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清晨都被口醒/湿热紧致小嘴

2019-10-11 15:33:43

 抱着楚湘仪,男人把楚湘仪放在凉亭的长椅上,双手按住楚湘仪的,轻轻按压了几下,当看到楚湘仪睁开眼睛的时候,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湖水,带着嗔怪,“姑娘,别做傻事,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没必要你去寻短见。”

“我……”楚湘仪木讷了,原本还认为男人亲她是一种猥亵,现在看来……似乎错怪面前的小伙子了。

 文学

楚湘仪三十岁左右,一头飘逸的,烫成微卷的秀发此时已经被水黏成缕,小麦色的皮肤,搭配着洁白的长裙,一条米色的装饰,一双小脚丫踏着高跟鞋。

头发烫成了褐色,白裙的领口是V字型的,领口的中间露出两大朵,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堆迷人的眼睛,像是花枝招展的桃花。怎么看楚湘仪都不像是三十岁,更像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时尚潮妞。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罗浮生就蹲在楚湘仪的身前,他能看到楚湘仪浸了水的白裙下,洁白色的罩罩下整半遮半掩的包裹着34C,虽然全身被湖水浸湿,可一股淡淡的香气却在罗浮生的鼻口蔓延。

小浮生好几次都想挥之遇出,作为领导的罗浮生几次强烈要求小浮生淡定淡定在淡定,可惜的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小浮生根本就是脱缰的野马,拥兵自重狼子野心,根本不听从罗浮生的调遣,兴风作浪般的,就已经翘了起来,在罗浮生顶起了来老高。

真特吗的作孽啊。刚刚和安蓁蓁经历过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没有真正躲得安蓁蓁的身子,罗浮生的火气就很足,现在一个妖孽般的女人,半遮半掩的在自己面前,怎么能让罗浮生淡定?

再向下看,罗浮生就更加不淡定了,纱制的长裙紧紧的贴在楚湘仪的身上,顺着楚湘仪的两朵葫芦瓢向下看,却发现,楚湘仪的居然是性感至极的白色蕾丝小内内,白色和黑色在遇到水之后会形成极具鲜明的对比……

没错,罗浮生看到了,在半透明的状态下,罗浮生看到了那一抹白中带黑的风情。也许以前,罗浮生不会在意这些,但是此时此景,此时此刻却不一样了,经历过半啪啪状态的罗浮生,已经顶不住了,身子里本来就有一股子邪火没发出去,只等着晚上和安蓁蓁好好的畅玩一下,可偏偏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这让罗浮生很是头大,云想衣裳花想容,这话绝对错不了,罗浮生很有一种上去狠狠的搞楚湘仪的想法,面前的楚湘仪无论是哪方面都要比安蓁蓁强上许多,唯一欠缺的是楚湘仪的身上是一种大姐头的气质,而安蓁蓁是那种小鸟依人的温婉。

强压着内心的躁动,罗浮生又向下蹲了蹲想化解一下尴尬。罗浮生的神情和一切都被楚湘仪看在眼里,她发誓如果面前的小伙子要是做出一切的举动,她都会让小伙子后悔自己所作的一切。

“姐姐,你能说句话吗?”罗浮生尴尬的挠挠头,“你不说话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事……”

难道我想错了?我又无悔面前的小伙子了?楚湘仪觉得自己有点头大,在整个东三省,楚湘仪都是靠前的美女,有很多人男性牲口就算是看了她一眼,都会硬的像是一个棒槌,眼睛里邪气更是令人发指。

可面前的小伙子却不一样,虽然眼睛里也有一股邪气,却是可以理解的,楚湘仪完全相信自己倾国倾城的气质和眉毛,没有男人见到她不动心的,然而,罗浮生能在她落水后关心她,这是别的男人不曾做到的。

楚湘仪相信,如果她喝多了,一个男人送她回家,绝对会赶出一点狼子野心的事情出来。

这小伙子是难得一见的君子。楚湘仪已经给罗浮生下了定义。如果这个时候,罗浮生假借救命的借口,来名正言顺的占便宜,借机轻薄,楚湘仪也有口难以。所以,楚湘仪相信罗浮生的人品是正直的,难得宝贵的。

可这个妖孽般的女人,不仅穿的性感,还是低低的裙子,一双大长腿在外,清晰可见,尤其是湿了的裙子根本不能掩饰她独有的底蕴,那是市里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呀?

