卟磁一声尽根而没农民工|啊~啊~局长~用力~啊

2019-11-08 08:07:38

 前些年,桃子老喜欢扶着村东头的那颗老槐树呕吐,因为怀孕了,妊娠反应很厉害。

开始的时候,上工的村民还常常上去慰问,以示关心,后来就不理她了,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张大牛就过去帮着老婆拍后背,说:“你在哪儿吐不好,非要在这儿,大家会笑话你的。”

 文学

桃子嘴巴一撇说:“笑话啥,又不是养汉子?大牛,你说我这次怀的是不是儿子?”

张大牛说:“就你那样子也能生出儿子?一肚子闺女,咋就光生闺女呢,就不能鼓捣个小子出来?”

桃子一看男人损她,心里很不服气,骂道:“生儿生女老爷们是关键,你们家的茄子能长出黄瓜来啊?”

张大牛发现媳妇揭他的短处,就不搭理她,扛着锄头回家了。

果然那次生出来的还是闺女,也是张大牛最后的一个女儿,名字叫多多。

多多就是多余的意思。

也许是干的缺德事太多了,张大牛怕遭到报应,更怕报应落在五个闺女的身上,所以对五个闺女管的很严,不许她们跟陌生人说话。也不许她们跟村里的小青年来往,更不许半夜出门。

有时候,就是一条公狗从闺女的身边走过,张大牛都要对狗透过一种仇视的眼光,觉得狗沾了他家的便宜。

曾经有一次,大闺女丁香跟着张大牛到田里去种地,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半路上有两条狗在打架,一公一母……

丁香十分的好奇,不知道它们在干啥,就目不转睛地瞧。

结果被张大牛发现了,张大牛气急败坏,举起锄头,一锄头下去,就把两条狗给轰开了。

两条狗受到崔然一击,吱吱尖叫着跑走了。

丁香就问:“爹,他俩在干啥?你为啥打它们?”

张大牛老脸一红,两只牛蛋似的大眼一瞪,怒道:“管你屁事!女孩子不许看这个,听到没有?”

丁香不知道两只狗在干啥,也不知道爹为啥要生气,只是觉得那两只狗很无辜,平白无故被揍一锄头,冤不冤啊?

从哪儿以后,两条狗就跟张大牛结下仇,每次见到张大牛,两只狗都呲着牙,咧着嘴,竖着耳朵,冲他汪汪尖叫。

张大牛轰它们,两只狗尾巴一翘,冲张大牛就扑了过去,张嘴就咬。

张大牛吓得抱头鼠窜,被两条狗整整撵了三条街,裤子也被撕扯了,差点光屁股。

再后来丁香慢慢长大了,她看了很多书,从书上她知道,原来两只狗那天在干那个事儿……

她的心里就慌乱慌乱的,觉得脸红,女孩子就开始春心荡漾了,于是她就开始在村里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丁香把村里所有的小青年全部检测了一遍,从身高到长相,最后再到气质,层层过滤,最后把目标锁定了小中医王二宝。

王二宝在村里是很出众的。浓眉大眼,皮肤白皙,是个白面书生,非常的有气质。

丁香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气质,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帅气。

王二宝长得非常的帅气,身上透过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整天笑嘻嘻的,一笑脸上俩酒窝,小姑娘一样。

特别是喜欢帮助女孩子,给女孩子看病检查身体的时候非常的热心。

丁香的心就热了,不知道为啥,他总想伸手摸摸王二宝的胸肌,也想被男人抱在怀里亲一下。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开始思春了,身体已经发育成熟。恋爱的种子正在拨动她少女思春的琴弦。

可是丁香怎么也想不到,王二宝同样把目标锁定了她。

王二宝在炕上翻腾了一夜,最后他拿定了注意,要对张大牛的闺女下手,最合适的就是丁香。

早上起来,他洗了脸,吃了点饭,牵着自己的那头老牛上了蟒砀山。准备去放牛。

二宝跟着爹学医已经将近一年,对各种草药都熟悉,也懂得一些简单的配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医书。

