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了这么多还说不要,花蜜很快就随着手指流出来

2019-11-09 11:19:31

 看着她有点撒娇的样子,高仇虎的心都快要酥软了,他真想过去抱着她亲两口,正在这使唤,葛秀丽的电话响了,微妙的气氛被暂时打破了。

 

葛秀丽接了电话,脸色突然变了,等挂了电话,很焦急的说道:“虎子,你跟我去一趟帮个忙好不好?我弟弟又喝醉了。”

 

说着葛秀丽就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高仇虎赶紧跟上去,这时候天色已晚了,县城里的霓虹灯闪烁,人群熙攘,很是热闹。

 

 文学

在一家酒店停下来,两个人下了车,葛秀丽显得很紧张,高仇虎跟着进去,在洗手间门口,看见了葛旺。

 

葛旺满脸通红,步履有些踉跄,很显然是喝多了酒,就连眼神都有些呆滞,盯着高仇虎看了一会儿才傻笑道:“虎子你来了,走,跟我喝酒去,喝死那帮龟孙子。”

 

葛秀丽很疼爱这个弟弟,上去就扶着他,责备道:“弟,你喝那么酒做什么呀?别把身体弄坏了,我带你回去吧?”

 

“不,不行,那些人还没有喝好,就没法签合同,我没事了,吐完了接着回去喝,你们先回去吧。”葛旺说话含糊不清,舌头只打哆嗦。

 

葛秀丽很心疼可是却没有办法,样子很焦急,高仇虎劝说道:“俺扶着他进去吧,秀丽姐你先等着俺。”

 

葛秀丽不放心,一起扶着葛旺进去,里面坐了好几个人,都是喝的脸红脖子粗的,一个大肚子的男人这时候站起来,不由笑道:“葛老板,这就不行了呀?不说好了喝一斤的吗?”

 

“喝,今天我是舍命陪君子了,一定要把钱老板给陪、陪好啦。”葛旺说着,抓起钱老板递过来的满瓶子白酒,倒了一杯,仰头喝了起来,只是才到一半,葛旺顿时哇的放下杯子,捂着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别提多难受了。

 

“哎呀,葛老板到底行不行呀?你这可不够意思了啊,这完全没有什么诚意嘛,你这样我怎么跟你合作嘛,算啦不能喝就别勉强啦。”钱老板摸了摸他的大肚子,摇摇头,似乎很是不满意,在场的人也觉得索然无味。

 

“再等我一下,胡上回来接着喝。”葛旺说着,又要往洗手间跑,高仇虎赶紧跟上去,见他吐的稀里哗啦的,就问道:“怎么样啊,能不能喝,要不算了吧?别太折腾自己了。”

 

葛秀丽跟过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带着泪花,焦虑的说道:“弟算了,别喝了,不就是一笔生意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再找下一家客户。”

 

“姐,这个客户对我们厂子很重要,可就是好这一口,特别能喝,钱老板说了,多喝一斤加十个百分点的利润,我就是喝到吐血,我也要接着喝,谁先服输,利润就往下降,甚至是不签合同也有可能。”葛旺靠在墙上喘着粗气,晕晕乎乎的,站都站不稳了。

 

才走了没有两步,身子立刻往下溜,眼睛都睁不开了,看样子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高仇虎看着葛秀丽,征求她的意见,“秀丽姐,要不送他回去吧?这合同要紧,人更是要命呀,可不能给喝坏了。”

 

“好吧,我们去给里面的钱老板说一声吧,也只能这样了。”葛秀丽怜惜的看着葛旺,看样子十分的揪心。

 

几个人再次回到包厢里,钱老板一见葛旺快要睡着了,顿时失望的说道:“葛老板呀,你这就搞的不像话嘛,关于合同的事情,我们只好改天再谈了嘛,先走了啊。”

 

钱老板在葛旺身边说了两句,刚要转身离开,葛旺一把抓住了他,口齿不清的说道:“钱老板,别,别走,让我兄弟陪着你喝,他……”葛旺还没有说完,扑通一声爬在桌子上睡着了,高仇虎连忙扶着他到椅子上去。

 

“小伙子,咱们接着喝?葛老板刚才说了嘛。”钱老板似乎是在故意刁难,仗着好酒量,似乎乐此不彼。

 

