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粗暴 绑跪 玩弄 湿|三p啊别舔,我受不了了

2019-11-08 11:56:10

 嘿嘿,这个寂mo的女人,是不是想找我施舍点热情给她呢?

“美霞婶子。”滕小春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姚美霞惊了一下,慌乱的站起来,看到滕小春远远地走来时,一颗扑通的心才慢慢安宁下来。

等到滕小春走到身边时,姚美霞嗔了他一眼,“坏小子,到哪里鬼混去了?怎么才回来呀?”

 文学

滕小春笑着道:“婶子,你是在等我吗?”

姚美霞嗔道:“要不是等你,大晚上的,我坐在这里干嘛呢?”

“婶子,有事吗?”滕小春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姚美霞,然后盯着她高耸的地方,贼笑道,“是不是想我了?”

姚美霞的脸霎时就红彤彤的,在月光下的映照下,娇靥不胜妩媚,看得滕小春两眼发痴。

姚美霞在他的头上轻轻一敲,骂道:“想你个头啊,我来是有话想跟你说的。”

“哦,那我们进屋去说吧。”滕小春捉住她的手腕,就往庙里走去。

“坏小子,快放开!让别人看见了,我怎么做人啊。”姚美霞用力抽了几下,没挣脱开来。

滕小春嬉笑道:“婶子,你别怕,这么晚了,还有谁看到啊?”

姚美霞嗔道:“没人看见也不行,我是你婶子,快撒开!”

这么好的机会,一生恐怕也很难遇到几次,滕小春哪肯就这样放开她?死乞白赖的央求道:“婶子,你这衣服的布料真不错,哪里买的,好软好滑,就让我体验一下嘛。”

姚美霞心知,如果再任由这坏小子胡来,他恐怕会没完没了,还怎么说事呀。

于是她板起脸来,骂道:“坏小子,我来是有要紧的话告诉你,你再这样纠缠着婶子不放,我可就走了。到时候可别怪婶子瞒着你。”

滕小春见她说话挺严肃的,也不得不重视起来,松开姚美霞的手,“婶子,你别生气,进屋说吧。”

姚美霞想了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终究不好,谁知道这坏子又会干出什么羞人的事来,于是说道:“还是在这里说吧。”

“好吧,听你的,就在这里说。”滕小春在石阶上坐下,用手在身旁的石阶上抹了几下,“婶子,坐这儿吧,我刚才抹干净了。”

姚美霞迟疑了一下,还是挨着他坐下。

“坏小子,你知道刘永才为什么想要你师父这个医务室吗?”

滕小春苦笑道:“我也纳闷呢。刘永才的诊所不是挺红火的嘛,他干嘛非要这个破医务室不可呢?婶子,你是不是知道些内幕?快跟我说说吧。”

“坏小子,现在知道着急了吧。”姚美霞嗔了滕小春一眼,慢慢的说道,“前几天,刘永才找到你叔,说是想做桃花村的赤脚医生。你叔告诉他,你师父跟村委会签了终身合同,是不能随意终止的。刘永才答应你叔,只要把这件事办成了,他愿意给你叔一万块钱好处费。”

“一万块!”滕小春惊叫一声,“这个破赤脚医生有那么值钱吗?”

“你急什么,听我说嘛。”姚美霞嗔了他一眼,“刘永才有一个老表,是县卫生局的一个小干部,他告诉刘永才,最近农村医疗要改革了,村赤脚医生的工资要纳入到国家财政拨款了……”

滕小春打断了她的话,“婶子,什么叫纳入到国家财政拨款?”

“我也不太懂,听刘永才的意思,以后村赤脚医生跟县医院的医生一样,可以从银行领工资了。”

滕小春惊呆了,半响才说道:“婶子,这是真的吗?”

姚美霞瞟了他一眼,嗔道:“如果是假的,刘永才会那么傻,答应给你叔一万块钱的好处费?”

滕小春道:“难怪今天刘永才那么爽快,答应给我两年的生活费,我叔也逼得我那么凶,这里面还真的有猫腻。”

姚美霞道:“坏小子,你听到刘永才答应给你两年的生活费,是不是动心了?”

