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她摸出了水|自己扶着坐下去

2019-11-07 15:54:29

 摸着小妈刚摘下的小衣,那股子邪火已经按捺不住。全身发热的李二狗马上拾起小衣,送上鼻子一嗅,体内的火焰蹭蹭的升腾了起来……

“这是小妈的味道……真香啊……”李二狗用力地吸着,自言自语的说道。

随即,李二狗便将小衣放在了那地儿,倒腾了起来,此刻他的脑海里不停想着小妈一丝不着、想着小妈不小心滑进去的情形。

 文学

极度的兴奋下,他终于忍不住把那一股浓烈,全部丢在了小妈的小衣上!

兴奋过后,看着那浓烈的玩意儿,心中满是后怕,完了,这可咋整?万一小妈发现原本干净的小衣变成粘糊糊的,她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李二狗心急如焚,想要把东西藏起来,觉得不行,直接仍在那里,也不行,眼看着李二狗如同乱锅上的蚂蚁乱转的时候,厨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二狗,你回来……”

赵悦儿推开厨房门,看到了李二狗刚想要说话,可是当她看到李二狗光着的身子以及他手上的东西,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小妈,我……”

李二狗看着赵悦儿,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下,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该咋解释。

“洗个澡回屋休息去吧。”赵悦儿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变的有些冷漠了起来,走到李二狗的身边,伸出手,“东西还我。”

看着小妈如此冷漠的表情,李二狗心里难受的要命,紧了紧拳头,将手中的小衣递到了赵悦儿手边……

可是赵悦儿还没有接到李二狗手中的东西,她忽然发现自己被李二狗给搂住了,那结实有力的臂膀将她紧紧地箍住,她想要开口说话,可是脸上却迎来了一顿乱啃。

“二狗,你干嘛?你松开!”

赵悦儿没想到李二狗居然敢这样对自己,惊呼之后便有些微怒。

李二狗却全然不顾,死死地搂着赵悦儿,喘着粗气说:“小妈,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难受的紧,你跟我好了吧。”

“别,二狗,别犯错误,我是你小妈,我们不能这样。”赵悦儿双手死命的要推开李二狗,可越是这样,李二狗箍的越紧。

“你又不是我亲妈,咱两没有血缘关系,你刚才不还自己弄嘛,小妈,你放心,我以后就跟你一个人好,等到赚到钱了,我娶你,给你过好日子,让你每天都做幸福的女人!好不好,让我爱你!”

李二狗此刻已经完全被邪念冲昏了头脑,一想到小妈这些年对自己的好,以及小妈滑进去时候那诱人的表情,他便开始摘掉赵悦儿身上的浴巾……

看着赵悦儿白花花的身子,特别是那丰满,他张开嘴便要去吃,可却被赵悦儿的胳膊给拦住了,将那饱满压的变了形状。

“李二狗,你别乱来,我们不能!”赵悦儿依旧挣扎。

可是感受着李二狗的火热,她的心中也早就已经泛起了涟漪,她来到李家这么多年,也守了李二狗这么多年,这些年从未沾染过男人,哪怕是黄瓜之类的东西都没有用过,忽然感受到小肚子上传来的力道,她这样一个久未被灌溉过的女人如何受得了?

李二狗不管不顾,手也顺着赵悦儿的身子探进了那块地里,一探之后,他嘿嘿笑道:“小妈,你都这样了,还说不要呢。”

听到李二狗的话,赵悦儿羞愧而泣,渐渐地放弃了抵抗,任由李二狗在自己的身上胡作非为,但是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却是滴落在了李二狗的胳膊上……

“小妈……”

那炽热的泪水使的陷入邪念之中的李二狗忍不住清醒了起来,看着小妈那哭泣的模样,耸动的香肩,李二狗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小妈,我……对不起……”

赵悦儿擦了擦眼泪,看也不看李二狗一眼,连浴巾都没有裹,就这么一丝不着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看着小妈离去的背影,李二狗心中满是惭愧,他知道,小妈以后恐怕再也不会对自己那么好了吧?