每次放牛,牛在旁边吃草,他就翻出医术研究琢磨。

二宝牵着那条老牛,怀里揣着那本医书走出了村子。刚刚走出村子,他忽然发现张大牛的大闺女丁香在井台的前面打水。

女孩子把水桶打满,挑在了肩头上,扁担一敲一敲的,她脸蛋润红,额头上香汗淋漓。

因为是夏天,丁香身上的衣服不多,只有一件花格子汗衫,汗衫很薄,透出一大片好景色。

二宝一看机会来了,屁颠屁颠冲了过去,冲着丁香打招呼。

“呀,丁香,你还打水哩,看你这身子骨弱的,小心被扁担压坏了。”

丁香说:“二宝哥,俺家没有男人,爹年纪大了,只能俺去挑水。没办法啊。”

王二宝说:“你放下,放下,我来帮你挑,你是女孩子,怎么能干力气活呢?”

丁香就把扁担放下,王二宝乐呵呵把扁担挑在了肩头上。一边走一边说:“咱是好邻居,以后家里有啥力气活,你就招呼一声,我一定过来帮你。”

在乡下邻居之间相互帮衬是很正常的,这没有什么,二宝就是要借故靠近丁香。

想要报复张大牛,就必须要咔嚓掉他闺女,想要靠近她闺女,就必须要付出辛苦。

总不能你一招手,他闺女就跟你上炕吧?

二宝挑着水在前面走,丁香拉着老牛在后面跟,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张大牛的家。

将水倒进水缸里,王二宝看看四下无人,觉得是时候勾搭了,于是乐呵呵问:“丁香,家里就你一个人?俺叔叔婶子呢?”

丁香说:“爹跟娘到地里收高粱去了,家里就俺一个人,二宝哥,你渴不?俺去给你倒水。”

王二宝没有要走的意思,不把丁香勾搭到手他誓不罢休。

丁香端来了水,递在了二宝的手里,王二宝就问她:“丁香?你今天多大了?”

丁香听到二宝问她的年纪,脸蛋一下子红了,不好意思起来,用手搓着衣襟,羞答答说:“咱俩同岁……你忘了?”

二宝接着问:“那你……有男朋友没?”

丁香的脸蛋更红了,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俺还小……没呢,不急,不急,二宝哥,你有女朋友没?”

王二宝说:“好巧,我也没有,丁香。”

“嗯,”

“你看我也不小了,你也不小了,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有点喜欢你,不如咱俩……好吧。”

“啊?”丁香吃了一惊,怎么也想不到二宝会这么主动,这是赤果果的追求啊。

“二宝你……你怎么这么说?羞死人了。”丁香的脸跟红布一样,一颗小心差点飞出胸口,突突乱跳。

王二宝就是这么主动,他巴不得立刻把村支书的闺女哄上炕。

二宝发现丁香羞答答用手指搓衣襟,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傻丫头这是默许了。

他的胆子更大了,上去拉住了丁香的手:“丁香,我真的喜欢你,每天想看到你,想你想的睡不着,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拿起筷子端不起碗,端起碗来手腕软……”

丁香跟触电一样,猛地把二宝的手甩脱了,骂了声:“你坏蛋,净欺负人家。不理你了……”说完以后,女人身子一扭,扑进了屋子里,砰地关住了门。

丁香的身子靠在门板上,脸红心跳,小鹿一样狂乱不堪。

想不到二宝会当面向他示爱,她觉得很浪漫,也有点受不了,天旋地转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激动还是兴奋。抬手捂住了脸,然后一头扑倒在被子上,半天没好意思爬起来。

王二宝看着丁香扑进了屋子,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二宝跟着丁香的身影扑进了屋子,慢慢上去抱住了她的肩膀:“丁香,咱俩好吧?以后你家有啥活儿,我一个人全包了,因为我……喜欢你。”

丁香的脸再一次红了,用手搓着衣襟,有点手足无措。

王二宝这小子张口闭口喜欢她,弄得她心里直痒痒,真想答应他,可是女孩子的羞涩却让她张不开口。

二宝上去抓住了丁香的手。“丁香,我真的喜欢你,我想娶你做媳妇,你同意不?”

