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饭他在下添_女干部的献身之路

2019-11-08 08:15:14

 林凡很确定自己睁开了眼睛,可是眼前的漆黑让他无所适从。愣了大概五秒钟的时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瞎了?

林凡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随后发现,好像没有这么严重,努力眨了眨眼睛,可以看到漆黑中有一丝亮光。

林凡眨了接近五分钟的眼睛。眼前终于是恢复了正常。

靠...林凡松了口气。这样就瞎了,那真是日了狗了。

 文学

随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视力好像变得更好了一些。以前他是有些近视的,可是现在甚至能够明察秋毫了。

定睛看了一下门上的把手,发现把手在他的眼中越来越大,甚至还能看到把手上的纹理。

我靠...林凡内心震惊。然而,更震惊的事还在后头。

林凡突然看到了客厅。

他不敢相信,再三确定,没错。他看到了他家的客厅,透过了木门。

透...透视?林凡一时间傻坐在床上,自己这是获得了特异功能了?

然后就发现,眼前的视野越来越模糊,客厅的景象消失了。又恢复到只能看到房间的东西。眼睛感到一阵酸痛。

林凡揉了揉眼睛,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没在做梦。那么,刚刚的透视,就确实是真的了?!

随后又摇摇头,这个想法太荒唐了,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毕竟只出现了短短几秒钟的场景,并且现在再想看,无论林凡如何努力都已经做不到了。

林凡呼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异想天开,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太荒唐了。

吃过早饭之后,就已经把这件事忘了,脑子里又开始想着张玲和王欣了。

要不是昨晚发生了意外,他现在已经升华了!林凡默默地把张强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林凡原本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这次的事,他一定会加倍奉还!

刚出门,就发现村民们都急匆匆地往村口跑去。

“喂,二狗。这干吗去啊?”

“新来的村长来啦!听说是个美女呢!嘿,城里的美女,我还真没瞅过。”眼看二狗都要流哈喇子了。

随后挣脱林凡,跟上大部队朝着村头跑去。

林凡眨了眨眼睛,这也勾起了他一丝兴趣。

不紧不慢地跟在人群后头。

村头罕见地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张强和几个村干部,穿的人模狗样笔直站着。

一对年轻男女被围在人群中间。

女子身着洁白的连衣裙,瓜子脸,樱桃嘴,高翘的鼻梁,水灵灵的大眼睛,细腻红润的皮肤,窈窕的身段,紧致修长的双腿,穿着一双蓝色的高跟鞋,比在场很多男的都要高上一分。直逼林凡一米八多的身高。

男子戴着一副墨镜,身着西装。拎着两个行李箱,站的笔直。林凡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保镖。看来这女的来头不小啊,上任个村长还要带着保镖。

张强脸上挂着笑容,林凡怎么看都像是奸笑。

女子伸出她的纤纤细手,“你好,我叫李香兰。”

张强忙不迭地两只手握住李香兰的手,“嘿,女同志辛苦了。我叫张强。”

李香兰不留痕迹地把手抽了出来。

身旁的黑衣大汉皱了皱眉头,张强的笑容就立马僵硬了起来。

林凡冷笑,这张强真是不识大小王了。

随后仔细地观摩起李香兰来,越看越得劲,林凡自认为看过的美女不少,可是这李香兰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最重要的是气质,散发出的生人勿扰的气息。

林凡正欣赏着,突然发现发现李香兰身上的那件连衣裙竟然不翼而飞,身穿着三点一式出现在了林凡眼中。

那小小的胸罩根本掌控不住那两只硕大的白兔,仿佛随时要跳出来一般。

林凡屏住呼吸,目光顺着小腹一直往下。

“我靠..丁.字.裤...”

林凡受不了,血气上涌,鼻血喷涌而出。

林凡连忙捂住鼻子,尽量不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再一抬头,发现那调皮的连衣裙又出现了。

他此时才意识到,早上的不是梦!是真的!他真的具有透视的功能!

“我们先办一下手续吧?”李香兰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看光了,甚至是自己最喜欢穿的丁.字.裤都已经被人知道了。

“好叻。”张强爽快地答应了,他很清楚,这李香兰是待不久的,甚至私下和狐朋狗友们下了赌注李香兰能待多久。

“那,张村长,我住哪?”这可不是一个小问题。

张强早有准备,一点都不带犹豫地指着还在抹鼻血的林凡。

“林凡,你给我出来!”

