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被撑的极致|啊,用力,使劲,快点,好深

2019-11-09 08:27:41

 新闻网9日报道 月亮渐渐消失在天空之上,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高仇虎带着春杏,两人顿时一处一人多高的草丛,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希望不被他们发现。

 

“找了一晚上了,都憋死老子了。”

 

 文学

胡大贵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高仇虎探头一看,见胡大贵正往他和春杏所在的草丛处走来,一边走一边还解着裤子。

 

“谁?”

 

裤子刚解到一半胡大贵就发现草丛里好像有人,接着他就看到了蹲在里面的高仇虎和春杏两人。

 

“继成,他们在这呢。”

 

也顾不得撒尿,胡大贵一见到他们就大声喊道。而听到他叫声的吴继成急忙跑了过来,冯大壮也跟了过来。

 

“好啊,高仇虎,你可真行,居然拐了我闺女逃跑。”

 

看到高仇虎和春杏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吴继成指着高仇虎的鼻子说道。本来今天应该是春杏出嫁的日子,被高仇虎这么一搅合,日子肯定得拖后。

 

“爹,你就别为难我们了,我们是真心想在一起的。”

 

“真心?你知道个屁,冯大壮难道对你就不真心了,赶紧给我过来,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骂了春杏几句,吴继成便气呼呼的看着高仇虎。而高仇虎则看着吴继成,缓缓说道:“叔,我一定会对春杏好,还请你成全我们。”

 

“成全?你还有脸让我成全你们?高仇虎,你拐带我闺女逃婚,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吗,等回到村里,我就把你送去派出所,看你还敢不敢带我闺女跑。”

 

见吴继成如此说,高仇虎也知道不用跟他再废话了。冷冷的扫视了一圈站在自己身前的三个人,高仇虎最终把目光锁定在胡大贵的身上。

 

“村长,你敢抓我们?你信不信我回去弄死你全家?”高仇虎知道求饶已经没有用了,只能玩狠的。

 

而胡大贵一听到高仇虎的话,顿时脸色就变得铁青,怔怔的说不出话来。这高仇虎平时就是个二杆子,而且还没爹没娘,了无牵挂,胡大贵还真不敢把他给得罪死了。

 

“哟呵,你还挺有能耐的,你要杀胡村长全家,那也得看你能不能从这个山上下去。”

 

目光咄咄的看着眼前的高仇虎,冯大壮几乎想现在就弄死他。自己的聘礼已经给了吴继成,本来今天就该娶春杏进门的,没想到却被眼前这小子给坏了好事。

 

冯大壮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跑到了他跟前。高仇虎一看,就是那天打自己的几个家伙。

 

“江城,给我让这小子长长记性,打死也不要紧。”

 

冯大壮眼中掠过一丝狠色,而江城一看到高仇虎顿时就冷笑连连。“小B崽子,上次不是告诉你离这小姑娘远点吗,看来你是没记性,那哥几个就让你长长记性。”

 

说完江城一挥手,几个留着平头的家伙顿时就冲向高仇虎。春杏本想护着高仇虎,但却被吴继成给拉开,只能看着高仇虎被人打倒,拳脚落在他的身上。

 

“艹你妈小B崽子,让你不长记性,我弄死你。”

 

高仇虎被几个人按在地上不断的挣扎,冯大壮看高仇虎狠狠的瞪着自己不由得怒从心起。上前踢了高仇虎好几脚,但感觉好像不解气,又踢向高仇虎的脑袋。

 

而让冯大壮没想到的是高仇虎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脖子,也不管身边的人如何打他,大喊了一声,使劲一扭冯大壮的脚,顿时把冯大壮掀翻在地。

 

随即高仇虎便蹭的一下从地上爬起,飞起一脚踩在冯大壮的裤裆上。冯大壮私处遭到重击,直感觉自己的东西好像碎了一般,一声惨叫便从他的嘴里传出。

 

“妈了B,敢打梁哥。”

 

江城见冯大壮被打,顿时就跑到高仇虎身后,一拳打在他的后脑勺上。而高仇虎后脑遭到重击,顿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直直的倒了下去。

 

“给我往死里打。”

 

吩咐几个手下继续对高仇虎拳打脚踢,江城急忙跑到冯大壮跟前,“梁哥,你咋样?没事吧?”

