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收紧点 别流出来_将她的臀部尽量的贴近自己

2019-09-16 10:41:42

 牛子槊无言的看着他,小贩笑嘻嘻说道:“我给你出个点子,你自己抱上花到里面那一排房子里试试。”说着他用手一指不远处一排门面房,然后接着说道:“那些铺面都是省城各大兰苑设在花市的兰花专卖店,他们经常收购一些高档兰花。”

也是!牛子槊脑子一亮,既来之则安之,试试就试试。

果然,这些兰花专卖门面都愿意收购他这两盆兰花,但价钱都压得很低,最高的一家两盆花只愿意出八千元。牛子槊没做过买卖,认为这些人黑了心肠,一赌气转身便抱着花向花卉市场大门走去。

老子不卖了!他在心里怒冲冲喊道。

路过那个小贩摊前时,小贩热情招呼道:“兄弟,怎么样?”

牛子槊面无表情,嘴里迸出一个字:“黑!”

 文学

“他们愿意出多少?”

“最高八千。”

“确实黑了!”

“不说了,该回了。”

“等等,”小贩又拦住了他,“我给你介绍一家兰苑,是我一个远房表亲新开的,他这一阵子正准备收几盆高档兰花作镇苑之宝。我看你这两盆没问题,我给你联系联系,不过价钱上你给我交个底,多少钱你打算出手?我好给人家报个数。”

五个多小时的经历让牛子槊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买卖一定要有关系网,也就是所谓的销售网络,没有过关系网,越高档的东西越不好卖。于是他说道:“其实我也没打算买几十万,能卖个几万就不错了,我家里等着钱用哩。”

“好嘞……我这就打电话。”

小贩刚刚掏出手机,旁边有人大叫一声:“慢着……”

斜刺里冲上来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其中一个一把夺过了小贩手里的手机,骂骂咧咧道:“你懂不懂规矩?事情有个先来后到,我和这小伙子才谈了一半你瞎几巴掺和什么?”

牛子槊一看,俩人原来是那家愿意出八千的兰花专卖店的老板和伙计,不所知啥时候他俩又跟了过来。

花店老板转身对牛子槊笑呵呵道:“你这小伙子也忒性急了!谈买卖本来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倒好,我一张口你转身便走,好说好商量嘛。”

牛子槊有点不高兴,阴着脸说道:“你打算出多少钱?”

“你别急嘛,”老板依然是笑容可掬,不急不躁说道:“你看,你说你的花是宋梅和集圆,我看也有点像,但你总要让我看看开出来的花吧。”

牛子槊被气得笑了起来,“这两盆都是春兰,花季在春天,现在都快立秋了,我从哪里给你找花去?”

“这你就外行了,行家都知道,兰花欣赏主要分赏叶和赏花两种,赏叶品种比较好办,叶子一年四季都在,什么时候都能辨认出来。而宋梅和集圆都是以花见长的高档兰花,一般要卖的话一定要在花期时保留一两朵花,泡在酒精了或防腐剂里以备买主验货,要不然谁敢隔着布袋买猫?只有极少数的高手仅凭叶子就能辨认清楚,这种人从哪里去找?诺大的省城寥寥无几,没有万儿八千根本请不来。”

牛子槊被他说得有心里瓦凉瓦凉的,说道:“我没留花。”

“所以才和你商量嘛!”老板笑了,“据我所知,当今中国只有成都的杜甫草堂还保留有几盆宋梅,可谓独一无二价值连城。你说你的花是宋梅却又拿不出来花,如此一来,我们之间的买卖就变成了一种赌博,我们这边也要为此担很大的风险。这不,我刚才请示过我们老总……”

老板滔滔不绝唾沫星子乱飞,牛子槊忽然有些不耐烦了,张口打断了他。“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老板两手狠狠一击,现出一脸悲壮神情,咬牙切齿说道:“一口价,三万五!”

“两盆?”

“两盆。”

牛子槊不吭声了,他很矛盾,想不卖了。忽而又想起了张胜男家哗哗漏雨的房子,想起了张胜男家光秃秃的四壁和萧瑟的家境。

他一咬牙,“成交!”