注意到了罗浮生眼神不对劲了,楚湘仪想伸手拉拉自己的裙子,谁知道这一拉之下,却因为湿润,裙子紧贴着蕾丝,小内内居然也跟着移位了。楚湘仪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原本还掩盖的一下子露在罗浮生面前,搞得像是楚湘仪在搞一个纯情小处男一样。

罗浮生很诞辰,此时此刻罗浮生的眼睛一直盯着楚湘仪的蕾丝小内内,按照罗浮生的想法:这东西不错,自己手里有五百块钱,去掉买东西的,似乎可以给嫂子也买一套,如果嫂子穿上这个和自己搞那种事情,那绝对是爽歪歪了……

在楚湘仪的眼里,原本还是君子的罗浮生,一下子变质了,因为罗浮生的眼神闪烁着YD的光芒,似乎要把她直接看穿一样。事实上,楚湘仪小麦色的皮肤十分精致,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装饰,也能让所有取向正常的男人流连忘返。

裙摆紧贴着身子,在白色蕾丝小内内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性、、感无比,因为拉裙子让小内内移位了,楚湘仪突然间发现,她禁遇了三十年,早已经看不上别的男人,却因为这个小伙子的眼神,全身变得热了起来。

阳光,正好照射在楚湘仪的身上,楚湘仪就像是一条慵懒的美人鱼,曲线分明诱人,似乎又一层淡淡的水气包裹着,更像是出水芙蓉,像是迷雾中的妖姬。最重要的,当很楚湘仪的腿并拢之时,从罗浮生的角度,更定看到令他难以,当丘陵和丛林结合,更加清晰可见。

“不能看,在看张针眼……”罗浮生强烈要求自己不要看,可下面的小浮生却更加兴奋旺盛起来,一股莫名其妙的想法,几乎要把罗浮生的邪火彻底点燃。

耳边还有两个声音在提醒罗浮生:“看吧,就看一眼……”

“要她,要了以后,这女人就是你的了……”

这到底是不是趁人之危?罗浮生真心不知道,当一个人湿身出现在面前,罗浮生相信,任何男人都会想法。

罗浮生轻轻的脱下自己的半袖,露出坚实的肌肉,却看见面前的美人脸色聚变,“你要干什么……”

罗浮生也不理会美人的叫声,而是把半袖拧干了水,盖在美人的周围,把那一抹风情彻底盖住,不然谁也不敢保证罗浮生会不会真的把楚湘仪就地正法。

潮乎乎的半袖盖在身上,楚湘仪木讷了,难道自己有理解错了?这个男人真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君子?可他的眼神命名就盯着自己的桃花堤啊?

然而,更让楚湘仪惊讶的是,露出来的两片白花花,却因为罗浮生的一个小举动变没了,因为罗浮生轻轻拉扯了一下V型领,将那两抹风情遮挡住。

我靠……三十年没爆过粗口的楚湘仪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变了,她发誓,这是她见过的,最有涵养的男人,她真心不相信,在这个小乡村里会有这样的男人。

“姐姐,我家离这不远,你躺一会,我给你取件上衣回来。”

罗浮生站起身,楚湘仪能清楚的看到罗浮生支起来的庞然大物,就在罗浮生转身的一瞬间,楚湘仪突然叫住罗浮生,“求你了,不要走,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