 

此时冯大壮疼的脸上都变形了,显得异常狰狞。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指着已经昏死过去的高仇虎。

 

“给我弄死他,给我弄死他。”

 

“梁哥你放心,今天绝不会让这小子好了。”

 

说完江城便从身上拿出一把半尺左右长的锋利小刀,朝着高仇虎走去。而胡大贵和吴继成一见江城动了刀子顿时就心里发慌,看样子他是真想要了高仇虎的命。

 

冯大壮在县城里有人这他们都知道,但胡大贵可没有。虽然有冯大壮扛着但这毕竟是条人命,况且高仇虎也是他们村的人,出了人命他这个村长是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的。

 

“冯大壮,可不能这样呀,我看也把他打的够呛了,就这样吧。”

 

见江城真要弄死高仇虎,胡大贵急忙拦住了他,朝冯大壮说道。虽然胡大贵就看向吴继成,吴继成哪能不明白冯大壮的意思,也对他说道:“是呀冯大壮,我看这事就这样吧,反正春杏也找回来了,就放过他吧。”

 

不管怎么说当年高仇虎的父母对他吴继成有恩,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高仇虎被打死。而此时的春杏好像是傻了一般,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趴在地上的高仇虎,一句话都不说。

 

“既然村长和岳父都为他求情,那今天就放过他。”

 

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冯大壮感觉自己的下身还是十分疼痛。恼怒的瞪了一眼已经昏迷不醒的高仇虎,随后对胡大贵两人说道。

 

听到冯大壮不再要高仇虎的命胡大贵和吴继成都长出了口气,看了好像傻掉了一样的春杏,吴继成无奈的叹了口气。

 

“行了,那咱们就回去吧。”

 

感觉到下身传来的疼痛,冯大壮现在只想去医院看看,高仇虎这一脚踢的可不轻,别把自己给踢废了。

 

“那高仇虎……?”

 

胡大贵指了指依旧昏迷不醒的高仇虎,如果就这样把他扔在这,那基本和死没什么区别。

 

“胡村长,我已经放过他了,至于他是生是死那我就管不着了。”说完冯大壮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胡大贵,而胡大贵被冯大壮的眼神一扫,也不敢说话了,跟着冯大壮一伙人下了山,任凭高仇虎在这里自生自灭。

月亮又爬上树梢,虽是夏季,但山里的风很凉。高仇虎缓缓的睁开眼睛,只感觉身上疼痛难忍,骨头好像断了一般,全身没有一处不疼。

 

缓缓动了下,腿上顿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好半天高仇虎才从草地上爬起,靠在一棵矮树上喘着粗气。

 

冯大壮一伙人下手很重,高仇虎感觉自己的腿应该是断了。想起春杏高仇虎心里不由得一苦,那种难受的感觉比身上的疼痛还要强烈。已经一天时间了,搞不好春杏已经被冯大壮给娶到县城里去了。

 

从兜里摸出香烟,费了好大的劲才点燃一根。想着春杏高仇虎心里的恨意十分浓烈,那个冯大壮实在是太可恨了,不仅把春杏抢走,而且把自己弄成现在的这幅模样。

 

如果高仇虎能活着下山,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冯大壮。还有他的几个手下,高仇虎一定会百倍偿还今天他所承受的一切。

 

但随即高仇虎便又苦笑了起来,现在自己的腿已经断了,根本就下不了山,说不好自己会死在山上。

 

想到这里高仇虎长叹口气,不由得悲从心来。他实在是不甘心,自己还没到二十岁,而且还没娶春杏过门,死在这里他实在憋屈。

 

想了好一阵,高仇虎感觉身体里传来一阵倦意,眼睛刚刚合上便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高仇虎只感觉有个白色的影子朝自己靠近。他想睁开眼睛,但不管他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

 

而那道白色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晰,虽然高仇虎的眼睛不能睁开,但他却看清楚了那道白影,原来是一只雪白的狐狸。

 

狐狸全身都是雪白一片,没有一根杂毛,蹲坐在高仇虎面前,笑呵呵的看着他。没错,那只狐狸是在笑,高仇虎绝对没有看错,狐狸的表情和人类简直没有一丝的区别。

 

“高仇虎,你我曾有一段善缘,如今见你落难于此,我是特意来帮助你的。”

 

悦耳的声音从狐狸的嘴中飘出,这让高仇虎更加惊讶。狐狸居然会说话,也只有传说中的狐仙有这等本事,难道自己面前就是一个修炼有成的狐仙?

