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灼热挤进白浊流出|阴阳师

2019-11-07 11:50:52

    可能是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加上她在那撕心裂肺的尖嚎狂抓着自己的脸,我本想拿着红绳套住她的手腕的,结果却直接连着她的手套住了她的头。

    就在这一刻,她那凄厉惨叫声瞬间消失,她的身体猛地一僵,然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说起来很长,但是也就是短短几秒钟的事情。

 文学

    看到她直挺挺的倒地之后,我不敢相信自己做到了,心中的那股疯狂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虚弱感,两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在我还没回过神之际,我的房门突然被暴力踹开了,老爸老妈和神婆冲了进来,大概他们也是听到了这女鬼之前的凄惨尖嚎了。

    看到这躺在地上的女鬼,看到她那腐烂散发着淡淡黑烟的脸庞之后,老爸老妈的脸色瞬间惨白,眼神惊惧,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而神婆的反应就有点不对劲了,看到躺在地上的女鬼之后,神婆那双浑浊的眼睛猛地一亮,那种眼神中蕴含的含义太复杂,在我看来,那样的眼神甚至比那女鬼绿油油的眼睛还要可怕。

    神婆来到倒地的女鬼旁,眼睛中的光芒越来越盛,老脸隐隐露出一抹激动狂热的神情,无视女鬼那腐烂的脸庞和锋利的指甲,而是死死的注视着女鬼那隆起的大肚子。

    “完美……”神婆颤抖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女鬼的大肚子,那种激动狂热的神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绝世珍宝似的。

    她的手指有些颤抖的划过女鬼的肚子,女鬼的肚皮轻轻蠕动起来,随着神婆的手指划动,女鬼肚中的鬼婴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再度发出那种让人觉得尖锐刺耳的啼哭之声,这一次不止我自己听到了,老爸老妈也听到了。

    看到女鬼那开始蠕动的肚皮,老爸脸色苍白的看着神婆,说道:“李婆,现在该怎么办?”

    对于老爸的问题,神婆恍若未闻,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女鬼的肚子,脸上那激动狂热之色更加的浓郁。

    “还没有成长起来的鬼婴啊!”神婆手指颤抖,两眼放光的激动自语说道:“我没算错,这个时候正好,这个时候正好……”

    说这话的时候,神婆反手从怀里竟然掏出一柄巴掌长的锋利匕首,在我们一家三口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入女鬼的腹中。

    我和爸妈被神婆这举动弄得愣住了,我下意识的开口惊呼说道:“李婆,你……”

    “滚开!”神婆直接冲我吼了一声,神色狰狞,和之前判若两人。

    此时的神婆目露凶芒,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跟野兽似的。

    虽然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但是此时她那凶悍之气根本不是一个普通老人能展现出来的,我怔住了,本能的退开几步,有点惊惧的看着她。

    神婆狠狠的瞪了我们一家三口一眼,随后她就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女鬼的身上,脸上的狰狞之色更加浓郁,眼神中的那种狂热已经彻底不再掩饰了。

    她紧握那柄匕首,狠狠的划开女鬼的肚皮,看那架势,似乎要将女鬼腹中的鬼婴给取出来。

    我虽然震惊,但是并不傻。看到此时神婆这个样子,想想之前感觉有点不对劲的地方,我隐隐明白了一点事情。或许,神婆并不是真的为了帮我,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女鬼腹中的鬼婴。

    虽然不知道神婆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知道,此时此刻的神婆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神婆了,或者说这才是神婆的真面目。

    我挪了几步,来到老爸老妈的身边,老爸老妈的脸色很难看,一是因为女鬼的缘故,另一个原因就是此时神婆的举动了。都不是傻子,此时此景已经很明显了,神婆利用我做饵引女鬼现身,爸妈自然也看出来了。

    老爸瞪了神婆一眼,怒哼一声,不过没有说什么。毕竟此时此刻虽然女鬼倒地,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只能等神婆处理了。关于她拿我当诱饵的事情,等解决了这个女鬼再说。

    看到神婆划开那女鬼的肚皮,看到她激动兴奋的扒开女鬼的小腹掏着什么,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就像是察觉到了危险的本能反应,我的头皮猛地炸开了,直接拽着爸妈往屋外跑。

    刚跑两步,房门砰的一下自动关闭了,房间内的温度骤然下降很多。与此同时,桌上那根红烛的烛火暴涨,幽绿的烛火蹿起半尺多高。

    “哇哇……”那诡异的鬼婴啼哭之声猛地嘹亮起来,极为刺耳。

    此时神婆已经扒开了女鬼的肚皮,双手伸进了女鬼的腹中,抓住了一个黝黑的东西,正在使劲的往外拽。

    被神婆抓住的自然是鬼婴了,四肢瘦小,身体黝黑干瘪,头颅很大。鬼婴此时闭着眼睛,啼哭着挣扎着,但是神婆的双手此时死死的掐住鬼婴的脖子,让它挣脱不开。

    “完美……”神婆一边努力将鬼婴从女鬼腹中拽出,一边两眼放光激动的颤声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供养你,你为我做事……”

