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2个人舔吃//太大了,会坏掉的,好撑啊

2019-09-20 15:08:40

 自己撞到的不是什么棉花,而是一个化着浓妆的美女胸上。只见眼前的美女,穿着清凉,上身一件米黄色的薄衫,下身套上了黑色的丝袜,丝袜上面……周天咽了一下口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短裙吗?

 

 

“大姐,对,对……不起。”

 

 

”叫谁大姐呢!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眼前的美女立刻不满道。

 

 

“小,小……姐?”周天又换了一个称呼。

 

 

对面的美女马上变得暴跳如雷,怒吼道:“叫谁小姐呢?臭小子,撞到人不说声抱歉就算了,竟然还骂人。大家伙给评评理!这种人是不是流氓一个?”

 

 

原本枯燥的旅行,听这一声咋呼,车厢里面的乘客纷纷起了兴趣,对着周天一顿指责。

 

 

 文学

“哎。这小子也太不会说话了,竟然还骂人姑娘是做那行的。”

 

 

“现在的人太没素质!撞完人之后一声抱歉也不说,跟个没事人一样。”

 

 

“我要是这姑娘,早特么一巴掌抽上去了。”

 

 

周天这下彻底傻了,自己在山上道观待了十八年,潜心修道,不闻世事,现在刚下山,“小姐”的称呼怎么就变成了骂人的话?

 

 

眼前的美女眼神呆滞,四肢软弱无力,瞳孔收缩时快时慢,周天看了一眼,发现这女人竟然真是做那行的……而且身上还染了恶疾。

 

 

他马上冷静下来,面色冷峻,脱口说道。

 

 

“美女,你有病!”

 

 

对面的美女愣了一下,随即反驳道:“谁有病?我看你才有病!神经病!”

 

 

吃瓜群众也大抵有手撕周天的想法,这小子撞了别人不说,竟然还说人美女有病,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身上的几个大哥立马撸起袖子,正义感爆棚,只要周天再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这几位愤青就会冲上来把他就地正法了。

 

 

但是周天则对着美女打量了一圈,眼神凝重。

 

 

“印堂黑,肤泽暗,时常感到腹痛,甚至睡觉不安稳,是也不是?”周天给出了诊断结果。

 

 

美女身躯微颤,心里一惊。

 

 

随即她又不信道:“是又怎么样?就你这个样子,还帮人看病?你要是能看病,母猪都会上树了。”

 

 

众人跟着哄笑,整个车厢的气氛快活起来,传来了无数对周天调侃。

 

 

“这年头,骗子多,是个人都说自己会看病呢。”

 

 

“就是,哪个医生像他这样,穿得跟个乡巴佬似的。”

 

 

“他要是会看病,不仅母猪能上树,老子倒立从车厢一头爬到另一头。”

 

 

周天望见这些人,想起了师父说过的话。

 

 

治病容易,治心很难。

 

 

他看着美女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看得她心神发慌,四目无主。

 

 

周天冷言道:“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你身上患了三种病,第一是乳腺增生,刚刚撞到我头上的时候,里面有一处硬块,第二种病是软组织挫伤,不久之前,你应该摔了一跤,把自己胳膊摔伤了。这第三种病……”

 

 

他停顿了一下,没有往下说。

 

 

眼前的美女脸色惨白,虚汗直冒。

 

 

“你,你……怎么知道的?”

 

 

众人也是十分费解,要说乳腺增生,刚才撞胸上了能发现不难理解,但是这软组织挫伤,摔了一跤都知道,你当看病是算命呢?掐指一算便能知晓?又难不成这小子一直跟着女人?

 

 

虽然周天说的全对,打脸了在场一票吃瓜群众,但那个倒立绕车走的货还在强词夺理道:“他,他……不过是运气好,猜的都对,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才不相信他是什么医生?”

 

 

周天笑了笑。

 

 

“他说的对,我可不是什么医生?我只是中南山上,三清观里的一个小道士,师父给了个名号叫南川,让我下山历练,悬壶济世,完成大道。”

 

 

此语一出众人惊。

 

 

其中坐在座位上抱着孩子的妇女跟着问道:“离江北不出百里的那个三清观?”

 

 

“嗯!”周天给出了肯定回复。

 

 

这下众人一下把有色眼睛给摘了,转而心生敬佩起来。

 

 

这三清观,那是何等流弊的地方。比起那些高等的医药学府,三清观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为什么说一个小小的道观,竟然会名声这么响?

 

 

三清观里住着一个神医,据说风水看相,阴阳调理,治病救人,无所不能,相传那里面的老道士得到了药王孙思邈的传承,能炼出长生不老药。

 

 

传说归传说,谁也没有见过这位神医的真容。

 

 

许多年前,这位神医派人在山下贴出告示,自己命不久矣,将收一位徒弟,传自己毕生所学。许多家长把孩子送上山学艺,为期一年的考核期。

 

 

一年之后,神医只留下了一个孤儿。而那些下山的孩子,摇身一变,竟然都成了神医,小小年纪,便能识药千味。当年的孩子,现在混的最好的已经成为了京都名医,问诊费高达百万。

 

 

所谓的京都名医才只是当年被淘汰的孩子,那眼前这个得到神医真传的少年,要强成个什么样子?

 

 

“小神医,这美女还有第三种病呢?别吊着大家的胃口啊。”有好事者起哄道。

 

 

周天话到嘴边,“这……”

 

 

“什么小神医?就是丫骗子,少装神弄鬼了,我才没有那种病。”

 

 

女人一下情绪失控,小声抽泣起来,因为她一直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但是不敢去医院检查,现在听着中南山小道士的口气,自己恐怕真患上了那种绝症。

 

 

但是这种病,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算真得了艾滋病,美女也不敢承认啊。

 

 

周天则在自己的腋下慢慢搓出来一个黑球,笑着说道:“我这可是受了日月精华的灵药,对你的病很有效果。”

 

 

美女嫌弃的看了一眼,怒骂道:“就知道你根本不懂医术,真是信了你的邪了,让我吃你身上的污垢,不可能!”