“俺平时很少喝酒的,俺看还是算了吧,送葛旺回去了。”高仇虎为难的挠了挠头,似乎很不大情愿似的。

 

钱老板一听不高兴了,丧气道:“那算了,合同的事情就别提了,真没有意思,这才喝第二瓶呢就这样了,服务员,买单。”

 

随着他一吆喝,高仇虎明显的看见葛秀丽眼神中失落的目光,高仇虎读懂了,她这是替葛旺感到不值得呢,都喝成这样了,却没有谈成生意,实在是划不来啊。

 

“慢着,钱老板,俺替葛旺喝,你说怎么样?”高仇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说了出来,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暗想自己平时也有一瓶白酒的量,看这钱老板估计也差不多了,再喝一瓶肯定得认输呢。

 

钱老板眼神里掠过一丝欣喜,连忙点点头,将大肚子拍一拍,拿来一瓶酒放在桌子上,又叫赶过来的服务员加两个菜,对高仇虎说道:“喝了它,喝光了我们就开始,你是后来的,我们都喝了一瓶了,这样才公平嘛。”

 

“啥?这俺没有搞明白,咋你就不喝哩?”高仇虎顿时懵了,没想到是这规矩。

 

旁边陪酒的就有人说了,“这是肯定的嘛,每个人喝一瓶,才是对的,喝吧。”

 

高仇虎看了看葛秀丽那半信半疑的眼神,又看看葛旺昏昏欲睡的样子,他一咬牙,揭开瓶盖,仰头咕咚一口气将一瓶白酒给干光了,顿时打了一个酒嗝,他暗想这下自己肯定是醉了,再往下喝一定陪不住了,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今天就是喝的进医院,也要把这件事办好了,算是报答葛旺了。

 

“好酒量,咱们接着喝。”钱老板在众人的起哄中,立刻递过来一瓶白酒,他自己拿着一瓶酒,晃了晃说道:“小伙子贵姓呀?既然是葛老板的朋友,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先干为敬,多多关照啦。”

 

说完,钱老板仰头把他没有喝完的第二瓶顿时干了一半,之后红着脸看着高仇虎,似乎在等待他的反应。

 

“俺叫高仇虎,叫俺虎子就行了,俺敬你。”高仇虎说完仰头又是咕咚的喝了起来,他想这次就这样一瓶喝干吧,喝完了不行的话自己也尽力了,要知道原来一斤半酒就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奇怪的是,高仇虎突然觉得这瓶酒越喝越香甜,等一瓶子见了底,他似乎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而那边的钱老板已经彻底傻了眼,不由摸了摸额头的汗滴,在大家的起哄中,仰头把剩下的喝干了,他一抹嘴,很不服气的又一个人来了一瓶白酒,说话有点打哆嗦了,“杨,杨兄弟,这瓶酒你要是一口干了,我就和你们签合同,再加十个百分点的利润,怎,怎么样?”

 

高仇虎发现自己没有事,自然继续喝了,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又是一口喝干了,只看的钱老板目瞪口呆的,眼睛都直了,他本来就是个激将法,哪儿有人连干三瓶白酒的道理,喝啤酒还差不多,可这是他娘的白酒啊,他立刻慌了,但是说出去的话不能不算数呀,他只好拿出了合同,准备签字的时候,发现高仇虎面不改色的,很是不服气,心想今天非要把这个人给喝趴下了才解气。

 

于是钱老板停了下来,满脸堆笑道:“杨兄弟呀,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有本事再一口喝一瓶酒,我再给加十个百分点。”

 

旁边的葛秀丽早已经是惊呆了,她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钱胖子准备签合同,还加了十个百分点,她知道十个百分点意味着什么,连忙拉了拉高仇虎,微笑着对钱老板说道:“谢谢钱老板的好意,我看还是算了吧,再喝会出事的。”

 

“那就是葛老板没有诚意了嘛,是不是,那这合同签着也没有意思了嘛。”钱老板表面笑容可掬,红光满面的,其实就是暗藏威胁。

 

葛秀丽倒吸了一口冷气,疑惑的看了看高仇虎,一副担忧的样子,可高仇虎像是没事人一样,拍了拍胸脯向葛秀丽点点头,眼神无比的坚定,然后又接过了葛老板的酒,说道:“钱老板,说话算话啊,俺喝一瓶,你加十个百分点,中不中?”