    蓦然间,一直躺在地上没有动弹的女鬼突然弹坐起来,困住她双手和头颅的红绳直接被她挣断了,红绳上穿着的九枚铜钱也崩飞了。紧接着,女鬼出手如电,两只宛若铁钳的手直接掐住了神婆的脖子。

    脸上皮肉腐烂的女鬼看着神婆,眸中幽绿光芒大盛,森冷的气息爆发,森声说道:“这是我的孩子!”

    神婆脸色惨白,惊恐嘶声颤抖说道:“不可能,你怎么这么快就能……”

    “咔嚓~”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神婆的颈骨直接被女鬼掐断了,脑袋软趴趴的耷拉下来,一双眼睛圆睁着,不过已经没有了光彩,死不瞑目。

    女鬼随手将神婆的尸体扔到了一旁,把那已经被拽出的鬼婴又按回了腹中,鬼婴还是没有睁眼,微微挣扎了一下,似乎不愿再回到女鬼的腹中。

    “宝宝乖,还不到你出来的时候,再等等!”女鬼轻飘飘的话语中带着些许诡异的阴柔。

    话音落,那只鬼婴不再挣扎,缩回了女鬼的腹中。

    女鬼那之前被神婆用匕首划开的肚皮轻轻颤抖,然后剧烈蠕动起来,肚皮上狰狞的裂口竟然慢慢愈合了,看不出丝毫伤口的痕迹。

    她那锋利尖锐的指甲恢复了正常,腐烂的脸庞和脱落的头皮也逐渐恢复,一双绿油油的眸子更加明亮了。

    她看着我,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嘴唇,脸上带着笑,但是声音阴测的说道:“好玩吗?是不是很失望?”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这件事和我根本没有多大的关系,都是神婆搞出来的。不过就算我现在解释也没用了,她肯定不会相信我的。

    我现在心中何止是失望,看到她杀掉神婆的时候,我心中都快绝望了。

    面对女鬼那阴测测的眼神,我心中颤栗,拉着老爸老妈就要夺门而出。

    猛的一拉没有拉动,还差点把我闪倒了,踉跄一下之后,我才发现老爸老妈此时的神情有点不对头。

    老爸老妈的目光发直,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跟石雕似的。

    “死老太婆的手段虽然不怎么样,不过这壶茶有点门道!”女鬼轻轻抚摸蠕动的大肚子,阴声说道:“除了香灰之外,那壶茶里应该还掺杂了其他的东西,要不然刚刚我也不会大意之下吃了点亏……你之前喝了那壶茶,要不然的话你现在也跟你爸妈一样了!”

    话音一顿,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神中再度露出那种妖媚之色,诱惑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也跑不掉了!”

    说着,她迈步朝我走来,眼神中的魅惑之意更加浓郁了。

    若是在之前,说不定我会被她那魅惑的神情迷惑,但是刚刚喝了那壶茶,加上亲眼看到了她杀掉神婆,最重要的是看到了她之前那腐烂恶心的容貌,我现在心里除了恶心和害怕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你……你别过来……”我满脸惊惧的往后退,声音颤抖的嘶吼着。

    她用手指轻轻的撩了一下额前的长发,面带媚笑,柔声道:“好啊,我不过去,等你过来!”

    她用手指指着我,轻轻勾动一下,舔着嘴唇说道:“放心,不会杀你,只要再来一次就行了,这样我的宝宝就能出来了!”

    我又惊又怕,已经退到了房门边,颤抖着抓着门把手,使劲的想要拉开房门跑出去。但是房门纹丝不动,哪怕我把吃奶的力气用出来都没有用。

    看到我这又惊又慌的样子之后,女鬼眸中那绿油油的光芒大盛,嘴角勾勒出来的弧度更大了,那种神情就像是猫在戏弄耗子一般。

    “你越是挣扎反抗我越兴奋!”她两眼放光,轻轻一挥手,那任凭我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没有拉开的房门猛地打开了。