“小妈,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好!我要娶你,还要让你成为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

李二狗紧了紧双拳,眼神之中满是坚定的爱意。

第二天一早,李二狗早早的便起来了,昨晚他一宿没睡,脑子里全都是小妈的身影,起来之后他发现小妈也早就起来了,看着小妈脸上有些憔悴的神色,李二狗知道小妈恐怕也和自己一样,一夜未眠。

“二狗,村里传来消息了,塘河可能会被承包了,以后咱们家这最后的一点补贴恐怕也得落空了。”

赵悦儿的语气有些黯然,不过却并没有昨晚的那种冷漠了,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啥?!”

这个消息如同雷轰一般,在李二狗的脑中炸响。

他跟自己小妈没啥生计来源,本来就是靠着在塘河里捞点鱼能够提高下生计,这塘河要是被别人给承包了的话,那自己和小妈以后的日子可咋活?!

“你也别急,任何事情总是会有转机的,先吃饭吧。”赵悦儿见李二狗如同雷击地站在原地,柔声劝慰了起来。

可是李二狗哪里能够听的进去啊?转身便冲出了家门,朝村委会赶去。

以前村里的这些家伙可没少拿自己好处呢,现在忽然断了自己的财路,这不是开玩笑么?

“哎哟,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了?二狗?你小子干啥呢?找死啊?”

李二狗这才刚冲出家门没多远,便撞到了个人,那人肥头大耳,面色红润,说话间还有酒气喷出,显然,刚喝了酒出门的。

瞧见这人,李二狗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文书,您这是去上班呢?”

这人是村里的文书李富贵,平日里吃喝拿卡,对李二狗更是没有少欺负,但是为了生活,李二狗一直都是忍气吞声。

“老子不上班这么早起来干啥?”李富贵白了李二狗一眼,嘴里有些不太清楚地说道:“你小子干啥呢?这么急匆匆的。”

听到李富贵这么问,李二狗刚才的那股子愤怒也渐渐消失了,他知道,这些杂种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经常送鱼给他们便会被自己威胁到。

“文书,我听说咱们村的塘河要被承包了,是真的不?”李二狗谄媚笑道。

李富贵一听,小眼睛眯起来,打量起李二狗,“小兔崽子,消息挺灵通的啊?咋的?你想要承包不成?”

“文书,我肯定想承包啊,您看,只要您愿意让我承包,我二狗保证让你们家有吃不完的鱼。”李二狗胸脯拍的啪啪响。

“哼,想要承包塘河?让你小妈赵悦儿来跟老子说。”李富贵冷哼一声,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赶紧的送两条鱼给你腊梅婶儿去,今天中午没有下酒菜了。”

说罢,李富贵看了不看李二狗一眼,哼着小曲儿往村委会走去。

看着李富贵离开的背影,李二狗心中,满是愤怒,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狗曰的是他娘的想要搞自己小妈!

“呸,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先搞了你家婆娘!”李二狗呸了一声,却还是朝着塘河走去,毕竟现在他还没有得罪李富贵的资本。

摸了一个多小时,李二狗这才拎着两条鱼走到了李富贵家门口。

二层小洋楼,院墙比人高,仿佛怕人家抢了他家似的,甚至就连院子的大门都是铁门,涂上了朱红色,显得气派十足。

李富贵家李二狗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他看了一圈,发现屋里没人,便将两条鱼放在了院子里准备离开,可忽然有些尿急了起来,李二狗左瞧右看,便朝李富贵家的茅厕跑了过去。

跑进茅厕,刚拉下裤子便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尿了起来,可随后便听到一声娇斥声:“你个要死的李二狗,你尿到老娘一脸咯!”

听到剩下有骂声,李二狗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来是李富贵家的婆娘丁腊梅在小解呢,却没曾想李二狗尿急之下没有看清楚便尿了起来……

李二狗赶忙挪开身子,“腊梅婶儿,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话还没有说完,李二狗便被丁腊梅那白花花的那处给吸引了过去,原来女人尿尿是这样子的啊?