“哈?”林凡预感事情不妙。

“李村长,麻烦你先住在他家了。”张强可怜兮兮地说道。

李香兰皱着眉看着林凡,看着他抹鼻血的样子,有种被冒犯的感觉。

李香兰还想询问有没有其他住处的时候,林凡先不干了。

昨天那笔账还没算呢。

“凭什么?!你滥用权力啊!”林凡大吼出声。

张强听到林凡的声音,更加愤怒,摆出官架子。

“胡闹!林凡,村里就你家没人!宽敞!不住你那,你想让李村长睡田野吗?”

林凡才不吃这套,“爱睡哪睡哪,关我毛事!”

张强微不可查地冷笑了一下,义正言辞地说道,“李村长是来我们灵水村搞经济的,会成为我们村的恩人!你这样配做一个灵水村人嘛?!”

林凡闻言,心里愤恨,狗屁的搞经济,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李香兰最多只能来体验体验农村生活。

不过,这种话,是不能说出口的。还没等林凡反击。

张强又接道,“你要是不让李村长住你们家,以后你们家的补贴就没有理由给你了!”

“你!”林天气节,补贴是他现在还能活下去的重要经济来源。

张强见林凡吃瘪,笑了。马上换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李村长,让你见笑了。麻烦你了。”

李香兰点点头,看着林凡有些犹豫,“我倒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他?”

“没事,他乐意的。是不是?林凡!”

林凡怨毒地看着张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看你能蹦跶到什么时候!

这场闹剧算是结束了,林凡领着这美女村长来到他家。

既然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那就没办法了。人好歹是个美女,就让她好好住着吧。爱美女之心,人皆有之嘛。反正满打满算也住不久。

林凡特意把自己那间风水好的房间让了出来。

但李香兰似乎并不是特别满意,看了半天,给出了一句“挺干净的”评价。

“洗澡的地方在哪?”李香兰一路舟车劳顿,由于灵水村太偏僻了,车都还进不来。走了大半个小时的山里,全身上下早已湿透了。

洗澡...林凡听到这两个不禁又要想入非非。

林凡带着李香兰来到“浴室”。

“啊...这...”李香兰欲言又止。看着眼前这个小木房子,上面甚至还有一些空洞清晰可见,这也太容易被偷窥了吧?

眼光挪向林凡,这家伙长得倒是挺正直的,而且从他刚刚不希望她来他家住的样子,应该不会做出那些龌龊的事吧?

然后又有些不满,李香兰对自己的相貌身材还是非常有信心了。心里一突,难不成这林凡喜欢男的?...

“那个,我想洗澡。”李香兰脸颊微红地看着林凡。

林凡不明所以,这事还要过问他?“啊?洗呗。”

李香兰语塞,“麻烦你回避一下好吗。”

林凡挑了挑眉头,无语,回避一下...就算我回避了,你也一样逃不出我的眼睛啊...林凡很想这样讲。

“里面有洗发水和沐浴露。”说完自顾自地转头走掉。

李香兰进了“浴室”,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之所以决定来到灵水村,完全是因为气不过父母给她安排的政治婚姻。因此和父母定了约定,一年之内,将灵水村的经济带动起来,她就可以自己做主。要嫁给一个她完全不喜欢的人,还不如让她去死好了。

当初还对父亲那爽快的态度有所疑惑,现在看来,父亲真是胸有成竹,灵水村实在是太过落后了,比她想象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李香兰脱下连衣裙,完美的身躯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拿起丁.字.裤,脸变得红了起来,这是她的一个小嗜好。怪羞人的。

山里的水就是清爽舒适,李香兰不禁轻吟了一下。

同时又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她还是非常没有安全感。

此时的林凡躺在床上,尽力不让自己的目光投向李香兰洗澡的地方...

煎熬,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林凡心里一直告诉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可是脑子却不受控制,李香兰三点一式的样子在林凡的脑海里来来回回。还有那条紫色的丁.字.裤...

妈的,不看白不看!