    “跑吧!你跑我追,这样的调情很有趣哦,我很期待!”女鬼的语气有点兴奋,配上那神情,跟个变态似的。

    此时我已经顾不上什么了,惊慌失措的拔腿就冲出了屋。

    “救命……救命啊!”跑出家门之后,我沿着村里的道路狂奔起来,疯狂的大喊着。

    明知道就算村里人在这女鬼前也不一定能有什么应对的办法,但是我还是疯狂的呼喊期望能引起一些村里人的注意,毕竟人多的情况下多多少少能让我心里感觉安全一些。

    此时夜已深,随着我疯狂急促的呼喊,立即就引起了周围邻居家里养的狗的察觉,狗叫之声不绝于耳,即使村里人睡着了,也肯定会被惊醒的。

    可是奇怪的是,那些狗只是嚎叫了几声之后就停止了,周围瞬间变得死寂下来,不止狗叫之声没有了,树上夏蝉的鸣叫也没有了,也而没有人走出家门出来看看,只有我自己在村里这条黑漆漆的路上疯狂的奔跑喊叫着。

    越喊越心慌,越跑腿越软,这诡异的死寂很不正常,明显是因为跟在我身后不远处的女鬼的缘故。

    我惊慌回头,看到她正对我露出阴森的笑容,脚步轻飘的跟在我身后几米处,完全就是把我当成了玩物来耍。

    “别跑了,我快忍不住了!”女鬼那轻飘飘的话语传进了我的耳中,让我心中再度猛地一颤。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我奔跑的速度瞬间提升了不少,大概是心中绝望之时迸发出的潜力吧!

    一口气又跑出了老远,来到了村尾,拐弯的时候没有减速,加上心慌意乱,深夜中看东西不太清楚,直接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是一个人,一个衣着邋遢的老头子,我把他撞倒了,我也踉跄着趴倒在地。

    “哎呦,我的老腰啊!”摔倒在地的老头子捂着自己的腰哀嚎,怒视着倒在他身旁的我,愤愤吼道:“哪家的小兔崽子,赶着去投胎是不是?走路不长眼睛啊!”

    刚刚我那疯狂的奔跑全靠一口气撑着,此时倒地之后,那口气散了,两腿发软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鬼……有鬼在追我……”我颤抖着说着,不敢回头去看,生怕转过头就看到那令我惧怕的身影。

    “屁啊!”老头子揉着腰,慢腾腾的站起身来,瞪着我吼道:“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觉发什么神经病,老头子我大老远的来这里弄点宵夜容易吗,这下倒好,全没了,你小子赔给我!”

    此时我才看到地上撒了一些猪头肉等熟食,还有一瓶碎了的白酒,村尾这边有熟食店,老头子明显是刚从那边出来的。

    不过这时候我哪还有心情关心这些,回头看去,真的没有看到那女鬼的身影,心中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下来。惊吓过度加上刚刚疯狂的奔跑,此时一松懈,我感觉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被抽走了似的,直接瘫在了地上。

    “呦呵,老头子我这一把年纪了被你撞了一下都没想过碰瓷,你这小兔崽子大半夜的给我整这出?”看到我瘫倒在地不起来,老头子挑着眉头愤愤说道:“小子,告诉你,别来这一套,赶紧麻溜的起来。一瓶酒一斤猪头肉,二十八块钱,赶紧赔给我!”

    我连连深吸几口气,心情平稳一点,勉强从地上爬起来,两腿还是有点软。我看着漆黑的四周,虽然看不到了女鬼的身影,但是我心中的恐惧依旧很深。

    那女鬼放过我了?

    这很显然不可能!

    “喂,跟你说话听到没有?”在我心慌意乱之际,耳畔传来老头子不满的咋呼声,“别装聋作哑啊!我这一把年纪挣点钱不容易,今天你不赔我钱是肯定不行的!”

    “我身上没带钱!”我声音嘶哑下意识的回应一句,刚刚撕心裂肺的喊着,嗓子现在很不舒服。

    听我这么一说,老头子眉头一挑,直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不依不挠的说道:“身上没带钱家里总有吧!别想跑,去你家拿钱去!”

    老头子的力气不小,我挣不开他的手,也可能是因为我的力气没有完全恢复的缘故。

    我这时候哪敢再回家啊!

    正想开口拒绝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老爸老妈,刚刚我冲出来了,老爸老妈还在家里呢!

    神婆已经被那女鬼杀了,我现在很担心老爸老妈的安危了。

    虽然不知道一直紧追着我的女鬼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但是此时跟着这邋遢并且脾气不太好的老头子在一起,我的心里竟然出现了莫名的安全感觉。

    回去看看!