 

 

听到美女这么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周天不再说话。

 

 

老头子临走之前告诉他,治病讲究一个缘分,你跟病人的缘分还没到,不能强求。

 

 

“对了,姑娘,还有你的乳腺增生,不用开刀,不用治病,我给你揉几下,马上就能痊愈需要吗?”周天又补充道。

 

 

揉胸?

 

 

女人原本听吃瓜群众议论,还真以为这小子能有什么本事,现在看来,跟那些上自己的臭男人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神经病!“

 

 

她大骂一句,移动到了另外一个车厢,躲离周天。

 

 

“我叫周天,你想活的话,可以到江北找我。”他还是给美女留下了一个活的机会。

 

 

很快。

 

 

车厢恢复了平静,离到江北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周天手臂扶在一个座椅上,把从道观里带来的布包放在地上。

 

 

刚才那位少妇又跟在后面搭话道:“先生,我家是郓城的,离中南山不远。算起来咱们还是老乡哩。”

 

 

她身旁的孩子才两三岁,懂事安静,不吵不闹,眼睛望着窗外。而这位少妇,身材浑圆,皮肤白皙,看起来像是少太太,保养的非常好。

 

 

“那您这是要往哪去呢?”周天跟着问道。

 

 

 文学

“去江北,我老公在那里上班。这次我跟孩子是回郓城老家探亲。”

 

 

“哦!”

 

 

周天向来是不习惯这样的闲聊。

 

 

哪少妇马上轻声问道:“先生,我总感觉自己想吐,头发晕,身上提不起力气,您看我会不会得了什么病?”

 

 

周天看了少妇面相,脸色红润,眉头显出喜色,不像是患病之人。

 

 

他眉头皱了一下。

 

 

“方便帮您把一下脉吗?”

 

 

“嗯。”

 

 

那少妇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放在身旁的箱子上,周天右手轻点了一下,脉象稳平,只是……

 

 

周天惊讶的问道:“身旁这孩子是您的吗?”

 

 

“是啊,我自己生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恭喜太太,您这是有喜了。”

 

 

“什么意思?”那少妇一怔。

 

 

“就是听您的脉象,您这是怀孕了。”

 

 

“啊!”

 

 

女人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周天顿了一下,继续问道。

 

 

“请问您都怀孕了,而且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为何脉象显示,您还是一个处女?”

初女还能怀孕?

 

 

旁边的让人不禁嗤笑道。

 

 

这小神医真会说胡说,初女表示连云雨之事都没行的女孩,又怎么可能会怀孕?况且坐着的还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刘晓芸趴在办公桌下给秦局长舔_坐在他身上顶到了底部

刘晓芸趴在办公桌下给秦局长舔_坐在他身上顶到了底部

&ldquo;哥么,要是你被关了那么多年,一定不比我强。&rdquo; 看着路人的背影,叶凡念叨了一句,伸了个懒腰,不走了,站在路边等车。 虽...

隔着布料磨弄着花缝 呃%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隔着布料磨弄着花缝 呃%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罗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认真的李香莲,心里暗暗叫苦。&ldquo;香莲姐,你可别胡说,我哪里非礼你了?刚才是在抓鱼,误打误撞游到这,哪想...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_换个姿势爱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_换个姿势爱

两腿分开,中间那一抹黑色就直接漏了出来,虽然那里杂草丛生,不过若隐若现的景象才更能让人浮想联翩。不过很可惜,或许是吃了伟哥的缘故...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舌尖卷住花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舌尖卷住花

杨羽对于像女友这般清纯的女人,还是强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现在,面对张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没穿的她,杨羽的身体可是不老实了。这一...

彼此花心的碾磨,好棒别舔了快用力

彼此花心的碾磨,好棒别舔了快用力

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ldquo;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rdquo; 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

污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污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我们俩互相拥抱着,我拉开她的拉链。    伴随着她重重的呼吸,我的肾上腺素也有些升高。    她光洁的肌肤,也一点点呈现在我的面...

不准把按摩器拿出来_呃别舔好深水好多阳台

不准把按摩器拿出来_呃别舔好深水好多阳台

纵使周围一片漆黑,但是我依旧能看到月光下嫂子的美眸,透过她那双眼睛,我看到了欲望,看到了嫂子的火热。接下来,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

公主花液书包网,被三个人轮流揉捏舔舐

公主花液书包网,被三个人轮流揉捏舔舐

翠花也看出了李达是真心的有些抗拒,强扭的瓜不甜,她也就松了手。&ldquo;那好,那就明天,去玉米地里,你现在答应我,我才下去。&rdquo...

楼上情侣一天三次_啊别舔了这是阳台

楼上情侣一天三次_啊别舔了这是阳台

尤其是昨晚老陈差点就突破了最后一关&hellip;&hellip;更是让王秀莲浑身滚烫。 &ldquo;陈&hellip;陈哥,早啊。&rdquo; 王秀莲说了一句,...

火车乘务员别舔那儿好酥好麻 ,小豆子的玩具莲蓬头

火车乘务员别舔那儿好酥好麻 ,小豆子的玩具莲蓬头

晚上的饭桌上,王大牛就跟张翠翠说了去找杨小丽提亲的事,突然间听得儿子这么说,着实是把张翠翠给吓了一跳。 &ldquo;儿子啊。我看你还...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