说话间,楚湘仪纤嫩得手,直接拉住了罗浮生的手腕。

罗浮生不敢回头生怕一个不小心真的把楚湘仪给就地正法,可感受着楚湘仪手掌传来的温暖,丹田内一股热气油然而生,就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背后,令人迷醉的声音和绵绵的香气,让罗浮生兽血沸腾,几乎要失去理智般的,猛地一转身,“你要知道,刚刚你掉进了湖里,我去给你取件上衣,免得你着凉感冒。”

在这一刻,楚湘仪几乎下了一跳,他从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了愤怒,那是别的男人敢都不敢对她发出来的愤怒。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很公平,没什么事情过不去,每个人的都有过不去的坎,你给我老老实实地的在这里躺着,我很快就回来。”说到这,罗浮生轻轻一番楚湘仪的身子,楚湘仪侧着身子之后,对着楚湘仪狠狠拍了一把,“这是在告诉你,没事别去寻短见。不然我回来还会打你的小屁屁。”

啊!

小屁屁吃疼,楚湘仪几乎尖叫出声,三十年了,就算是亲生父亲都没打过她,现在居然被一个小男人给打了,还郑重其事的警告,楚湘仪觉得自己有必要理论一下。

可偏偏有苦难言,人家罗浮生认准了她楚湘仪跳湖自杀,说的做的完全没毛病,根本挑不出来理反驳对方。

一瞬间,楚湘仪的眼睛里布满了委屈的泪水,微弱的泪水无限的放大,就像是翻江倒海一样,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双臂也一下子搂住了罗浮生的脖颈,抱得死死的,哭似乎还不是点,楚湘仪张开嘴,一口咬在罗浮生的肩膀上,随后更是放肆的大哭起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还真没说错。”罗浮生一把顺着楚湘仪的胳膊,探到楚湘仪的后后背和腿弯处,几乎是暴力的抱起哭的楚湘仪,随手拎起放在长椅上的LV包包,“算了,我还是抱你回去吧,给你找件嫂子上衣,你先换上。”

楚湘仪也不知道是遭受了多大的委屈,居然直接把小脑瓜靠在罗浮生的肩膀上,任由罗浮生抱着,一步步的走向罗家,一代妖姬,此时此刻,双眼中的伤感也变得窃喜和幸福起来。

楚湘仪不知道怎么的,原本讨厌男人的她,居然对罗浮生另眼相看,尤其是看到罗浮生抱着她的时候,依旧支起很高,心里更是窃喜和幸灾乐祸,原本在市里遭受的委屈一扫而空,感受着罗浮生的温暖,楚湘仪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知道,这个和她有了关系的小男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对她做出过格的事情,如果他想的话,把楚湘仪拉上岸的时候,该做的就做了。

“嫂子,快开门……”还没到门口,罗浮生就扯着嗓子喊,喊屋子里的安蓁蓁。

安蓁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溜小跑的跑出屋,打开大门却发现罗浮生抱着一个女人,一个比她还漂亮的女人,安蓁蓁一瞬间觉得自己酸溜溜的。尤其是罗浮生走路的时候,下面支起来的东西简直像是凶神恶煞一样,要冲破裤衩的束缚一样,更气愤的是,罗浮生的半袖就盖在女人的身上。

“嫂子,这姑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居然来莲花湖跳湖自杀。”罗浮生说着,把这个女人抱向了安蓁蓁的房间,“嫂子,我就不明白,是不是漂亮的女人都缺心眼?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要寻短见不可?”

安蓁蓁听闻,醋意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来是小叔子救了一个跳湖的女人,安蓁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快步走到罗浮生的前面,进了屋子,铺好了被子,“浮生,快放到炕上,我去找件上衣给她换上。”

嫂子和小叔子在这里忙活,楚湘仪却不舒服了,谁特么寻短见了?我是在感受大自然,我在感受大自然,是你个愣头青非要说我跳湖自杀的好不好?

