饮而尽。

 

 

然后将杯子倒过来,朝着王景文晃了晃,“王叔,看你得了!”

 

 

王景文正尴尬地找不着地方,看到胡这样,忍不住拍拍巴掌,“虎子真是好样的,王叔陪你!”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王景文只喝了一半,谁知道刘虎子一拍桌子,将眼睛一瞪,全然没有了初来乍到的那份柔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有了男友后为什么很想要|我的野蛮小女友

有了男友后为什么很想要|我的野蛮小女友

夏天T恤本就薄透,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蕊胸前。 而那种凸起的轮廓已经充分证明,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就这样真空上阵。 眼下被打...

恋爱时男生摸下面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

恋爱时男生摸下面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

老王点头,连连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做。 赵翠松了口气,觉得今晚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可就在她决定起身回自己屋里睡觉的时候,老王...

吃着她那鲍鱼|男友一整夜都要

吃着她那鲍鱼|男友一整夜都要

华盛社11月9日电 回到家中,沐恒正在客厅看电视。 沐恒刚洗过澡,头发都没吹干,飘逸的发型很帅气,见我回来,热情的打招呼,&ldquo...

男友在学校草坪要了我_我的英语老师的过膝靴

男友在学校草坪要了我_我的英语老师的过膝靴

苏惠虽然自知出轨理亏,但是怎么也没想到男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这不就是把她给当件衣裳给卖掉了吗? &ldquo;你他娘的...

和男友蹭蹭之后一直湿湿的|微信约到了邻居

和男友蹭蹭之后一直湿湿的|微信约到了邻居

&ldquo;那好,爷爷今晚上就去陪陪你。&rdquo; &ldquo;真的吗?谢谢林爷爷!&rdquo;黄嘉怡喜笑颜开,穿好鞋袜后就催着老林走。 现在外面天...

作晚跟狗做了拿不出来|男友的太大时间太长了

作晚跟狗做了拿不出来|男友的太大时间太长了

手掌中传来rouruǎn挺拔的触感让周贵生爽的不行,这p&agrave;o台的手感真他娘的太好了。 年轻小护士的xiong口就是挺拔,这一把抓上...

屁股蛋子被鞋底扇肿|男友说想让我下不了床

屁股蛋子被鞋底扇肿|男友说想让我下不了床

&ldquo;明天我们再玩好不好。&rdquo;柳芳芳摸了摸我的头,柔声哄道:&ldquo;你要是听话今晚先好好休息,从明天起芳姐每晚都会陪你玩。&r...

柔软翘立的圣女峰|让男友爽到不行的方式

柔软翘立的圣女峰|让男友爽到不行的方式

这天晚上,年轻的支教老师刘宇,刚从桃花村希望小学回来,就听到院子中的简陋卫生间里,传出一阵哗哗的水声。 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偏远山村...

男友的手指伸进了洞洞|腿分到最大挺身进入她

男友的手指伸进了洞洞|腿分到最大挺身进入她

没过一会儿,浴室里哗啦啦的声音停止了,穿好衣服的周思佳就满脸绯红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张东一瞅,浑身又打了个激灵,弟妹实在是太...

低头咬住胸前的红豆|男友在ktv要我

低头咬住胸前的红豆|男友在ktv要我

老张见小丫头没继续往深处细想,暗松了口气。他感觉内心有个小虫子在蠕动着,心里又刺激又矛盾,一面觉得不该这样偷看慕容雨这样的小姑娘...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