老板脸上漾起菊花一样的笑意,拍着他的肩膀道:“小兄弟,爽快!走,到我的店里去,咱一手钱一手货。”

拿了钱出来,看见小贩还站在那里,他觉得有点对不住这个热心肠的陌生人,于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哥,对不住了!没办法,我急着等钱用。”

小贩爽朗的一笑,“买卖不成仁义在,没啥!我也是无利不起早,说句不好听的,你一进花市我就瞄上你了,我是从那边专门移过来和你套磁的,说白了我就是那种花市里淘宝的主儿。嘿嘿……常言道:心狠折本。我今天算栽了,我他妈想……”小贩说一半留一半,说到关键处便刹住了。

“……”牛子槊有些不解。

小贩转而说道:“不过,我放句马后炮,听后你既不要上火也不要后悔。实话告诉你,你的两盆兰花即使不是宋梅集圆也能值二三十万,这是保守的价格,要是遇见韩国、日本的大买家,怕一百万都不止!”

呵呵……又是一个奸商!不过还算厚道。牛子槊心里暗自一动,他问道:“大哥,我那两盆花是不是根本不能叫做宋梅、集圆。”

“你很聪明!”小贩笑着点点头:“兰花中的传统名品都有档案,类似于血统证明,即使你的花和宋梅一模一样也不能叫宋梅。”

“那他们还花大价钱收购?”

“这你就外行了,”小贩虽没有买上牛子槊的兰花,但心情看起来不错,他滔滔不绝道:“中国兰花除了自身的色、香、韵、姿外,还有一样非常了不得的特点,那就是变异。”

“变异?”

“对,同样一盆兰花,生长的环境不同,开出的花形也就不同,在广州开出荷型花瓣,到了上海说不定就变成梅花瓣,到武汉弄不好就变成水仙瓣了,这就是变异。伴随着变异,花香和叶形也有所不同,这才是她真正值钱的地方。你的花实际是山采兰,养在家里后慢慢发生了变异,而且变异一代代积累稳定了下来,因此长得像宋梅。他知道你的花不是宋梅,却肯出三万五,他实际上是在等待。”

“等什么?”

“等明年开花,只要能确定你的花和宋梅确实一模一样,他便花大价钱买一苗真正的宋梅,有了宋梅血统谱系档案,你的那盆就变成真正的宋梅了。”

“那万一不一样呢?”

“太简单了!你那两盆花一看都是正宗的下山兰,肯定是龙根无疑,因此变异能力很强;第二叶形很正,第三株数多,只要开出的花是正格花,怎么也值三五万,拿到广州少说也能弄二三十万来。”

“你卖的兰花怎么论堆儿卖,才五块钱一把?”

“呵呵,我的花是我自己兰苑里批量生产的人工栽种品,全都是克隆货,当然不值钱。算了算了,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去了,三天三夜只能说个皮毛!你要想吃这行饭,你就得自己去摸索。”小贩有点后悔自己说得太多了,迅速转了个弯子:“今后有好花直接找我,我不亏你。”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

小贩叫冯道桓,竟是天籁兰苑的老板。

有了钱,牛子槊便不再计较车钱,出门叫了个出租车谈好价钱,拉上自己到书店买了十几本兰花书,然后一溜烟向二百公里以外的青羊驶去。

有钱就是好!只用一个半小时左右,出租车便到了莲花埠。此时,牛子槊觉得自己还没看上几页书哩。

见牛子槊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张胜男先是惊诧,而后便是极力推辞。牛子槊恼了,气昂昂把钱往桌上一摔,硬邦邦撂了一句话:“收下,不然我再不认识你这个姐了。”

这句男人气十足的话真把张胜男镇住了。她不由眼圈一红,默默收起了钱。

“这就对了!”牛子槊笑了,捏着张胜男的胳膊说道:“张胜男姐,没有你,牛子槊早随亲娘一起去了。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张胜男眼中的热泪哗哗得淌了下来。

“我走了!”

牛子槊起身便走,他知道张胜男心里高兴,自己再呆下去她又要张罗着给自己做饭,又是没完没了的嘘寒问暖。活了十七年,今天自个儿总算做了一件男人该做的事。从今而后,自己也算是个男人了,再不能让张胜男把自己还当成小毛孩子。自己要像男人一样担起张胜男和她的这个家。因此说走便走,这就是男子汉的脾性。

