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壶装满浊液银|宝贝 取悦我 快点

2019-11-07 15:38:30

 第二我被一阵急促而巨大的拍门声惊醒,不耐烦的出去开门,刚到厅门边,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我的门给踹开了,就在我发愣的功夫,胡汉升冲过来一拳砸我脸上,我踉跄着摔地上,鼻血都出来了。

 

 

他追过来要踩,我连滚带爬的后退避开,怒问他说:“胡汉升,你干嘛呢?发什么神经?”

 文学

 

 

“我发神经?我发NM的神经。谁TM批准你带我老婆回家的?我当你是兄弟,你TM给我上颜色。”

 

 

我气着了,站起来指着他鼻子骂:“还讲不讲理了?你TM昨晚把老婆输给我了,我带回来怎么了?啊呸,不对,是你老婆非要跟我回家的。”

 

 

胡汉升显然还记得昨晚的事,他被我抢白得脸红耳赤的,嘴硬说:“我昨晚那是喝高了,作不得数。亏你还是我朋友,我老婆要跟你回来你就真带呀?你不会把她给我送回家去?”

 

 

“哎哟我去。喝高了?那昨晚你借我的钱是不是也作不得数了?我还送你老婆回家,她一个大活人,我怎么送?给你绑回去呀?”

“那当然,我都喝高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借给我钱干嘛?那不是坑我吗?我就是再傻也不能一万块就把老婆抵给你啊!韩潇,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老实说,你是不是早看上我老婆了,所以才经常借钱给我?”

擦!他居然猜到了。

我死不认账:“放NM的狗屁,我是那种人吗?我又没逼着你问我借钱,是你不愿意借別人的,我肯借给你,还是我错了?你还讲不讲道理?”

“那我不管,反正你肯定是有预谋的。我老婆呢?你昨晚有没有碰她?MD,便宜都让你占了,以后別想我再还你钱,你TM就是个骗子。”

哎哟我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这是借机发挥,想赖掉欠我的所有账呢!没发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以前还觉得他人挺不错的,许是今天早上酒醒后突然灵光一闪想出这么个主意才来闹的,连求证我有没有碰他老婆都不愿意求证了。

我气得不行,正要骂回去,客房门“啪”的一声推开,苏春儿黑着脸出来,骂胡汉升说:“你闹够没有?你什么意思?拿我的身子给你抵债呢?胡汉升,你思想能不能別那么龌龊?我跟韩潇回来,不代表我愿意跟他睡,我TM就没跟他睡,你就认定了我给你戴绿帽了是吧?行,我以后就不回去了。一万块不够是吧?韩潇,我现在就拿自己跟你作价,以后我把我自己卖给你,他欠你的债就一笔勾销了。”

说完苏春儿压根不听胡汉升解释,通通通就出门了。

胡汉升其实挺怕老婆的,苏春儿那么说,他吓到了,追着出去,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脑袋还嗡嗡的,苏春儿这话是真是假呀?要是真的,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就可以实现了?

我在家里傻笑了很长时间,脸疼都被我忽略了,洗脸的时候擦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才骂了胡汉升几句。

无意间看到衣挂上挂着条黑色镂空的女式蕾丝内内,我心里一个激灵,苏春儿刚刚出门不会是裙下空着的吧?她去上班还是干嘛去了?

我琢磨着这么长时间胡汉升也不可能再缠着她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两声后,话筒里传出苏春儿一声“喂”,似乎还带着火气。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嫂子,你们没吵了吧?和好了没?”

“和好个屁。叫我春儿,你再喊一声嫂子,看我还理不理你。”

额!

我弱弱的喊她一声春儿,然后说:“你在哪儿呢?上班?”

“不然呢?你究竟想说什么?你打给我不会是想做和事佬吧?姓胡的那么不要脸,你不会是还当他是你朋友吧?”

依着我一惯的作风,我当然是笑呵呵的说:“升哥也只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等他知道我们俩什么事都没有以后,对我的态度肯定不一样。”

“少来。你昨晚偷窥我,我也摸你了,咱们能没事吗?”

我叫屈说:“春儿,你可不能陷害我。我昨晚真没偷窥,摸我那是你的事,他不能把这个算我头上吧?”

“啧!韩潇,你怂不怂呀?承认跟我有事你觉得亏是吧?还说你喜欢我呢,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呀?”

这话我可受不住,忙说:“不亏不亏,绝对是我占便宜了。我这不是担心你跟升哥嘛!所谓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就是再喜欢你,那也得在乎你的感受呀!你跟升哥肯定是有感情的,事情不到不可挽回,还是不要轻言放弃的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苏春儿声音突变温柔,问我说:“你承认喜欢我了?值得吗?我都给人做了十年老婆了,人老珠黄,你喜欢我图什么呀?”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否认就矫情了,所以我一咬呀,默认说:“值得。不管是等你十年还是二十年,都值得。你一点都不老,还跟十年前一样,像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反倒是我,这些年熬夜太多,都有小朋友管我叫大爷了。”

苏春儿噗嗤一声被我逗笑了,带着嗔意说:“你这傻大爷。”

她对待情人般的昵语让我受宠若惊,半晌说不出话,也不知道她非要我承认喜欢她是什么个意思。

“傻瓜,你打给我想干嘛?有话快点说,我等一下要忙了。”

我这才想起原意,于是问她说:“你从我家里出去,是不是直接去上班了?”