    深吸一口气之后,心中更加担心老爸老妈的情况了,我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带着絮絮叨叨紧抓着我手腕的老头子朝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脸色苍白小心翼翼的靠近我的房间。

    “这真是你家?”我身旁的老头子看着我,皱着眉头低声说道:“怎么跟做贼似的?你小子别坑我啊!这要不是你家,到时候人家追出来,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没有理会他,有点颤抖的推开我那虚掩的房门,看到里面的情况之后,我直接愣住了。

    房间内灯光明亮,来电了。

    没有女鬼,老爸老妈的身影也不见了,神婆的尸体也不见了踪迹,房内空荡荡的。

    去哪了?

    而就在此时,我看到了房内的墙壁上多出了一行大字:“老家伙,别多管闲事!”

    字体鲜红,是用鲜血写上去的,字迹还未干,血淋淋的很阴森,很显然是那女鬼留下来的。

    墙上这鲜红的一行字迹,明显不是写给我看的。

    女鬼留下这一行字,加上之前突然消失不再追我,很显然是因为这邋遢老头子出现的缘故了。

    夜深人静,我之前一路狂奔大吼大叫,村里人畜都没有什么反应,唯独好巧不巧的碰上了这邋遢的老头子,而后女鬼就不见了!结合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女鬼忌惮这个衣着邋遢的老头子。

    我的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转头看向那跟着我进屋的邋遢老头子。

    老头子进屋之后就来到了那桌子旁,看了看桌上已经恢复正常颜色的烛火,他没有什么表情,然后蹲在地上,捡起了之前被那女鬼崩断的红绳和散落在地的九枚铜钱。

    “斩鬼辟邪铜钱……”老头子微微皱眉,嘟囔一句,随后不屑的说道:“这仿制的也太简陋了吧!想用这抓鬼,脑子里面进水了吧!”

    随后,他看了看手中断裂的红绳,看着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拿在鼻尖闻了闻,然后瞥了我一眼,撇撇嘴说道:“小子,别告诉我你在这红绳上面滴了血啊!”

    我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刚开始很兴奋慢慢没了兴趣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刚开始很兴奋慢慢没了兴趣

第二天,沈敏上午有课,这个月已经请了几天假了再请没工资不说,工保不保得住都 是问题,跟罗洋交代一下,下午没课就回来。 罗洋...

地铁里灼热挺进蜜汁惩罚瑶池

地铁里灼热挺进蜜汁惩罚瑶池

周六说着就推门,哐当几下子惹得王景文虚惊一场。 &ldquo;老王,你给我开门,你是不是干那事儿的,行啊你老王,你&hellip;&hellip;&rdq...

清晨灼热还在身体里|抬高她的一条腿冲撞

清晨灼热还在身体里|抬高她的一条腿冲撞

据国《卫报》报道,当天在经历两轮&ldquo;老公,是你回来了么?&rdquo;田丽的声音传来。&ldquo;是我。&rdquo;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有点不好...

【虐乳虐阴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虐乳虐阴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灵琴清面红耳赤,颤声问:&ldquo;谁啊?&rdquo; &ldquo;你俩够了,森伟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rdquo;门外传来洪满光极...

清晨灼热还在身体里_身体却控制不住的迎合他

清晨灼热还在身体里_身体却控制不住的迎合他

今年苏晴三十岁的时候,正值女人最好的年龄,172身高,袅雪腿,乳房丰满诱人的,曾作为女性在三十多岁,但看起来的感觉,就像遥控器20点...

地铁里灼热挺进蜜汁惩罚瑶池|干肉丝教师系列

地铁里灼热挺进蜜汁惩罚瑶池|干肉丝教师系列

&ldquo;呀,敢摸我!&rdquo;楚雪湘杏目圆瞪,&ldquo;他竟然敢摸我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rdquo; &ldquo;我不小心碰到的!&rdquo;我...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不顾她的请求重重撞击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不顾她的请求重重撞击

&ldquo;姚婷,你满足我一次吧。&rdquo; 姚婷吓得立即挣扎起来:&ldquo;你干嘛快住手!&rdquo; 我紧紧抱住她,不让她挣扎,低头去亲吻她...

扛起双腿到肩膀进出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扛起双腿到肩膀进出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房间那边,邻家婶婶赵桂花正轻轻满足自己,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享受般闭上了眼。 她静静欣赏着自己曼妙的身子,清澈如水。 只见她...

他分开她的退,头埋进 一点点被灼热包围

他分开她的退,头埋进 一点点被灼热包围

因为害怕妻子好心情被我破坏,妻子还是紧抱着我享受美妙的余韵没说话,可我感觉整个房间变得压抑起来。妻子过了许久从我胸膛抬起头看着我...

女攻男奴 榨精h_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女攻男奴 榨精h_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如果是一个乒乓球撞上去,肯定能弹到我这边来吧。我暗暗的想着,手也痒痒的,想亲自感受一下那种弹性。&ldquo;阿姨,你的球好好玩呀,我...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