出租车还在外面等着,他对跟在后面抹眼泪的张胜男似模似样地挥挥手,然后钻进车里向桃树坪驶去。

莲花埠是乡政府所在地,县上的公路只通到这里,再往山里走,路逐渐变得崎岖起来。

顺着山间弯弯曲曲的土路,出租车屁股后面拖起漫天的灰尘,艰难的开进了桃树坪村。

这是桃树坪村历史上车第一次出现小卧车。于是鸡飞狗跳乌烟瘴气,嘎小子们跟在车后面一路追着看稀奇。车到二宝家门口,他让司机停了下来,给了司机八百块车钱,然后漫不经心地向司机要了一张名片,“今后到省城我用车就找你。”

“行行行。”司机见钱眼开,当时便点头哈腰道:“哥们儿,今后但凡你到省城,在市内跑我不收你的钱,只收长途费。”

“好!就这么着。”牛子槊学着城里人的样子,伸出手和司机握了握,转身便下了车。

短短十几天功夫,牛子槊两进省城,经历了翻脸不认人的吴芷君、唯利是图的长途车老板、苦难的张胜男、尔虞我诈的花市奸商,其间的感觉直可用刻骨铭心来形容。正是因为如此,他脸上的稚气也在短短的十来天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代之而来的是一种堪破世情的淡然。

淡然可以使人超然,淡然也可以使人显得痞里痞气,牛子槊即属后者。

走进二宝家,在潘巧云妖妖的笑容里,他痞里痞气说道:“给我倒杯水。”

“哦,我这就去!”老于世故的潘巧云也察觉出牛子槊身上的变化,来不及细想便扭着翘翘的屁股进屋里张罗去了。

牛子槊则大模大样的一屁股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闭起眼睛养神。

李昭凤闻声从卧房里走了出来,看见牛子槊躺在那里,立时又惊又喜,扭着腰肢走过来用手在他脸蛋上捏了一把,低声调笑道:“哎唷……好我的亲,这些天跑那里去了?想死嫂子了!”

“是吗?”他微微睁开眼睛,顺手乱摸一气,然后拍着她的屁股懒洋洋问:“洗干净了没有?”

“呸……”李昭凤媚着桃花眼佯啐了他一口,“几天不见,你的脸皮怎变得这么厚?院子当间儿就伸手乱摸,让我婆婆看见了多难为情?”

“嘿嘿,都不是外人。”

“呸呸呸……不要脸!”李昭凤的脸更红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嘿嘿,你是说这种事情只能做而不能说?”

“那当然。”

“是吗?”牛子槊站起身来,抓着李昭凤的手放在自己丹田下方轻轻摩挲了几下,嘴里慢悠悠说:“那就做呗。”

“你疯了?”李昭凤见他在院子里便打算解裤带脱裤子,吓得急忙推了他一把:“进屋去,我去把院门关上。”

这时,潘巧云端了一杯茶风摆扬柳一样飘了过来,秋波如水面含春意。

接过茶,牛子槊顺手在她高耸上捏了一把,指着李昭凤的背影说道:“你妹妹已经急不可耐了,你怎么样?”

潘巧云半边身子顿时醉了一样麻酥酥的,她面红如火地嗔了他一眼:“你昏头了不成?昭凤是我的儿媳妇。”

他一口气喝完杯中水,抹了抹嘴上的水,说道:“在我这里你俩就是姊妹。”

“呸……”

三人刚进屋,还没来得及同乐,却听到有人在院外拼命拍打院门,伴随着拍打声,有人高声在外面喊道:“牡丹娘娘,县里来人了,要见牛子槊。”

牛子槊眉头一皱,“我进来的时候,李大嘴的婆娘就在你家门口站着,估计是她。”

既然有人看见我进了二宝家,躲着不见反而不好。牛子槊笑了,冲潘巧云道:“你先答应一声,然后穿好衣服去开门,就说我来给二宝爹扎针哩。”

潘巧云手忙脚乱地起身穿好衣服,靸着鞋啪嗒吧嗒出去开门了。

牛子槊深深吸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心情和表情,顺手带上卧房门,然后迈着八字步不慌不忙走到院子里。

院门开了,大嘴婆娘领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走了进来,两男女穿着很时髦洋气,一看就是城里人。

一男一女都是青羊县电视台记者,肩上扛着长枪短炮,是来采访牛子槊的。

牛子槊感到很意外,莫名其妙道:“采访我干甚?”

女记者笑魇如花,“你在长途车上智勇双全见义勇为,为我县公安局破获蛇老三抢劫团伙立下了大功,受县委宣传部委托,我们专门来采访你。”

牛子槊顿时苦笑不得,摆摆手疲里疲沓说道:“算了算了,我当时也是不得已之举,根本谈不上见义勇为,你们饶了我吧!”