“嫂子,我先出去了,你给她换件上衣,眼睛还闭着呢,估计吓得不轻。”罗浮生说着,把楚湘仪放在褥子上,给楚湘仪盖上了安蓁蓁的毛毯,“他换我不方便,我去熬碗姜汤给她喝,免得感冒着凉。”

“快去吧。”找来一套白色的裙子,轻轻放在楚湘仪的身边,安蓁蓁也开始打量起楚湘仪来,这个女人绝对是妖孽,是那种让女人看了都会动心的妖孽,安蓁蓁轻轻掀开毛毯,褪下楚湘仪的白裙,顺便褪掉楚湘仪的小内内,这一切楚湘仪都是知道的,可楚湘仪却不能动也不敢动,闭着眼睛顺着安蓁蓁的气力,辅助安蓁蓁成事,一件白色的裙子也正式穿在了楚湘仪的身上。

“腰比我细一些……嗯,我得减肥了。”

“腿比我长一些……嗯,我得跑步锻炼了。”

“脸蛋比我漂亮点……嗯,我也的保养保养了……”

“就是这……嗯,真心没我的大……”

“下面……咦,下面怎么丛林那么少?难道是传说中的……?不对啊,拿东西不是应该一根都没有吗?”

“下面还挺干净的……和我有的一拼……”

打量着楚湘仪,终于在换衣的过程中,安蓁蓁找到了平衡点,她还是很有优势的,安蓁蓁觉得,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似乎不会输。

一个女人湿成这个样子,是男人见到了都会硬,尤其还是一个绝美的拥有玲珑身段的女人,安蓁蓁更加觉得自己可以理解罗浮生了,任何一个男人见到了楚湘仪绝对会硬起来,哪怕楚湘仪没有湿身。

于是,安蓁蓁痛下决心,一定要早早的和罗浮生做上那些苟且之事。呸呸呸……我和浮生是正大光明的,怎么会是苟且呢?我们那叫快乐……对,就是快乐,浮生就是我的,谁也抢不去。

楚湘仪一直没睁开眼,但是她能感觉的到,一个目光正在上下打量她,几乎要把她看穿一般,这不是男人的目光,楚湘仪清晰的感受到,这是一个女人的目光,一个女人正在宣战的目光,尤其是这个女人的身子和她一样,都有微弱的香气,那股香气是女人独有的,让男人无法自拔的香味。

难道?商场里打拼的楚湘仪,虽然没睁开眼睛,凭借自己的推断也能判断的出来,给她的女人绝对有敌意,只是这种敌意是内敛的,而不是释放出来的。

进门的时候,楚湘仪听到那个小男人喊这个女人嫂子,楚湘仪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难道是又遇到了渣男和渣女?嫂子和小叔子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楚湘仪觉得自己微微有些作呕,这辈子最不待见的就是这种事情。她决定等待,等着揭开这对狗男女的伪善面纱。至少,楚湘仪的性格,决定了她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无非就是她和安蓁蓁的出发点不同罢了。

姜汤熬好了,端着热乎乎的碗,罗浮生进了屋,碗刚放在炕沿上,狠狠咽了几口口水,“嫂子,照顾人我不懂,你喂她把姜汤喝掉吧,我回房了。”

“嗯。”安蓁蓁觉得自己心情大为舒畅,小叔子对楚湘仪一点垂怜都没有,这是好事情,尤其是小叔子在看到楚湘仪的下面的时候,居然是躲闪的,这更让安蓁蓁心安理得,在罗浮生离开之后,安蓁蓁上炕扶起楚湘仪,“喝点姜汤暖暖身子,免得着凉感冒就不好了。”

楚湘仪依旧闭着眼睛,他不知道自己睁开眼该如何面对这个对她有敌意的女人呢,偏偏骨子里的高傲又让楚湘仪骑虎难下,思量再三之后,楚湘仪睁开眼睛,自己坐起来,把身子斜靠在窗台,端起姜汤,用勺子轻轻盛了一勺,放进了口中。