“死二狗,你还看?!”

丁腊梅没想到李二狗这臭小子尿了自己一脸不说,居然还偷看自己,这让她怒不可遏了起来……

“对不起、婶儿,我这就走。”

李二狗道歉一声便要提起裤子离开,可丁腊梅却媚眼一闪,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也为之颤抖了起来,真是个驴货子啊,这玩意儿比我家那扒灰的东西可大了近一半呢,这要是能够跟老娘倒腾一下该有多舒坦啊……

“走?你走哪里去?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你尿了老娘这一脸的可咋说?”

丁腊梅平日里占着自己家男人是村里的干部,自己也是个官太太,平日里都是趾高气昂的,对李二狗这样的穷小子更是颐指气使。

“腊梅婶儿,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我给你把衣服洗了?”李二狗虽然少年老成,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忽然撞见这事儿,他一时间还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咋处理。

丁腊梅瞧见李二狗这焦急的模样,心里好笑,嘴上却冷哼一声,“洗衣服?老娘是脸上被你尿湿了,身子也被你尿脏了,你得给老娘洗干净脸和身子才行。”

“啥?”

李二哥瞪大了眼珠子,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丁腊梅非但没有难为自己,还给自己提出这么要的要求?

给他冲洗身子,那,那岂不是可以看到甚至是摸到丁腊梅了?

一想到可以摸丁腊梅,李二狗便想到李富贵那杂碎想要搞自己小妈的事情,他心里冷笑,李富贵啊李富贵,真是现世报啊,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现在就搞了你媳妇儿,给你戴一顶绿油油的高帽子!

“咋滴,你不同意?”丁腊梅心里暗骂,这不懂事的小犊子,老娘都已经暗示成这样了你居然还不懂,如果不是看到你有这么个资本,老娘非得一脚踹死你不可。

换做平时的丁腊梅恐怕早就揍李二狗了,但是她却发现了李二狗的资本,她家李富贵占着自己的官位,没少搞村里的娘们,这也使的李富贵早就不行了。

她虽然也跟别的男人搞破鞋,可大部分都是他家李富贵为了往上爬,介绍的那些个镇上的老东西,一个个的还没李富贵给劲儿,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李二狗这么个大小伙子,丁腊梅就像是饿急了的猫闻到了腥味一般,哪里舍得放弃?

“不是,腊梅婶儿,我这不是怕文书知道了,到时候……”李二狗故作为难,以进为退。

说实话,他心里是很想要搞丁腊梅来报复李富贵的,特别是丁腊梅本身就长的好看,能够被村里的干部看中的,这脸蛋模样肯定是没的说,最关键的是丁腊梅这婆娘火辣热情,而且刚才瞧见她那两个瓣子大的厉害,这要是掰开来弄一下,那一准能成为活神仙!

“咯咯,小犊子,怕啥呀?婶儿都不怕,你有啥好怕的?”丁腊梅娇笑一声,扭着腚子引着李二狗往她家厨房走去。

走进厨房之后,丁腊梅将厨房的门给关上了,先是洗了把脸,然后将一条长长的软管接在了水龙头上,笑盈盈的将软管递给李二狗,看着李二狗说道:“二狗,婶儿下边儿刚才被你尿脏了,你等下用水帮婶儿冲一下。”

说话间,丁腊梅将她的包臀短裙撩到了腰间,那大腚子被一片红色的小衣紧紧地包裹着,看着李二狗血脉贲张,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你爷爷的,这可真是大啊,这么大还不得把小爷我给夹死啊?