“当然了,你要是能喝两瓶,那就再加。”钱老板故意这样说,他是个狡猾的商人,合同在自己手上掌控,他打算激将高仇虎,最后喝倒了他,他接着说道:“不过丑话说到前面,你要是醉了,我要在原合同上扣除你们十个百分点,你可要想清楚了。”

 

高仇虎读过高中,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变相了的交易,一旦自己醉了,先前所有说的话都不算,而且葛旺还要损失十个百分点的利润,他不知道这笔订单有多少交易额,可是如果他退缩,这个订单就报销了,更加不划算。

 

于是他二话不说,又接过了钱老板递过来的一瓶白酒,两瓶酒连着喝了起来,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包厢里安静极了,只听见高仇虎喝酒时候的咕咚声,像是牛饮水似的,没多久,两瓶白酒见了底儿了。

 

对于钱老板来说,这是漫长的几分钟,当看见高仇虎喝完后一抹嘴,坦然自若的样子,他立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脸色十分难看,而一旁的葛秀丽,仿佛看见了一个耀眼的明星似的,她从紧张变成了兴奋,然后是无比仰慕的看着高仇虎这个农村来的小伙子,他憨厚的样子是那么可爱,是那么英俊潇洒,她的芳心再一次为他而动了。

 

“咋样呀钱老板,要不俺再来两瓶?”高仇虎打了个饱嗝,现在除了肚子有点发涨,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他不由的想起来,这肯定狐仙给他吃了仙丹的原因,他越发的相信,自己从那夜的梦境开始,已经完全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了,变的越来越强大了。

 

“哦,不用了,不用了,我胡上签合同。”钱老板彻底傻眼,哪里还敢继续拼下去,他赶紧给加了三十个百分点,在合同上签了字,他的手有点发抖,而且酒劲开始上涌,将合同交给了葛秀丽,然后一脸钦佩的拍了拍高仇虎的肩膀,感叹道:“杨兄弟,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你这样喝酒的,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这是我的名片,有事联系我。”

 

这时候葛秀丽推醒了葛旺,宴席散了,葛旺糊里糊涂的跟钱老板打招呼,而钱老板在临走时候说的话让他觉得似乎听错了似的,等送走了他,葛旺疑惑的看着高仇虎,问道:“你连续喝了四瓶白酒,加了三十个百分点?”

 

“是呀,多亏了虎子,你这同学简直太棒了。”葛秀丽兴奋的俏脸微红,用别样的眼神看了高仇虎一眼。

 

“这,简直太不可……”葛旺话没有说完呢,又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站都没有站稳,高仇虎眼疾手快扶着他,几个人坐车回去了,在高仇虎的搀扶下,将葛旺扔进了房间里。

 

家里就住着姐弟二人,听葛秀丽说,她爸妈去旅游了,高仇虎心想有钱人就是快活,还有闲暇去旅游观光,安排好了葛旺,高仇虎见时间已经是夜里将近十一点了,看样子晚上是不可能回去了,他只好在这里住下来。

 

高仇虎执意睡外面的沙发,因为天气热,他去洗澡间冲澡,正脱光了洗的起劲,听见敲门声,连忙捂着下面去开门,却发现是葛秀丽,她拿着短裤,当看到高仇虎那壮硕的胸膛的时候,不由惊讶了,脸一红说道:“我知道你来时候没有带换洗的,你穿上吧,这是我刚去小区下面的超市给你买的。”

 

“谢谢秀丽姐了,太客气了。”高仇虎嘿嘿一笑接过短裤,看见葛秀丽娇羞的样子,有点心猿意胡,两个人对视一眼,葛秀丽扭头不好意思的走开了,高仇虎关了门继续洗澡,想着葛秀丽那清雅迷人的样子和好身段,加上手在下面的家伙上搓了两把,不由坚硬起来,任凭他怎么用冷水冲都无法软下来,只好穿了裤子,下面鼓的高高的,赶紧跑到沙发上睡着。

 

这一幕被葛秀丽看了个正着,她自然是注意到了他下面的东西,不由羞红了脸,过了一会儿她也去洗澡了,高仇虎在沙发上听着里面传来的沙沙的水声,更是心里酥痒难耐,他仿佛能够想象到葛秀丽正在用手摩擦着光滑的身子,如此以来他更是焦躁难耐,加上喝了酒的缘故,下面越发的昂首挺胸了。