滕小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笑道:“多亏了婶子那一脚提醒了我。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想答应刘永才了。”

姚美霞娇哼道:“哼!婶子对你这么好,你这坏小子,还老是欺负我。”

滕小春讪笑道:“我哪有欺负婶子啊,我巴结婶子还来不及呢。”

月光下,姚美霞的脸红得像朵朦胧的玫瑰花,娇呵道:“我是你婶子,不许在我面前没大没小的。”

顿了顿,姚美霞无不担忧的问道:“坏小子,你对医术比试有没有信心?”

滕小春笑了笑,“婶子,你放心吧,刘永才那憨货,我还不把他放在眼里。”

姚美霞美眸闪烁,点头道:“今天上午我对你的医术一点把握都没有,听说你把老村长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我的心才放了下来。”

滕小春真心说道:“婶子,你对我真好。”

姚美霞点着他的头,没好气的嗔道:“坏小子,你要是记得婶子的好,以后就少欺负婶子,好好孝敬婶子。”

见到她似嗔似笑的脸蛋,亲昵的举动,滕小春坏心思一下子又上来了,忽然做出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坏笑道:“那我现在就孝敬婶子。”

“啊!”姚美霞低唤一声,连忙用手来推。

滕小春今天早上已经从她身上尝到了一点甜头,知道她并不是真的生气,又岂肯轻易松手?

“呜呜……”

再次被滕小春偷袭,姚美霞只能发出阵阵无奈的低鸣声。

……

这般偷袭得手,滕小春也不是那种不懂分寸的人,知道适合而止,有些底线是不能触碰的,这才松开了姚美霞,脸上带着坏透了的笑容,喘息着说道:“婶子,你今晚用的这个香水牌子不错,味挺正的。”

姚美霞胸膛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满面羞愧,恨恨道:“坏小子,这回你总该满意了吧。”

滕小春厚颜无耻的笑着道:“婶子,我还想再帮你验证验证,看看是不是假冒伪劣产品。”

姚美霞急忙推开他,娇羞道:“不行,你叔可能要回来了,我得赶紧回去。”

滕小春奇怪的问道:“我叔不在家啊?”

“坏小子,你叔在家,我能出来吗?”姚美霞狠狠地剐了他一眼,有点尴尬。

“我叔不是每晚都在家守着你的吗?今晚他去哪里了?”

桃花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刘大庆自从没了那家伙后,心理发生了扭曲,怕有人觊觎姚美霞的美貌,总是小心提防着,晚上尽可能的待在家里。

听到这么难堪的话,姚美霞的脸又红了,连忙起身,说道:“傍晚的时候,刘永才请他喝酒去了。坏小子,我真的要回去了。”

刘大庆在刘永才两层小洋楼里正喝着酒,三个人推杯换盏。他要是知道了滕小春把他的女人给亲了,不知道这酒还能不能喝得下。

“永才啊,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吧。太诡异了,滕小春那个小痞子,竟然把那老东西的命给救了回来,你怎么看……”

灌下一口酒之后,刘大庆开始说正事了。

刘永才也很纳闷,本来他对于跟滕小春的比试是信心十足的,但没想到忽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那个傻小子,竟然会玩针灸,简直匪夷所思啊!

众所周知,滕小春这蠢货,以前连个小感冒都治不好,今天却救回了要死的老家伙!

突然之间,他怎么就这么牛逼哄哄了?

难道以前都是装出来的?

刘永才心里没底了,举着杯子,对坐在他身边的一个中老年男人说道:“表叔,我再敬你一杯。”

“好,一起干一杯。”

三个人一起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见识了滕小春真正的医术后,刘永才慌了,立即把镇卫生所的院长也是他的表叔孙奇胜请了过来,商量着怎么办。

他没有信心战胜滕小春,但对村赤脚医生之一美差又虎视眈眈,如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孙奇胜身上了。

刘永才这个老狐狸放下酒杯,习惯性的转了转那双鼠眼,无耻下问了,“表叔,这个事情,你看该怎么办才好?”

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刘永才跟孙奇胜是亲戚,但只是挂挂亲,没有多大的血缘关系。刚来的时候,刘永才就给孙奇胜塞了个大红包。

孙奇胜的官做得不大,但却深谙此道。

刚一见面,刘永才就无端的塞给他一个红包,久经官场的他马上就明白了,刘永才请自己来绝非只是为了喝酒,肯定是有事要请他帮忙,

于是,他也就不客气的笑纳了。能不能帮上忙,暂且不说,至于红包嘛,肯定是要收下的。

“永才,我听你刚才说,那个滕小春的医生,以前连个小感冒都治不好,今天突然治好了一个快要死的老头,是不是?”