“我就知道你没晕过去。”安蓁蓁对楚湘仪嗤之以鼻。

听到这话,楚湘仪差点一口姜水喷出来,愣愣的看着安蓁蓁,大为不解:还能不能快乐玩耍了?不揭穿我你能死吗?你就说你能不能死?好好的,咱们还会成为朋友。

“我一个女人家,不怎么了解女人,可我知道,我的男人走了之后,留在家里的就只有浮生。我男人临走前,让我照顾好浮生。”说到这,安蓁蓁叹了一口气,“可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照顾好浮生。”

抿了几口姜水,楚湘仪没说话,而是看向安蓁蓁,她不知道安蓁蓁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因为,这和商界不一样。楚湘仪觉得自己在商场,至少能算出来未来要走的十步。可这个嫂子和小叔子,下一步要说什么要做什么,楚湘仪真心猜不出来。

“当年我男人走的时候,我站在莲花湖边站了一夜,浮生陪我就陪了一夜,我有很多次都想跳进去,我觉得我男人走了,我的天就塌了,可回头看看浮生,我发现我又有了活下去的想法。”安蓁蓁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美妙的弧度,“于是,这几年我和浮生相依为命……”

楚湘仪就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安蓁蓁说到这看向楚湘仪,“我的家境一般,我也是从市里嫁到莲花乡的,我知道市里姑娘的小姐命,小脾气不是乡下人能受得了的……浮生有浮生的路,我这么说你懂吗?”

我懂你妹啊?三十年没爆粗口的楚湘仪再次在心里爆了粗口,上下打量了安蓁蓁一番,她就发现,安蓁蓁绝对不是家境一般的女人,虽然说乡土的气息已经笼罩了安蓁蓁,可偏偏安蓁蓁身上有一种独有的气质,那是连全省的商业巨子楚湘仪都没有的气质,那种气质虽然不慎高贵,却偏偏能掩盖楚湘仪身上的光芒,楚湘仪相信,安蓁蓁的家境绝对不一般,而且安蓁蓁也是那种书香门第家庭走出来的姑娘,虽然不知道安蓁蓁为什么要下嫁到乡下,但楚湘仪绝对相信,安蓁蓁的涵养和底蕴,绝对超过了她楚湘仪。

“你不会以为,我会看上一个傻小子吧?”楚湘仪一直对阵的都是城府极深的商业人士,可面对安蓁蓁却发现,安蓁蓁的话里话外半真半假,容不得她有半点含糊,尤其是安蓁蓁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更是让楚湘仪觉得,自己似乎遇到了对手,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对手。

安蓁蓁淡淡一笑,“浮生可不是傻小子,从我嫁进罗家的那天起,看到浮生满身泥水的时候起,我就知道浮生不是池中之物。”

“为什么?”楚湘仪更加不解。

为什么?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至少楚湘仪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楚湘仪没有说自己和罗浮生之间的误会,安蓁蓁理所当然的觉得,楚湘仪就是心理有事情想不开,所以选择自杀。

安蓁蓁也没有问太多,楚湘仪没有选择离开,她突然对这个小村庄充满了好奇心。当安蓁蓁去做晚饭的时候,楚湘仪找罗浮生借了电话,当一个六千多的苹果7摆在面前的时候,楚湘仪突然愣住了。这个小伙子的确有点意思,很多都市白领都舍不得花钱买的电话,在这个小乡村居然看到了。

“浮生,这是你自己买的电话?”前后翻动,楚湘仪笑眯眯的看着电话。

“我姐给我买的。”罗浮生的眼睛简直不敢去看楚湘仪,这个妖孽般的女人,只要是看上一眼,都会让人迷失心窍,更何况罗浮生清楚的看到楚湘仪里面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就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裙,那两个凸点清晰可见。

“你姐?”惯孩子的人楚湘仪见的多了,可这么惯孩子的还是头一次见到。楚湘仪有个小侄子,现在十二岁,用的也不过是一千多的智能电话。

“嗯,我姐可疼我了,以前都是座机电话,后来我姐说打座机不方便,去做农活的时候家里没人,万一有事找不到我和嫂子,这就给我和嫂子都买了电话。”

罗浮生说话之间,眼神总是躲躲闪闪的,楚湘仪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当那两颗小葡萄清晰可见之时,楚湘仪突然明白了,罗浮生的眼睛为何躲躲闪闪的了。

狐媚的一笑,楚湘仪调侃着罗浮生,“浮生,你说我美吗?”