“对啊!怎么了?”

我脸颊发热的说:“我在洗澡间里发现一条女式内内,是你的吗?”

“对啊!”苏春儿说:“昨晚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弄湿了,就没穿……嘿嘿,你是想问我有没有穿内内上班是吧?”

我:“……”

苏春儿吃吃笑道:“刚刚呀!我对面有个男同事东西掉地上,他下去捡,我故意张开腿吓他,他把头都磕破了。”

我联想到那幅画面,有点吃醋的跟她说:“我都没看过。”

苏春儿被我逗乐了,可能是引起同事注意了,她捂着话筒,我都能听到回音了,只听她小声说:“谁让你假正经,活该!”然后语气暧昧的说:“你想看我晚上给你看好不好?”

我一听,激动得不行,她的意思是还会来我家咯,我还以为她走了就不再回来呢。

“挂了挂了,领导发现了,拜拜拜拜。”

我听着话筒里的茫音傻乐,上班的路上脚步都是轻飘飘的。

一到公司我就被刘曼丽那臭女人逮着骂:“韩潇,你眼里还有没有老板?还有没有我这个设计总监?每天都迟到,你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呢?”

我笑吟吟的没理她,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就去泡咖啡喝。

刘曼丽骂骂咧咧的找老板诉苦,我徒弟小诗跟进来撞我肩膀说:“师傅,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叫你去玩也不去。”

我往她洞开的领口里一瞄说:“等你长大点再说,现在都没手感,怎么玩?”

小诗今年都二十二了,发育得还像初中生似的,B都不一定有。不过她身材是真好,小翘臀挺诱人的,只可惜她不喜欢穿裙子。

我总觉得臀翘的女孩穿裙子更要味道,就像苏春儿一样。

“你都不玩,它怎么会长大。”小诗跟我一样没羞没臊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讨厌不要嘛快点给人家|男友的太大作的太痛了

讨厌不要嘛快点给人家|男友的太大作的太痛了

新闻网7日报道王若曦的脸色依旧通红,&ldquo;是我的衣服,您先回去歇着吧。&rdquo;然后拎起睡衣围在身上继续去做饭去了。被王若曦的动作...

他总是要不够她|你个浪货快点水真多

他总是要不够她|你个浪货快点水真多

&ldquo;吴大爷,您跟静雅的关系可真好呢,看的我都羡慕嫉妒恨了。&rdquo;刘晓楠酸酸的说道。赵静雅把小嘴巴一噘:&ldquo;哼!我和吴大爷...

女主穿着裙子跨坐在男主身上|快点啊尿出来了

女主穿着裙子跨坐在男主身上|快点啊尿出来了

零星网11月6日电和倩倩大战醒来以后,老陈两人是被妈咪的来电吵醒的。倩倩拿起电话一看,已经是晚上7点30分了,天啊,她可是7点上班的。...

坏蛋讨厌快点干人家要吗&女朋友被前任撑大

坏蛋讨厌快点干人家要吗&女朋友被前任撑大

在我爸脱光了身体坐在那里高耸着身下的时候,我妈向我示意了一下眼色,我立刻明白了意思,也起身把内裤脱了下来,弹出来的东西,是更加夸...

嗯~啊~啊~啊快点|跨在他头上让他添

嗯~啊~啊~啊快点|跨在他头上让他添

外海网11月5日电 事件没有导致我见状趁势上前一步,抓住嫂子细嫩的小手,坚定语气,&ldquo;嫂子别怕!&rdquo;被我们这么多人鼓舞着,我...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嫂子阿雅躲在刘二瞎的怀抱里,看在外面一波高过一波的巨浪,娇躯忍不住簌簌发抖。 &ldquo;啊?不,不怕。&rdquo; 刘二瞎此刻正低着头,全...

扶着龙头缓缓坐下汁水四溅|好想快点见到我的宝贝

扶着龙头缓缓坐下汁水四溅|好想快点见到我的宝贝

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走进了夜总会,此时客人正是多的时候,我急忙跑上了楼,走进了金虎的办公室。&ldquo;虎哥不好了&hellip;&helli...

宝贝求我我就快点|在厨房 昂扬滑入老婆闺蜜体内

宝贝求我我就快点|在厨房 昂扬滑入老婆闺蜜体内

从老王跟赵雪进屋,林小兰就一直守在门口,毕竟王大.y&eacute;排阴d&uacute;的方式很特殊,被人看到是很不好的呢。 当老王跟赵雪从房间...

首长闷哼一声顶了进去&大肚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首长闷哼一声顶了进去&大肚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机风 网11月1日消息,&ldquo;沈老师,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换衣服去学校上班。&rdquo; 昨晚周**刚被女婿打了一拳,现在却让她去上班?沈...

少爷们别玩老师_嗯要飞了用了力快点啊

少爷们别玩老师_嗯要飞了用了力快点啊

火热的大手紧紧贴在光洁细嫩的美腿上,十指如同但琵琶一样来回跳动抚弄,阵阵酥麻的感觉让秦菲雪不由自主的分开了双腿,想要享受更多。 ...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