“没错……”

刘永才和刘大庆马上一起点头。

孙奇胜不疾不徐的问道:“那他在桃花村的名声怎么样?”

刘大庆恨恨的说道:“那小子简直坏透了。从小就顽劣,打架、斗殴、掀女人的裙子,摸女人的屁股,哪样坏事没干过。乡亲们恨不得把他赶出桃花村。”

孙奇胜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呵呵的看着刘永才,“永才,你呢,你这间诊所的生意怎么样?”

刘永才甚是得意的说道:“肯定很好了,这两年桃花村的村民都来我这里看病了。那小子的医务室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孙奇胜又盯着刘大庆道:“刘村长,医术比试的规则是你定的吧?”

刘大庆点头道:“是的,还没有定好呢,想听听你的意见。”

孙奇胜轻笑道:“呵呵,这就好办了。永才,你不要担心,放心喝酒吧。”

刘永才惊喜的问道:“表叔,你有办法?”

“刘村长,其实医术比试的胜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你想让谁赢,谁就赢;想让谁输,谁就输。”

“哦?”刘大庆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孙奇胜,“孙院长,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你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些。

孙奇胜神秘一笑,摇着头道:“在我看来,这次医术比试,医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比试的规则,你们再仔细琢磨一下我刚才问你们的问题,答案就在里面。”

听了孙奇胜的话,刘大庆、刘永才都陷入到深思之中。

“小春哥,小春哥……”

次日清早,滕小春被一阵急促的叫唤声惊醒了,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看到一脸稚气的小黑喘着气跑了进来。

因为忙于修炼仙术,昨晚滕小春等到鸡叫了三遍时才睡,这时候还昏昏沉沉的。

小黑心急如焚的说道:“小春哥,快……快去救我娘吧。”

“小黑,你娘怎么啦?”滕小春一咕噜坐了起来。

“我娘病……病了,睡在床上起不来了。”

滕小春一听,奇怪的问道:“小黑,你娘病了,怎么不去找你伯伯看病呢?”

小黑的娘叫刘娇娇,本村人,是刘永才的老弟刘永茂的媳妇。

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生病了,自然该去找刘永才看病才是。

小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勾着脑袋说:“我已经去过伯伯家了,我伯母说他到县城办事去了。我娘说了,要是找不到伯伯,就来找你。”

顿了顿,抬头看着滕小春道:“小春哥,你不会是生气了,不给我娘看病吧。”

“哪能呢?小黑,我们快走。”滕小春跳下床来,顾不得擦把脸,背起医药箱就走。

俗话说: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缓。

熟悉滕小春的人都知道,他的思想境界可没这么高。

滕小春的行动之所以如此迅速,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

刘娇娇是桃花村的美人,长的真叫个迷人,天生丽质,身材丰润,脸蛋俊俏,特别是那双狐狸眼,带着迷离秋水的媚劲,走路时更是一翘一翘的,迷死人不偿命。

滕小春曾经几次偷袭过她,那手感不是一般的舒服,而是舒服的想抓着不放,恨不得时时粘在上面。

“小黑,你爹怎么让你来找我啊?”滕小春边走边问,这货在打探敌情呢。

滕小春知道,刘永茂在镇里务工,隔三差五回家一次。要是正好碰到刘永茂在家,那还急个屁啊。

“我爹昨晚没回来。”小黑才十岁,哪知道滕小春龌蹉的用心,不知不觉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无耻之徒。

“好,那我们再走快点。”滕小春的心顿时燥热起来。

原先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滕小春今天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

走进刘娇娇的睡房,滕小春的心顿时扑通、扑通的直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

我曰!

这娘们穿着一条短裤衩和背心,一对雪白的大腿,莲藕一般的手臂和一些不重要的部位都袒露在外面,只是在腹部上随意的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

睡姿撩.人啊!

“娘,娘,你醒醒啊,小春哥给你看病来了。”小黑站在床头,轻轻的摇了摇刘娇娇的手臂。

刘娇娇睁开眼睛,看到滕小春痴呆的眼神时,脸蛋微微一红,咳嗽了几声,柔软无力的说道:“小春,你……你来了啊。”

滕小春回过神来,暗自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兄弟,耐着点性子吧。

滕小春把医药箱放在一旁,然后在床边坐下,关切的问道:“娇娇婶,你哪里不舒服?”