“嗯,美,天底下美过你的女人屈指可数。”罗浮生借此机会好好的,名正言顺的欣赏一番,吞了好几口的口水,这才给了肯定的答案。

“美有什么用?”楚湘仪叹气连连,“姐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呢。”

“不会吧?”罗浮生绝对不相信楚湘仪连男朋友都没有,像楚湘仪这么漂亮这么出众的女人,肯定是追求者多不胜数,一板砖能撂倒一大片。

“浮生,有没有想过,去外面的世界走走?”楚湘仪没有回答罗浮生,而是问道,“外面的世界其实也很精彩的。”

罗浮生摇摇头,“姐,我哥去世的早,就留下了我姐、嫂子、还有我,如果我在去城里了,那我嫂子怎么办?家里还有两头牛,还有二十多亩的稻田地呢,总不能让我嫂子一个人忙活。”

“那倒也是。”楚湘仪在没有多问话,而是让罗浮生从她的LV包包里拿出来一把车钥匙,“浮生,你会开车吗?”

罗浮生摇摇头,“我不会,但是乡里有会开车的。”

接过钥匙,发现钥匙的logo上一半蓝一半白,还有BMW三个字母,“这种车我知道,是宝马,去年我姐回来的时候,开的就是这样的车。”

楚湘仪莞尔一笑,她不知道罗浮生说的宝马车是什么,可她的车却是整个市里都没有几台的宝马M6。

已经接近傍晚,楚湘仪没有让别人去开她的车,而是带着罗浮生,披上一件安蓁蓁的外套,两个人来到了湖边。

看到了那辆车之后,罗浮生左顾右盼,车内却发现楚湘仪的车简直比姐姐罗素素的车好上不下十倍。

坐在车里,楚湘仪用罗浮生的电话打了几个电话,大概意思就是要在外面住几天,打完电话,刚要发动车子,却发现罗浮生的电话响了,是找她的。楚湘仪接起电话,随后下意识的叫了几声之后,脸色也开始变得愤怒起来,“李煜,我告诉你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在哪做什么,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有没有男朋友和你有什么关系……李煜,你给我滚,我就是这辈子嫁不出去,你也别想碰我一根手指……王八蛋,你给我滚……”

双手攥的死死的,楚湘仪狠狠的敲了几下方向盘,来发心中的怒火,眼角处随之而来的是两行晶莹的泪水。罗浮生见车里有纸抽,从里面抽出来两张纸递给楚湘仪,楚湘仪擦了擦泪水,对着罗浮生勉强的笑了笑,“谢谢。”

“我姐对我和嫂子说过,人这辈子总会遇到一些渣男和渣女,遇到了也就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事情,只要是遇到了勇敢去面对就好了,能走到一起就走,不能就算了,没必要为了不值当的东西去执拗的苦手。”罗浮生轻轻拉住楚湘仪的手,“很多事情,要放平心态,做人不能便宜了别人,作践了自己。姐姐,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

人生中除了会议场合,和需要的场合楚湘仪才会勉为其难的和男人握手,这么近距离的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把手握在一起,是楚湘仪一直都想不到的,可偏偏楚湘仪又没理由去拒绝罗浮生,毕竟,罗浮生是第一个去真心安慰她的男人。

王八蛋!李家人是王八蛋,楚家人也都是王八蛋,不就是想让我嫁给李煜吗?你们都是做梦,都是妄想,今天我就把自己给送出去,到时候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想想李煜,楚湘仪就觉得自己恶心,怎么看都觉得罗浮生瞬间,虽然罗浮生没有李煜那样高的硕士学位,虽然罗浮生没有李煜那么英俊潇洒,虽然罗浮生身上没有天价的西装革履,虽然……虽然罗浮生和李煜根本就不是一个阶层,也没有任何可比性,可楚湘仪就是觉得,一份好心遮百丑,女人要是看一个男人好,一点招都没有。至少在楚湘仪的眼里,罗浮生就是最美的美男子。