“牛子槊同志,请你严肃点好不好?”男记者很严肃,端着架子带着训斥的腔调说道:“经县委研究决定,准备把你树为新时期见义勇为典型,并准备往省里报,这是一个很严肃的政治任务,你必须配合我们。”

面对一个乡下土包子,作为县里派来的干部,那种感觉不亚于手握尚方宝剑、口含天宪的钦差大臣到地方体察民情。男记者本能地带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话里话外便有一种命令和施舍的意味,似乎他自己就是县委书记大人。

他的这副嘴脸让牛子槊不由想起了吴芷君那种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模样,牛子槊心里直犯隔应。

他收起了脸上淡淡的笑意,懒洋洋说道:“是吗?”说着一屁股坐到了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满不在乎的翘起了二郎腿。

男记者似乎是那种一脚踩住刹车一脚猛轰油门的傻冒,他居然没看出来牛子槊脸上不悦的表情,或许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个乡下小土包子的表情。于是他还在那儿继续摆谱充大、趾高气扬,一张小白脸板得如同一片新崭崭的尿衸子,用一副颇不耐烦的样子对牛子槊简短说道:“这是县委的指示。”

“这好办。”牛子槊转过去看了一眼潘巧云,然后回过头来轻描淡写地对男记者说:“我并不想当所谓的典型,你可以回去给县委交差了。”

这句看似轻描淡写、淡得不能再淡的淡话说得很绝很干净,根本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意思。

此言一出,似乎一枚重磅炸弹在男记者的头顶爆炸,男记者登时面如猪肝尴尬万分,如同一条黑毛壮汉被一个黄毛小丫头活活按进了马桶里。

在他的记者生涯中,也许从未碰到过这种场面,何况对方是一个他认为从未见过世面的山村小毛孩。

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怎么会有那些明星大腕的脾性!

“这个……这怎么行……”男记者吭哧了半天,竟不知如何应对是好。在他的印象里,从来就没有过如此尴尬的情形,山区县城那点可笑的优越感把他宠坏了。

牛子槊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他气定神闲得端起茶杯吹去表面的浮沫,轻轻地啜了一小口茶水,对着脑袋已经勾到胸前的男记者说道:“对不起,我还要给病人治病哩,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好吧?”这话听起来轻飘飘的,实际上是下逐客令呢。

说这话时,牛子槊用眼睛瞟了一眼旁边的漂亮女记者,发现她正捂着嘴巴窃笑不已,一双妙目还饶有兴趣地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

嗯,此人不错!

牛子槊弯起嘴角对她做了个调皮的笑纹。

短短两个回合下来,潘巧云便觉得牛子槊很有派头。

你看他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样子,一句“我并不想当所谓的典型,你可以回去交差了。”便把那个趾高气扬的记者撅得面红耳赤无所适从。而他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是要多牛有多牛!这还是那个愣头愣脑冒冒失失的小毛孩吗?分明就是个吐口唾沫砸个坑的男子汉大老爷们儿。桃树坪比牛子槊高一头大一膀的男人多了,他们谁敢对县里来的干部这样说话?打死他们也不敢!

青羊是个山区穷县,一无资源优势二非商业中心三缺科技力量,唯一的优势便是离省城近点。但是,靠着省城这棵大树反被大树遮住了太阳汲走了养分,当地的经济文化重心全都偏移到省城去了。这次立典型树榜样行动是青羊县委县政府的一项政治举措,被当作一件政绩工程来抓的大事,他们力图借此机会大造舆论借势造势,硬件不行靠软件,多少可以把省上的眼球吸引过来一些,让青羊在全省几十个县面前也成为一次亮点。

牛子槊并不知道这些,但他从小便跟着师傅学会了淡泊。淡泊能让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舍弃什么,淡泊可以使人大气,于是淡泊便可以让你居高临下。

例如,你再有钱老子不低头哈腰向你去借,你鸟我的毛哇?你再有权老子不求你办事等于你没任何权利,你凭啥在老子跟前摆架口?老子大可不必尿你!

同理:我既不想当典型,别说你只是区区一个记者,你就是县委书记来了又有什么值得装腔作势的呢?玩你档里的俩黑蛋去吧!