丁香的身子晃啊晃,两个胸脯也摆啊摆,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样子腼腆极了。

“你要是同意呢,就点点头,不同意就摇摇头,点头摇头。”

丁香不说话,轻轻点了点头,脑袋差点埋进沟壑里。

王二宝高兴极了,猛地抱住了丁香,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女孩子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两排齐齐的牙印。

也赶上王二宝的力气大了点,跟猫头鹰一样,差点叼走丁香脸上的一块肉。

丁香没防备,一下子就被王二宝亲蒙了,女孩子红了脸,羞答答说:“二宝哥,你坏,你坏,欺负人家……”

这可是丁香的初吻。十八年来,从没有男人亲过她的脸颊。她的心小鹿一样,跳得更欢了。

王二宝擦了擦嘴巴说:“丁香,你嫁给我吧,咱俩亲嘴吧。”

“亲嘴,为啥要亲嘴?”

二宝说:“你没见人家外国人嘛,两口子都亲嘴的。”

丁香的身子还是在晃荡:“可咱们……不是两口子啊。”

“不是两口子也能亲的,你嫁给我吧,一天不见你,我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辈子俺非你不娶。”

王二宝伸手一拉,丁香站立不稳,倒在了他的怀里,他把头低下,去亲女孩子的脸颊。顺便把她压倒在了土炕上。

丁香赶紧挣扎:“二宝哥,别,被人看到不好,会笑话的。”

“谁笑话?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两口子没人笑话的。”

王二宝气喘吁吁,心跳开始加速,一边压着丁香,一边在女人的脸蛋上亲,两只手也没有闲着,穿过她的衣襟……

丁香挣扎几下以后竟然不动了,脸蛋红的像块绸子布:“二宝哥,其实俺也稀罕你。也想跟你好,可俺爹不会同意的。”

“没事,咱俩偷偷的好,不让你爹知道不就行了。”

王二宝就这样把丁香按倒在了土炕上,他的唇吻着她充满香气的脸。

丁香闭上眼,轻声唤着,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心里激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潮涨。

丁香的身子就像一条绵软的水蛇扭曲起来,一个劲的乱挺。她觉得自己有点坏,可是又无法控制。

王二宝好像充满了无限的魔力,让她不能拒绝。

丁香特别的害羞,她蜷缩着身子,用双手捂着脸颊,脸蛋像喝醉酒那样红扑扑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王二宝没打算对丁香下手,只是想亲亲抱抱,可是当丁香的身子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有点把持不住了。

哪知道这时候一件怪事发生了……忽然感到屁屁疼。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恶狠狠给了他一棍子……

抬头一看,原来是丁香的爹老子张大牛……张大牛怒气冲冲,手里举着一根扁担,冲着他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把王二宝吓得嗷地一嗓子,翻身从丁香的身上爬了下来,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张大牛跟桃子在地里掰完了玉米,推着小车赶回来了,还没有走进屋子呢,他就听到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张大牛很迷糊,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啥事,还以为两只狗在里面打架。

走进去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王二宝趴在闺女丁香的身上,两个人抱在一块……

王二宝气喘吁吁,丁香也是气喘吁吁,丁香的衣服扣子都开了,还好自己回来的及时,要不然闺女就完了。

把张大牛气的七窍生烟,好悬没有晕死过去。王二宝你个王八蛋,竟然要睡了我闺女,爷爷跟你拼了。

张大牛二话不说,抄起小车上的扁担,冲着王二宝的屁屁蛋子砸了过去。

咣当一声,王二宝的屁屁上出现了一条红红的血淋。他发出了竭斯底里的一声惨叫:“啊……痛啊!”

张大牛抡起扁担,第二次冲王二宝的脑袋砸了过来。

这一次拍空了,二宝的身子很灵巧,早已爬了起来,连滚带爬滚出去老远,扁担拍在了地上。

二宝爬起来就跑,一步没有迈开,脚底下一绊,来了个黄狗吃屎,扑通厥倒在地上。他爬起来拉开街门冲上了大街,一溜烟的没影了。

张大牛举着扁担嚎叫着,奔跑着,跟撵兔子一样,把王二宝追出去老远。

一边追一边骂:“王二宝!老子日你先人!竟然欺负我闺女,我他妈的跟你没完!”