林凡受不了了,眼神渐渐聚焦,透过墙壁,透过薄薄的木板,然后就是...春光乍泄。

此时的李香兰是背对着林凡的姿势,三千青丝自然披散在背后,魔鬼的身材,挺翘的臀部。还有那肉眼可见的调皮的黑色卷曲,以及那神圣之处。

林凡底下的帐篷越来越高,简直要把他的裤子捅破。

忽然,林凡眼神一转,发现在一个墙体转角处有一个人。

那是...二狗!趴在墙角掂起脚。

“我草!偷看?!这还得了!”林凡的正义感爆发。

发现二狗的人不止林凡,还有李香兰,原本她就是非常警惕周围,突然看到一个瘦小猥琐的身影。

怒不可遏,围上浴巾就跑了过去,正巧林凡也下来,准备当场抓获二狗,好好教育他一顿!

结果两人转角遇到爱。

林凡眼尖,一下就看到二狗的背影匆忙往树林中跑去。

连忙指着二狗,想告诉李香兰。

“人!在那...”

“啪!”李香兰二话不说给了林凡一巴掌。

李香兰气愤极了,果然!穷山恶水多刁民。想不到林凡看上去是个憨厚的正人君子,没想到这么龌龊!

林凡被这一巴掌打蒙了,转念想到是被误会了。随即不再说话,绕过李香兰冲到树林去抓二狗。不把二狗抓回来,被误会,传出去,他林凡这辈子可就毁了。得被张强那混蛋弄死!

李香兰的气不打一处来,这人还要不要脸了?气呼呼地回到房间。突然想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惜正在气头上,甩了甩头,不多想。林凡本来就不高大的形象在她心里一落千丈。已经在想办法离开林凡家了。

李香兰拿起手机想给家里告状,发现居然没有信号,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这时候,在林凡家里,敲门的人只能有一个人,那就是林凡。

李香兰的火气还没消,又被点燃了。

愤怒地打开门,发现林凡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手里拎着个人。

李香兰一看到二狗,就想起来了哪里不对劲。身材,那看到的身影的身材,完全不像是林凡这样一米八多的样子,和二狗倒是有些相似....

难道自己打错人了?李香兰脸庞开始充血。

林凡大口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开口,“他!是他!在偷看你洗澡!”

二狗扑通一下就跪下了,声泪俱下,“李村长,我再也不敢啦!我一时色迷心窍,你饶了我吧!”

李香兰看着明显营养不良的二狗,摇了摇头,捏了捏太阳穴。

“算了,你走吧。下不为例。”

“哎,好好好,谢谢李村长,谢谢李村长!”

林凡露出不解的表情,但没有出口。一脚踢在二狗的屁股上,“滚!”

此时的李香兰又羞又怒,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凡,同时心底对林凡的印象又好了起来。毕竟是自己误会他了。

“对不起啊,林凡...”李香兰声如细蚊。

林凡眯着眼睛,摸了摸脸上被抽一巴掌的印记,面带微笑,“李村长,这一耳光可没留手啊。”

李香兰闻言脸更红了,当时正在气头上,用尽了全身力气。

“那你想怎样啊?”李香兰嘟着嘴,气鼓鼓地说道。

然后突然愣了一下,看着林凡,带着怀疑的语气。“你怎么知道他在那里的?”

“呃...”林凡当然不会说他用透视看到的,还只是不小心看到的...

“我想起没有沐浴露了,准备给你送沐浴露呢。”

“吼?是吗?那沐浴露呢?”

“这不,刚准备去拿就看到二狗在那鬼鬼祟祟的吗。”

李香兰盯着林凡不再说话,过了半晌,“我姑且先相信你。”

这话让林凡不乐意了,自己虽然看了李香兰,可自己那是开挂,那能一样吗?