古人云:无欲则刚。说的其实就是这么个理儿。

 文学

尽管牛子槊已经下了逐客令,尽管男记者被这个年龄不大的乡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但他绝不敢转身便走。

他比谁都清楚,这是政治任务,宣传部刘部长明天一大早要在办公室等着看他俩的采访剪辑片哩!况且来采访的并不只有自己这一路记者,县里其他媒体的记者也都开始行动了,紧接着就是省上的记者大军,都在抢头条新闻哩。作为县里唯一的电视台,是县上弘扬主旋律的主阵地,自己又是奉命而为,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锅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着走了。

于是,他苍白着脸看了一眼女记者,示意她出来说话。

女记者淡淡一笑,走过去附在牛子槊耳边悄悄说道:“见义勇为是有奖金的,最保守也有一万块,你考虑考虑。”

牛子槊立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问道:“真的?”

女记者点点头。

牛子槊略一沉吟,便笑呵呵说:“好吧,我就试试,不过……”说到这里,他对女记者摆摆手,女记者便附耳过来,牛子槊悄悄对她说:“能不能让那个跟你一块来的混球一边凉快去,他那个白脑壳让人瞧见瘆得慌!”

哈哈哈……女记者顿时笑得前仰后合风摆扬柳,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悄悄说道:“那不行,他是摄像、我是主持人,我俩分工协作,一个人干不了。”

“好吧。”牛子槊一拍桌子,眼睛一闪一闪道:“看在记者姐姐的芳容上,我认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乖握住它 放你自己两腿中间|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乖握住它 放你自己两腿中间|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ldquo;你这么晚来这儿干嘛?&rdquo;刘仙儿说道,她的两腿中间湿漉漉的,脸上还有着红晕,显然是刚洗完澡。 她对汪洋翻了个白眼,嗔怒道...

宝贝你这么紧蓝小棠|肉写的很详细的宠文

宝贝你这么紧蓝小棠|肉写的很详细的宠文

&ldquo;周玉宝贝妹子,周玉宝贝妹子,没有事情了,坏人都被我赶跑了。&rdquo;杨修一下子就将周玉搂在了怀里,小手更是摸到了那周玉大大的...

田园共妻辣,宝贝全部坐下去

田园共妻辣,宝贝全部坐下去

 &ldquo;轻点。&rdquo;    &ldquo;你好讨厌。&rdquo;    那天我刚放学回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没羞没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轻...

让自己喷水的手技_被乞丐服征的大学校花

让自己喷水的手技_被乞丐服征的大学校花

看来我的魅力还是有的,小雨和何美丽现在都是我的了,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多的女人主动,想到这个,我心里都忍不住的自豪。  &ldquo;是...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_做到下不了床什么感受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_做到下不了床什么感受

她用脚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ldquo;待遇福利好。&rdquo;  &ldquo;什么工作适合我这样的人。&rdquo;她的脚很滑...

自己趴开臂缝挨打,女主娇小很难承受男主

自己趴开臂缝挨打,女主娇小很难承受男主

那一次好惨,吊我到半夜,连饭都没得吃。 更难受的是,我爸没有骂我没有打我,就是沉着个脸在大门外蹲着抽烟。那模样我如今想起来都难受...

射得小腹好涨h,自己对着镜子扒开

射得小腹好涨h,自己对着镜子扒开

听见瘦猴这么一说,我松了一口气,不过同时感到别扭,毕竟无功不受禄,白白赚了瘦猴一顿丰盛的饭,感觉挺不好意思的。&ldquo;瘦猴,你这...

宝贝 扶着它 跨坐下去生物课,濡湿的花by天一

宝贝 扶着它 跨坐下去生物课,濡湿的花by天一

张晓敏在浴室胡思乱想,听见砰砰的敲门声,她心中一喜,光着身子就开了浴室的门,随即觉得又不妥,急忙回去穿好才出来,开门,这才看出来...

每一下都到达最深处,宝贝 对准它 一口都吃掉吧 不疼

每一下都到达最深处,宝贝 对准它 一口都吃掉吧 不疼

疯彪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ldquo;你打了我的人,请你来是让你给我一个说法。&rdquo; 林昆眉头轻轻一蹙,旋即微笑了起来,也不问哪个被...

宝贝扒开接受惩罚,结合处发出啧声 白泡

宝贝扒开接受惩罚,结合处发出啧声 白泡

&ldquo;嗯,咝,疼死老娘了。&rdquo;杨小凤蹙着眉,捂着肚子。 &ldquo;老毛病了你至于这样吗?实在忍不住就去村子药铺拿点药,我得赶紧...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