 

葛秀丽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睡衣很薄,迎着灯光依稀能够看见她胸前罩子的轮廓和颜色,她下身是齐着大腿的纱布短裙,裹着紧俏的屁股,修长白皙的两腿微微并拢着,随着她的走动,让人想入非非,宛如出水芙蓉一般,让高仇虎看的一愣一愣的,下面的家伙更是越发难受了。

 

葛秀丽嫣然一笑,她坐在高仇虎的对面,开始给他切水果,领子自然敞开了,半露的酥胸有着深深的沟壑,或许根本没有想过对高仇虎有什么防备,所以双腿不注意的叉开了,里面的春光乍现在高仇虎的眼前,那是半透明的网状小裤子,隐约有黑乎乎的一片,高仇虎看的血液沸腾,一时间发呆了。

 

好像意识到什么,葛秀丽抬头遇见了高仇虎那火辣辣的眼神,下意识的并拢了双腿,把衣领也拉起来一些,脸颊娇羞的像是红苹果似的,她撩了下有些凌乱的湿法,莞尔一笑道:“吃点水果吧虎子,可以解酒的,你今晚喝的太多了,你也太能喝了。”

 

“谢谢秀丽姐,俺一点事都没有。”高仇虎尴尬的嘿嘿一笑,坐起来去接,触碰到了她的手,两个人都楞了一下,葛秀丽脸颊浮起了一抹红晕,看着他赤露的上身,那发达的肌肉成了块状,不由多看了一眼,当发现他裤裆里高耸的家伙时,越发的脸红,赶紧别过头去,拿着吹风机去吹头发了。

 

高仇虎很难为情的看了看他那不争气的家伙,越是想让它消停,可越是不听话,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葛秀丽的背影,那紧绷的屁股十分挺翘,让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不久葛秀丽去睡了,高仇虎这才稍微好受一些,灯关了,他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正在半睡半醒之间,他隐约感到有一只手在摸着自己的胸膛,接着就替他盖上了被子,高仇虎半睁半闭着眼,朦胧中看见一个靓丽的身影正弯着腰站在自己身边,两颗玉兔在她的衣领里摆动着,高仇虎顿时没有把持不住,手一伸一把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顿时芳香扑鼻而来。

 

葛秀丽娇嗔一声,下意识的想要起来,高仇虎色胆包天,紧紧搂着她一动不动的,葛秀丽紧张的小声喊道:“虎子,你干什么呀,放开我呀。”

 

高仇虎装作没有睡醒,眼睛眯着一条缝,就是搂着她不动,手也不老实的直接捏着她那挺翘的屁股,葛秀丽的臀真的很翘很有肉感,高仇虎只觉得心神荡漾,他听见葛秀丽急促的呼吸声,见她焦急的捶打着自己,他连忙又不动了,装作睡着了一样。

 

葛秀丽见他半天没有动静,以为他真的是睡着了,也没有怪他,现在她发现躺在他的胸膛很有安全感,想着他那些让人目瞪口呆的特殊技能,那么好的身上,那么强大的力量,还那么能喝酒,简直是仰慕的难以自制,她晚上躺在床上根本就辗转反侧睡不着,高仇虎的身影老是出现在她脑海里,她又担心他喝了酒难受,又担心弟弟葛旺会难受,所以起身去看了葛旺,回来见高仇虎四仰八叉的睡在沙发上,担心他着凉,所以过来给他盖被子。

 

可葛秀丽没有料到被高仇虎突然给搂住了,又急又羞的,以为他想占自己的便宜,可是却发现他没什么动静,情不自禁的想多在他怀里呆一会儿,她现在很是矛盾,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花痴了一点,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高仇虎的魅力不可阻挡,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可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她着了迷。

 

此时的高仇虎在心中暗暗欣喜,葛秀丽居然没有反抗,他暗想这个女人不会喜欢上自己了吧?这样抱着的感觉真舒爽,为了逗一下她,高仇虎在嘴里迷迷糊糊的假装喊道:“秀丽姐,你别走,俺早就喜欢你了,以前就喜欢,你真漂亮。”

 

葛秀丽听了顿时惊喜,心脏扑通的跳了起来,她本来就是一个大家闺秀,也没有真正的爱过谁,现在听高仇虎这样说,她心里有数了,好奇的摸着他胸前成块状的肌肉,忍不住亲吻了一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高仇虎,却发现他没什么动静,娇羞的不行。