把电话放在仪表盘上,楚湘仪突然媚眼如丝的望着罗浮生,她已经下定决心了,要和家里人反抗到底,找男朋友而已,要找也是自己找,三十岁怎么了?老娘天下最美,老娘独一无二。

“姐,你……”发现楚湘仪不对劲,罗浮生急忙问。

“浮生,想摸摸姐姐吗?”楚湘仪娇滴滴的声音在罗浮生的耳边响起。

“我……”罗浮生很想说,我是很想摸,可也得你让我摸呀?我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摸你,你不打110报警才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_给我憋着 不准掉下来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_给我憋着 不准掉下来

张老板身后的背景像是在一家酒店里,他脸上带着一抹冷笑,说:"范小俊,我说过,就算你不帮我,我也能把唐心怡弄上床。看看这是谁?"然后...

她的紧致让他发疯_从浴室做到卧室

她的紧致让他发疯_从浴室做到卧室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也许那黄毛被自己吓唬一番就不干再来了,那样也就没必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一晃,数天过去了。 期间老赵也去...

床上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紧致闷紧致闷哼一声哼

床上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紧致闷紧致闷哼一声哼

看到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张东心里一阵绝望,现在应该是半夜了,家里人竟然还没有来救自己,难道是还不知道自己掉落到山崖了。 想到这里,...

好湿热花径 舌探进紧致~老师带我进了她的房间

好湿热花径 舌探进紧致~老师带我进了她的房间

在当今这个社会,二十多岁的女孩尤其是漂亮到如同刘楚楚这种不像话的女孩,哪还会有贞操那种观念,反倒是谁真的20多岁了还是处女才会遭受...

紧致吸绞汁水顶撞\那一夜 他的疯狂的要她

紧致吸绞汁水顶撞\那一夜 他的疯狂的要她

章小婉感应到一道火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再想想手机里的画面,她突然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是她跟刘浩洋他哥的最后一面,...

抬高她的紧致— 下一篇:潮喷20p

抬高她的紧致— 下一篇:潮喷20p

说着,她凑到了李二蛋的跟前,然后双臂一抬,李二蛋几乎都能闻到牛美丽身上的内衣味道。事到如今,李二蛋也只有同意了。 牛美丽心里窃喜...

好湿热花径 舌探进紧致|十个医生舔我的下身

好湿热花径 舌探进紧致|十个医生舔我的下身

从老蔫家一路跑回来之后,葛小亮站在远处就瞅着自己家房门前占了一个人,仔细一看还是个女人。 葛小亮三步并两步的走了回去,直到离得近...

碰上一个会锦鲤吸水的,如何让私处变得紧致

碰上一个会锦鲤吸水的,如何让私处变得紧致

女服务员犹豫了一下,问道:&ldquo;你真是李阿姨的儿子?李阿姨现在好些了吗?对了对了,你打探赵东的下落干什么?难道你想找他报仇?&r...

她的紧致使他闷哼一声,宝宝你的水好多 好深

她的紧致使他闷哼一声,宝宝你的水好多 好深

房间里陈秀琴躺在床上,大热天的还盖着一件小被子,她脸色通红,看起来就跟发烧了一样。 但是高扬现在可不是那种啥事都不明白的小男生,...

好湿热花径 舌探进紧致bl_他的手指隔着布料磨弄

好湿热花径 舌探进紧致bl_他的手指隔着布料磨弄

&ldquo;小,益凯,我帮你看看。&rdquo;她慢慢走过来,紧紧盯着张益凯下身,手指激动得颤抖着,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一把伸了过去。&ldquo;...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565nlady65465@126.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