 

不对呀,据说狐狸修成仙身之后便可脱离兽型,化为人态,如果眼前的狐狸已经修成了仙身,那应该变成人才对呀。

 

“不必惊讶,你眼前的小狐狸乃是我的孙女,她还不能化成人形,只是帮我传话而已。”

 

仿佛是看穿了高仇虎的想法,小狐狸又继续说道。“高仇虎,你我有善缘,今日我便赠你一枚灵丹,可脱你今日之苦,待你身体恢复,便下山去吧。”

 

这时高仇虎才看到小狐狸身前放着一个盒子,而小狐狸见他看到了盒子,便用它的前爪将盒子打开,盒子中顿时便放出绿色的光芒。

 

光芒散去,盒子里一枚龙眼大小的丹丸静静的躺在那里。强忍着身上的疼痛,高仇虎将丹丸拿起来,想也不想就塞到了嘴里。

 

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了,他才不担心那是不是毒药。现在的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一死。

 

丹丸进了高仇虎的嘴中顿时就化作一道清气钻入他的喉咙,清气入体,高仇虎顿时就感觉身体里面暖烘烘的,本来疼痛不已的身体也不在疼痛了,说不出来的舒服。

 

“此丹药乃是我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淬炼而成,我早就预知你有今日之难,所以才会练这枚丹药。此丹药不仅能修复你的身体且有强身壮阳之功,望你日后谨慎做人,莫要惹些祸事上身,切记切记。”

 

“哦?还有壮阳的效果。”

 

听到狐仙的话高仇虎不由得喜上心头,他的家伙本来就大,再有壮阳的功效那他岂不是能更让女人欲仙欲死。

 

想到这里高仇虎不由得笑出了声,睁开眼睛一看,天都已经亮了。

 

看着眼前空无一片高仇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原来那是他昨晚做的梦,还以为真有狐仙给他送丹药呢。

 

不过很快高仇虎便是惊奇不已,因为他身上一点也不疼了,而且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从地上跳起高仇虎活动了一下手脚,完全跟健康人一样,而且比原来也灵活了许多。高仇虎甚至相信,要是再遇到冯大壮他们几个,他肯定会直接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不过高仇虎胡上又有些迷惑了,难道真的有狐仙?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夜之间全好了不说,并且身体比以前还强壮了不少,看来自己真的是遇到狐仙了。

 

“多谢狐仙相救,若是日后狐仙有事需要我高仇虎办,我高仇虎一定全力以赴。”

 

朝各个方向都拜了一拜,高仇虎便起身下山。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他绝对不能让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而且冯大壮他们昨晚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想到此处高仇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急急忙忙回了村子。一进了村子他就直奔春杏家,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春杏已经去了冯大壮的家,那他就去县城,就算是抢也得把春杏给抢回来。

 

一进了春杏家,高仇虎就看到吴继成和胡大贵坐在院子里,两人都叼着烟卷,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而两人一见高仇虎,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昨天高仇虎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俩是见到的,没想到只是一天工夫高仇虎就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吴继成家里。

 

而且看高仇虎的样子不仅没事,身体好像还强壮了不少。刚刚两人还在担心高仇虎会不会死在山上,正商量着要不要上山看看,没想到高仇虎自己却跑了回来。

 

“那个……虎子,你没事?”