 

高仇虎怎么会没有反应呢,他裤裆里的家伙已经悄悄的起了变化,突然昂首挺胸,顶在了葛秀丽两腿之间,他真想扒光她的衣服,然后将她就地正法,不过他可不敢这样做,他觉得这样抱着自己已经够幸福的了。

 

葛秀丽本来心脏偷偷的跳个不停,正在好奇的研究高仇虎,可不料下面突然被一个异物给顶住了,她顿时知道那是高仇虎的东西,惊慌失措的跳了起来,脸红的像是桃花一般,慌张的看了高仇虎一眼,发现他没有醒来,放心了不少,这才依依不舍的跑回房间去,心情却一时间难以平静,她一边责备自己不该那么放纵,一边又回味着高仇虎身上的味道,总之是心情复杂,难以入眠。

 

高仇虎暗自窃笑,身上还留着余香,抱着这个美女的感觉真是好极了,或许她被自己给吓到了吧,不管怎么样,以后有了葛秀丽的帮助,自己的柳编生意一定会顺利进行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女朋友有水了也不让进|放进去不准拿出来啊震

女朋友有水了也不让进|放进去不准拿出来啊震

新闻网9日报道  这天的杜琪琪打扮的十分时尚,本就漂亮的她,这一打扮就更迷人了,几乎吸引了全班男生的目光,但是,一进到教室,就亲昵...

我被开了嫩苞|他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

我被开了嫩苞|他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

零星网11月9日电姨妈好像预料到我要说什么似的,嗔怪的打了我的大腿一下,道:「就你事儿多」我见她没有坚决的反对,赶紧趁热打铁道:「...

几个少爷玩弄一个丫鬟|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几个少爷玩弄一个丫鬟|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兰菲的主动和热情,彻底点燃了乔宏的男人野欲,一手摸到背后,笨拙的解开,扯出来放在诊台上。 咕噜! 乔宏不停的咽着口水,随着...

作晚跟狗做了拿不出来|男友的太大时间太长了

作晚跟狗做了拿不出来|男友的太大时间太长了

手掌中传来rouruǎn挺拔的触感让周贵生爽的不行,这p&agrave;o台的手感真他娘的太好了。 年轻小护士的xiong口就是挺拔,这一把抓上...

实拍情侣树林野战欢爱|乖尿出来尿给我看

实拍情侣树林野战欢爱|乖尿出来尿给我看

&ldquo;哎呦我去&hellip;&hellip;这个老娘们怎么眼那么尖那&hellip;&hellip;&rdquo; 郑峰顿时愣在了原地,半会,狠狠的一拳砸在桌...

吸紧了不许流出来|隔着布料撞她 难耐

吸紧了不许流出来|隔着布料撞她 难耐

&ldquo;喂,你在想什么,怎么一个劲儿地傻笑?&rdquo;李颖突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我赶紧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笑道:&ldquo;没事...

拿出来绳子磨花蒂走路|抓着她的丰盈大力揉弄

拿出来绳子磨花蒂走路|抓着她的丰盈大力揉弄

说话的时候,孙倩倩地动了动被丝袜包裹着的脚趾,微微抬起来,脚背都快擦着我下巴了。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她的丝袜美足。 ...

一小股白浆流出来|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一小股白浆流出来|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部门网11月8日电&ldquo;嘶!这胸真大,屁股真翘&hellip;&hellip;这要是抓在手里,还不得舒服死啊!&rdquo; 通过手机看着浴室里的监控画面...

好爽要射出来了|滚烫硬灌满粗大深处

好爽要射出来了|滚烫硬灌满粗大深处

新闻网8日报道 孙萌是一名高中美术老师,毕业于京城传媒大学,气质不俗。身高172cm,瓜子脸,不管走在哪里,都能吸引一大波男人的目光。 ...

学生快拔出来 老师好痛啊|拧捏着她的肿胀的小核

学生快拔出来 老师好痛啊|拧捏着她的肿胀的小核

&ldquo;唔,可,你是我小姨&hellip;&rdquo;张大宝虽是这么说,也按耐不住,一把搂过林晓,放在自己腿上,头一低,主动吻了下去。夕阳斜照...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