“不是,你什么就姑且相信了?我费那么大劲就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李香兰突然有些慌了,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林凡也是为了偷窥她才偶然发现二狗的。不禁质问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冤枉林凡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有些讨好的语气。

“这还差不多。”林凡瞥了一眼李香兰,“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吃饭时间我会叫你的。”

林凡着实不想再在家里待了,他受不了了。脑子里满是李香兰沐浴的画面,一看到李香兰,自己的眼睛就不受控制地想要穿过去,这样下去迟早有一些他非得失血过多身亡。不过,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了,自己这一身欲火,必须找到地方释放。

目标当然就是张玲了,想到张玲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林凡心中的火就更甚了一分。

李香兰看着林凡火急火燎地出门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她累坏了,倒头就睡。

“张姨~”林凡欢快地敲着张玲家的门,想到等会儿可能会发生的事,就不免有些小激动。

张玲穿着那天晚上的睡裙,诱人至极。

林凡第一时间没有欣赏张玲,而是伸头朝屋里看去,“张姨,杨澜在家不?”他可忘记不了那天的囧事,必须防范于未然。

张玲听到这话,哪会不明白林凡什么意思,低下头小声地说,“澜澜,她出去玩了。”

林凡听到这话,兴奋一下子抱起张玲往屋里走去。

“啊,林凡,你干吗!放我下来。”

“嘿,干吗?张姨,你这是明知故问啊。”林凡笑嘻嘻地说道。

张玲脸颊一红,“你猴急什么!有的是时间,你先放我下来。”

林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把张玲放下。

张玲嗔怪地看了林凡一眼,理了理衣服,问道。“你昨晚怎么没来,人家等了你一宿。”

林凡把被张强坑害的事和张玲说了一遍。

“啊?那你没事吧?”张玲摸了摸林凡的眼睛。

林凡一把抓住张玲的手,“当然没事了。”说着拿起张玲的手亲了一下。

“张姨,我受不了...”

“你...现在吗?不好吧..”张玲害羞地低下头。

林凡忍不了了,嘴巴印上了张玲的小嘴唇。林凡这才发现,原来张玲比他还热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女做完爱后腿软站不稳|用力添别停啊受不了了

女做完爱后腿软站不稳|用力添别停啊受不了了

伦华社11月7日电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说道:&ldquo;安慰安慰孩子吧!&rdquo;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

男人添女人的阴帝图片|山村小神医

男人添女人的阴帝图片|山村小神医

牛根站在牛奋的身旁,他不经意的一撇,正好撇见了站在堂屋门口看向牛奋背影的林蓉。 不知为何,见到林蓉,牛根有种冲过去抱她入怀的冲...

嗯~啊~啊~啊快点|跨在他头上让他添

嗯~啊~啊~啊快点|跨在他头上让他添

外海网11月5日电 事件没有导致我见状趁势上前一步,抓住嫂子细嫩的小手,坚定语气,&ldquo;嫂子别怕!&rdquo;被我们这么多人鼓舞着,我...

天天做都肿了|别再添,我下面受不了

天天做都肿了|别再添,我下面受不了

赵飞燕的房间里传出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哦哦啊啊的声响,赵富贵却心如刀绞。赵飞燕有名病他是知道的,作为一名、性、成、瘾患者,出去搞赵富...

强行女友第一次|用舌头添她下面图片

强行女友第一次|用舌头添她下面图片

卫星网11月1日电近日,林雅没想到许昭乐会向自己表白。 她的心被感动了。 轻轻抱着许昭乐的脖子,用力与之亲吻了起来。 许昭乐...

快快啊用力添别停|污到极致的言情小说

快快啊用力添别停|污到极致的言情小说

&ldquo;你,混蛋,站住!&rdquo;夏天看到冷锋听见自己叫他,不仅没有站住,而且还拉着那个女人迅速跑开,这让夏天气的咬牙切齿,挥了挥...

跨在他头上让他添_女人的味道

跨在他头上让他添_女人的味道

老王年过五十,儿子在城里某上市公司做高层领导,已经结婚买房。 但老王不喜欢城里的生活,选择独自一人留在农村。 邻近傍晚,老王惬意...

按在浴室门上做到腿软&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按在浴室门上做到腿软&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夜晚,李二蛋迷迷糊糊地起床撒尿,就听到水塘那边传来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他揉了揉眼,顿时清醒了大半。入夏后,村里偷偷到水塘去洗澡的...

给他们轮着尝尝你的味道|他添的我死去活来

给他们轮着尝尝你的味道|他添的我死去活来

李强抱着我妻子的瞬间,我妻子意识到了什么,惊呼了一声。我感受到妻子的紧绷,这一刻我的心脏也兴奋的快要跳出来&ldquo;老婆,强子很想...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啊好大好涨呀皇上好美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啊好大好涨呀皇上好美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