俗话说的好,好狗撵不上怕狗,王二宝因为害怕,就跟屁屁上安装了火箭一样,跑的很快。

张大牛返回家门的时候,他老婆桃子已经帮着丁香扣好了衣服。丁香不说话,低着头非常的害羞,不知道该怎么跟爹娘交代。

张大牛义愤填膺,咬牙切齿,一巴掌冲丁香拍了过来,大骂一声:“你个不知羞耻的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大牛一巴掌拍过来,丁香的脸上出现了五个红红的指印。丁香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头一低捂着脸跑进了西屋,身后撒下一阵缀泣声。

张大牛气喘吁吁,一屁屁坐在了地上,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桃子赶紧过来安慰男人:“她爹,你别生气,女大不由娘,儿大不由爷,孩子大了,到了这个年龄,找男人也是正常,别气坏了身子。”

桃子说的也是实话,当初她跟张大牛就是偷偷钻了高粱地,还没成亲就偷吃了禁果。

年轻人火力大,谁不干这个事儿啊?没啥可丢人的。

张大牛大呼一声:“报应,报应啊!她这是败坏门风啊。”他顿足捶胸嚎哭起来。

闺女的受辱激起了张大牛冲天的愤怒,他非要把王二宝生吞活剥了不可。

这些年张大牛干了很多丧心天良的禽兽事儿。

他知道报应早晚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王二宝这个兔崽子,老子跟你没完。

张大牛气急了,猛地爬起来,扛着扁担怒气冲冲飞出了家门,他要找王二宝算账。

来到王二宝的家门口,张大牛举起扁担,把王二宝的家门砸得呼呼山响。

咚咚咚,咚咚,“王二宝!你个兔崽子,给老子滚出来,我要剥了你的皮!”

王二宝的爹王炳林正在家里收拾玉米棒子,听到街门响,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他赶紧冲出家门去看。

王炳林露出了半个脑袋,一看是张大牛气势汹汹站在家门前,首先吃了一惊:“支书,这是咋了?”

“咋了?我不找你,我找王二宝。”

“二宝没在家,他哪儿得罪你了?有话咱家里说。”

张大牛不好意思开口了,这种事儿只能捂着盖着,不能让村里人知道。

万一被人知道,丁香的名誉就毁掉了,闺女以后咋嫁人?别看张大牛气势汹汹,真来到王二宝的家门口,他就胆怯了。

张大牛的老婆桃子不在乎这个,桃子胸脯一挺,两脚一蹦,俩胸脯一颤,孙猴子一样,噌地蹦到了王炳林的跟前,指着王炳林的鼻子就骂。

“王炳林你个天煞的,咋教育儿子的,小小年纪就惦记俺闺女。刚才二宝在俺家,把俺闺女丁香给睡了,你赔,你赔。”

桃子一使劲,上去揪住了王炳林的耳朵,生生把王炳林从门里给拖到门外,几乎把男人的耳朵扯成风筝

王炳林被扯得哇哇大叫:“你轻点,这不是驴耳朵,桃子,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

“我说个屁!你儿子把俺闺女睡了,赔钱,快赔钱!”

桃子气势汹汹,在王炳林的屁屁上咣咣踢了好几脚,把王炳林追的满街乱跑。

好男不跟女斗,王炳林赶紧躲闪。

听说儿子把人家闺女给睡了,他先是吃了一惊,但是紧接着又兴奋起来。

王炳林的心里还美呢,哇,这小子好厉害,不亏是我的种,村支书的闺女也敢睡,有魄力,够胆量,没准将来是条好汉。

桃子脱下了鞋,用鞋底子在王炳林的身上一阵乱抽。几乎把男人的脑袋抽成西红柿。

王炳林招架不住,一头冲进了家门里。刚刚进门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原来是二宝娘。

二宝娘在家里做饭,听到外面吵闹,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放下勺子出去观看,没想到男人会撞进自己的怀里。

也赶上二宝娘的身量大了点,跟弹簧一样,男人的脑袋撞在她的身上,几乎把王炳林撞个趔趄。

二宝娘扶住了男人问:“他爹,这是咋了?”