瞧见李二狗盯着自己的身子发呆,丁腊梅心中得意,忍不住微微一荡,特别是想到李二狗马上就能喂饱自己,她一下子没忍住……

“二狗,婶儿好看么?”丁腊梅稍微缓了缓,将小衣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下划拉,这姿态看的李二狗那狗逑子立刻咆哮了起来。

“婶儿,你可真好看,我……我想……”李二狗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了,你爷爷的,这婆娘咋这么会撩呢。

  被李二狗扑倒,丁腊梅故作娇嗔地白了李二狗一眼,啐道:“小坏蛋,也不知道温柔点儿对人家。”

说着,她也不犹豫,直接翻过身子,双手撑在了灶台上,摇摇晃晃地仿佛一条狗似的在摇尾乞怜。

看着那两个瓣子缝里的小衣,李二狗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给撕扯了下来,又是惹得丁腊梅一阵娇呼……

“二狗,快来吧,婶儿饿了,快来喂饱……”

听着丁腊梅这话,李二狗嘿嘿一笑,骂道:“腊梅婶儿,你可真是不要脸呢!文书要是知道你这样,恐怕得弄死你吧?”

“咯咯,就他还想弄死老娘?”丁腊梅咯咯娇笑起来,随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点儿吧,婶儿难受的紧呢,赶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湿成那样了还说自己不是|手伸进她旗袍开叉处

湿成那样了还说自己不是|手伸进她旗袍开叉处

孙晓雪花容失色,吓得不轻,连忙将一旁的毛毯拽过来盖在身上,她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时,因为听到了老宋雄壮、粗重的...

自己扒开夹子夹|第一次进不去很正常啊

自己扒开夹子夹|第一次进不去很正常啊

靳北然在她心里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宁熙不是没问过自己,但她并没有得出答案。像南嫣那样,完全把他当亲哥?好像不是。亲情不掺杂占有裕...

灌满 小腹鼓起 不愿出来,她感觉自己像要被撕裂

灌满 小腹鼓起 不愿出来,她感觉自己像要被撕裂

&ldquo;小雅,你这是&hellip;&hellip;&rdquo;说没一点反应都是不可能的,老王心里欣喜不已,眼前这么一个大美女就帮自己脱衣服,况且那完...

自己撅好扇肿_把屁股挠起来

自己撅好扇肿_把屁股挠起来

照片上女人的脸跟嫂子确实一模一样,但下半身某个部位却跟嫂子现在的形状有些不同。嫂子可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儿,所以在我观察的时候有意...

恩哈坐着摇自己来,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恩哈坐着摇自己来,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ldquo;不麻烦你了,我还是去驾校里用教练车学吧!&rdquo;当我把自己的方法说给表嫂听后,她立马拒绝了。我知道,表嫂是在担心我像教游泳...

异地干柴烈火|自己扒好分开求惩罚

异地干柴烈火|自己扒好分开求惩罚

老王征的张巧巧同意之后,直接躺了下去,双手抓着被单,闻着张巧巧床上被褥的香味,十分歉意,就应该这样,这样感觉是最好的。不过老王不...

宝贝 把逼搬开 坐上去自己动|舒服到那个点会全身抖

宝贝 把逼搬开 坐上去自己动|舒服到那个点会全身抖

&ldquo;你看那边有一个厕所,现在咱们两个人的xi&agrave;tǐ都脏了,要不咱们到厕所里面去把咱们的xi&agrave;tǐ都清理一下吧,就这...

前男友说想喝我喷的水|女朋友喜欢在上面自己动

前男友说想喝我喷的水|女朋友喜欢在上面自己动

"等一下! "我拉住丈母娘。 丈母娘的房间是家里最差的一间,窗户坏了一年多还不舍得修,我穿好衣服,从她窗子溜到院内,还...

我的15个厂妹故事,将她的臀部尽量的贴近自己

我的15个厂妹故事,将她的臀部尽量的贴近自己

他当然知道老师要做什么了,但是他觉得现在是老师在做主导,所以也不好意思在主动做什么,慢慢的见到老师,把他的棍子捅到了那边秘密花园...

自己把腿张开穿环惩罚|按着按着他进入了我

自己把腿张开穿环惩罚|按着按着他进入了我

想到赵长远以往的变态行径,还真的有可能以此来满足他那病态的心理,我一颗心愈来愈沉,肚子里也是忍不住的反胃。可很显然,我还是低估了...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