 

有些狐疑的看着高仇虎,吴继成实在是不敢相信,高仇虎就这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我没事,春杏呢?”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吴继成,高仇虎直接就问春杏。

 

听到高仇虎问春杏,吴继成不由得叹了口气。春杏从昨天回家就一直大吵大闹,就跟疯了一样,刚刚睡下没多长时间。

 

现在吴继成是有些后悔,不应该逼着春杏嫁人,要是真把春杏给逼疯了,那谁给自己养老呀。

 

“春杏被冯大壮接走了?”

 

见吴继成吧说话,高仇虎瞪起了眼睛。要是春杏被冯大壮带走了,那他现在就去县城找冯大壮。

 

“虎子,春杏在家,冯大壮昨天不是被你踢了一脚吗,现在去医院了,成亲的日子也改了。”

 

昨天高仇虎在山上说杀他全家的样子胡大贵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把高仇虎给惹怒了,要是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全家给弄死那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还不等吴继成说话,胡大贵就急忙对高仇虎说道。听到春杏并没有被冯大壮带走,高仇虎长出了口气,也不再搭理两人,直接就奔着春杏的房间走去。

春杏的房间门虚掩着,高仇虎轻轻的进去,看见春杏卷缩着身子睡着了,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愁苦,眼角更是挂着泪痕,乌黑发亮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才不过两天不见,春杏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高仇虎不由心生怜惜,缓缓替她擦拭着未干的眼泪,觉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春杏的嘴唇翕动着,梦呓般喃喃的说着什么,“虎子哥,你别走……”

 

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神级技工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神级技工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 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

我弓起身体迎合着|花瓣一张一合 撑到极致

我弓起身体迎合着|花瓣一张一合 撑到极致

遇见李桂huā跟马小山,算是一段小擦曲,老王在集市上mǎi了点儿好吃的,准备回去带给林小兰,然后搭了个顺路的拖拉机便回到了村里。&ld...

她的花瓣处一张一合h |上来了别人的新娘

她的花瓣处一张一合h |上来了别人的新娘

林娟听见公公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心中万分惊讶和羞涩。 她并不是惊讶公公在卫生间里洗澡,而是惊讶公公那个地方比老公的大了好多,昨...

宝贝含好了不准吐出来H文|用舌头分开花瓣处

宝贝含好了不准吐出来H文|用舌头分开花瓣处

&ldquo;有,有人过来了!&rdquo;林莉莉声音带着轻微的哭腔和明显的害怕。王斌这会儿真是进退两难,退,他觉得自己的棒子要坏了,进,又怕...

唯我独仙飘渺之辱_我顶开了同桌的花瓣

唯我独仙飘渺之辱_我顶开了同桌的花瓣

外面狂风肆虐,深海之中,一艘小渔船正在随波逐流。 船体剧烈地晃动着,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ldquo;二瞎,你怕不怕?&rdquo; 嫂子阿雅...

纯肉腐文高H|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纯肉腐文高H|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和北网10月31日 大黑背上驮着江瑾瑜和小宝一样在山路上健步如飞的奔跑着,而徐子墨左右手都拿着那么多的东西一样跟在了大黑的后面。 ...

她的花瓣处一张一合h&女性变态调教俱乐部

她的花瓣处一张一合h&女性变态调教俱乐部

在屋子里,王园园穿着短袖花褂,下半身是带着花的小短裤,露着雪白的长腿,特别晃眼。 李老汉盯着王园园修长的大白腿,顿时起了坏心思,...

老师夹着震蛋上课小说bl|他用手挑开我的花瓣 低头含

老师夹着震蛋上课小说bl|他用手挑开我的花瓣 低头含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ldquo;这里痒吗,还是这里?&rdquo;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

嫩嫩的乳尖小说|花瓣被渐渐撑成一个o型

嫩嫩的乳尖小说|花瓣被渐渐撑成一个o型

&ldquo;轻点。&rdquo;    &ldquo;你好讨厌。&rdquo;    那天我刚放学回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没羞没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轻声...

他用舌头她花瓣女欢|一声低吼直接送入

他用舌头她花瓣女欢|一声低吼直接送入

我站起来,赶紧把空调开打,然后甩着枕头,把异味都给吹没,又连忙把乔香云的小内裤拿到了卫生间,粗略的洗了一下,扔到了放脏衣服的筐里...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