王炳林说:“桃子,桃子打我。”

“为啥?”

“她说咱儿子二宝睡了他闺女丁香,刚才在她家里。”

‘“啊?有这事儿?”二宝娘一听高兴坏了,儿子本事啊,也长大了,是时候娶媳妇了。

可是桃子打她男人就不行,我家男人凭啥被你追的满街乱跑?亲娘祖奶奶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分明是不给我面子,姑奶奶跟你拼了。

二宝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俩胸脯一甩,双脚一颤,也从家门里冲了出来,跟桃子对骂。

“你个臭娘们,干嘛打俺男人?”

桃子怒道:“你儿子欺负了俺闺女,小小年纪就惦记俺闺女了,子不教父之过,我找王炳林算账。”

二宝娘怒道:“你放屁!俺儿子欺负你闺女?你闺女欺负俺儿子吧?那是你闺女愿意。吃亏的是俺儿子,不是你闺女。你赔俺儿子,赔俺儿子。”

“你……”桃子无语了,他知道二宝娘很厉害,不但胡搅蛮缠,也是方圆百里最出名的阉猪悍将。

二百斤重的猪,二宝娘一只手就能按趴下,一把阉猪刀舞动起来风雨不透,只见刀光不见人影,江湖人称“神刀铁娘子”

跟二宝娘交手,她只能当猪被二宝娘给阉了。二宝娘不但能让公猪杨伟不举,也能让女人不孕不育。

“你……你不是人,袒护自己的男人跟儿子。”

“你才不是人……”

两个女人当街对骂,言语不堪入耳,乡下老娘们骂街就这样,张嘴就揭短。

大街上都是人,大家嘻嘻哈哈围过来看热闹,被桃子跟二宝娘逗得哈哈大笑,腰都直不起来。

张大牛有点后悔,觉得不应该来闹事,这种事只能吃个哑巴亏算了,闺女的名节要紧啊。

这么一闹,全村人都知道王二宝跟丁香上了炕,闺女以后咋嫁人啊?

张大牛扑上去,拉住了媳妇桃子的袖子,拖死猪一样,把女人拖回了家,进门以后插上了门闩。

桃子还不服气,俩胸脯一鼓一鼓上下起伏,只骂男人没出息,应该跟王炳林拼命。

张大牛怒道:“你懂个屁。以后这种事不能提,闺女还要嫁人呢。”

桃子这才知道男人拉她回家的原因,是为了顾及丁香的名节,也就不闹了。

张大牛冲进了闺女丁香的屋子,丁香正趴在炕上哭,女孩子委屈急了,肩膀一抖一抖,样子煞是可怜。

她不知道爹为啥打她,不就是男欢女爱嘛?她喜欢王二宝,一直想跟他在一块。

男人跟女人在一块,当然要上炕了,要不咋生孩子?再说她跟二宝也没有发生啥啊,不就是亲亲抱抱嘛。

丁香想嫁给二宝,给他生很多孩子,她憧憬过自己的未来。

张大牛叉着腰,气冲冲怒道:“哭,你还有脸哭?家里的门风都被你给败坏了,你还知道丢人不?以后不能见王二宝,再看到你跟他在一块,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丁香怒道:“打,你打死俺算了,俺就喜欢二宝哥,俺要嫁给他做媳妇,你管不着。”

“你……你看我管得着管不着,从今天起,你不许出门,在家闭门思过,饿你三天。”

张大牛说完,咣当关住了房门,丁香听到了房门落锁的声音,爹从外面把门锁死了,将她关了禁闭。

王二宝是晚上回的家,他在外面躲了整整一个下午。

他知道张大牛一定会到家里找麻烦。但是他不怕,因为他娘可以独当一面,二宝娘可厉害了,谁都不怕。

日落西山以后,二宝才偷偷摸摸返回家,跟过街的老鼠一样。

走进家门,将那条老牛栓进了牛圈里。爹跟娘已经做好了饭,等着儿子回家。

两口子心里那个兴奋啊,儿子大了,知道找姑娘了,这是好事儿。

二宝娘一下子把儿子拉上了餐桌,问长问短:“儿子,跟娘说说,有没有把丁香咔嚓掉?”