刘娇娇又咳了几声嗽,难受的皱了皱眉头,“小春,我头晕,全身没有力气,还咳嗽,不想吃饭……”

滕小春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感觉不发烧,“娇娇婶,你可能是风寒感冒了,吃点药就没事了。”

“风寒感冒怎么还咳……”话没说完,刘娇娇又咳了几声。

滕小春安慰她道:“偶尔有点咳嗽,这很正常,娇娇婶,不要太担心。”

刘娇娇红着脸道:“小春,你还是给婶子听一下肺部吧,我不太放心。”

听一下肺部?

滕小春一愣,没想到刘娇娇竟然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

天地良心,在来的路上,滕小春幻想过趁看病的时候,看一看刘娇娇的大腿什么的也就差不多行了,绝没有想可以听她的肺部。

这样的好事,滕小春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梦到过,没想到今天就要梦想成真了!

美梦来得太快,滕小春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尼玛的,平时摸一下这女人的屁gu,她到处追着我骂,今天却这么主动,这不科学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奶好涨,快来吸,痒受不了|我和闺蜜磨豆腐很舒服

奶好涨,快来吸,痒受不了|我和闺蜜磨豆腐很舒服

王慧见李小强不开门也不说话,就问李小强谁呀。李小强赶忙嘘声,然后用口型告诉王慧是苏小巧母女,王慧听了之后也是吓一跳。两个人目光一...

女做完爱后腿软站不稳|用力添别停啊受不了了

女做完爱后腿软站不稳|用力添别停啊受不了了

伦华社11月7日电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说道:&ldquo;安慰安慰孩子吧!&rdquo;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

你轻一点儿太大了|按遥控器美女就受不了

你轻一点儿太大了|按遥控器美女就受不了

&ldquo;不忙之后去找她。&rdquo;想到凯丽这句话,我就有一些搞不清这女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虽然此时在上班,但自从凯丽对我说完那...

我要,受不了,快亲我奶头|在电影院和陌生人做了

我要,受不了,快亲我奶头|在电影院和陌生人做了

考参消息网11月5日报道我看着久奈毛茸茸的脑袋,心中惊讶无比,不知道什么时候久奈居然从床上下来,跑到了我的怀里。&ldquo;久、久奈?&...

只能无力的承受他的冲撞/啊受不了要坏了

只能无力的承受他的冲撞/啊受不了要坏了

《佩奥日报》11月4日指出, 刘雪更加抬不起头,立刻抱着xiong口跑向了卧室,她要关门的时候,王光却冲过去,直接进入了卧室,然后看着刘...

啊学长别吸奶了受不了了|啊轻点 你好大

啊学长别吸奶了受不了了|啊轻点 你好大

老王有点纠结了,他心里装满了刘诗诗,想一心一意的对她好。 可是,现在唐丽丽这么威胁自己和刘诗诗,一方面是为了刘诗诗的...

别g塞葡萄了呜呜好涨|老外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别g塞葡萄了呜呜好涨|老外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方侗迈着小短腿飞快地冲过去抱住他,两只眼睛闪烁着崇拜的光芒,&ldquo;哇师父你可算来了,为了见你我缠了我爸好久好久他才肯带我来。...

快出来好深受不了了|四条雪白浴室

快出来好深受不了了|四条雪白浴室

&ldquo;啥?这韩家......干啥呢?&rdquo;我发现问题有那么点严重,我普普通通一个小大学毕业的打工的,怎么忽然就被推着跑过来给一有钱有...

男女做什么事可以怀孕|按遥控器美女就受不了

男女做什么事可以怀孕|按遥控器美女就受不了

间派网11月4日电 综合报道,看到我走出来,严姐和洛妃的脸蛋刷一下红透了,让我有些莫名其妙,严姐飞快的看了一下我那,然后就红着脸走进...

天天做都肿了|别再添,我下面受不了

天天做都肿了|别再添,我下面受不了

赵飞燕的房间里传出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哦哦啊啊的声响,赵富贵却心如刀绞。赵飞燕有名病他是知道的,作为一名、性、成、瘾患者,出去搞赵富...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