王二宝脸红脖子粗,不知道咋跟娘回答。其实二宝没把丁香怎么样,刚刚才有了冲动,没想到张大牛会在后面拍了他一扁担。光顾逃命了,根本没有尝出啥滋味。到现在屁屁还疼呢。

王炳林瞪了媳妇一眼:“你跟孩子说这个干啥?他还小呢。”

王炳林吧嗒抽了一口烟,浓浓的烟雾从长满胡子的嘴巴里喷飞出来。他吹干净烟锅里面的烟屎,在桌子腿上磕了磕,缠起来别在裤腰里,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女做完爱后腿软站不稳|用力添别停啊受不了了

女做完爱后腿软站不稳|用力添别停啊受不了了

伦华社11月7日电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说道:&ldquo;安慰安慰孩子吧!&rdquo;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

胸好涨 啊 用力揉|宝贝你尿出来真好看的小说

胸好涨 啊 用力揉|宝贝你尿出来真好看的小说

中朝社11月5日报道,&ldquo;板凳,你掐一下姐,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rdquo;刘玉兰抓着林小易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放。&ldquo;噗。&rdquo;林...

贯穿稚嫩身体里那层薄膜&我越是喊痛他就越用力

贯穿稚嫩身体里那层薄膜&我越是喊痛他就越用力

&ldquo;谁叫你不让我弄下面的,我就只好借你的小嘴来用下咯。&rdquo; 她娇喘说道:&ldquo;我也想要让你&hellip;&hellip;让你弄下面啊,可...

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摩托车颠簸中用力

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摩托车颠簸中用力

虽然两个人都是在同一个市区里面,但是方志明并没有带着文玥去拜访过这所谓舅舅,所以文玥并不知道曾大胆住在哪里。 这会一看才知...

难耐 压 红 娇 埋 研磨成章|好涨,用力干我

难耐 压 红 娇 埋 研磨成章|好涨,用力干我

做梦都会梦到你。我觉得我是中了你的毒,真想把你搂在怀里,嗅着你身上的芳香入眠,想抱你,想和你舌吻,想进入你的身体和你交欢! 我的脸又...

快一点老师再用力一点|嗯再深一点美死了

快一点老师再用力一点|嗯再深一点美死了

&ldquo;谢&hellip;&hellip;谢你!&rdquo;我声音有些抖,人也紧张,他却离我越来越近,近得我无处躲藏。我在想,这可是车里,又是酒店门口...

紧紧地抓住背后的床单_太诱惑用力干我

紧紧地抓住背后的床单_太诱惑用力干我

新闻网31日报道 我准时到了宾馆,敲开房门后,发现竟然是上一次和我余韵未了的艾薇。 看见我这张熟悉的面具,她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拉着我...

一女六男彻夜疯狂|越不听话男友就越用力

一女六男彻夜疯狂|越不听话男友就越用力

利政社11月1日电 摸了一会吧,地中海便有些不满足了,慢慢的把班主任的短裙脱了下来。 笔直修长的两条美腿,还包裹着黑色丝袜,这时,...

王爷当着王妃的面操陪嫁丫鬟|手指用力弹花珠

王爷当着王妃的面操陪嫁丫鬟|手指用力弹花珠

&ldquo;曾哥,你说的是你身边的这位小朋友吗?&rdquo; 张小妮含笑着看向老曾,媚眼如丝,风情万种。 &ldquo...

快快啊用力添别停|污到极致的言情小说

快快啊用力添别停|污到极致的言情小说

&ldquo;你,混蛋,站住!&rdquo;夏天看到冷锋听见自己叫他,不仅没有站住,而且还拉着那个女人迅速跑开,这让夏天气的咬牙切齿,挥了挥...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