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热嗯难受我要求你_喂精长大的女孩

2019-09-08 08:57:04

 拉好窗帘后,茜姐走到床边,扑倒在床上,我隐约看到了她的胸口起伏了一下。

 

 

"干点什么?好无聊啊!"她用手拖着下巴,微嘟着小嘴。

 

 

我瞬间领会了她的意思,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傻子都知道会干点什么。

 

 

"我们看电影吧!"茜姐用手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投影仪。

 

 

"嗯,好。"我傻傻一边答应一边起身,去把投影器打开,映像瞬间映到了床对面的墙上。"姐,看什么?我给你调。"

 

 

她把枕头竖起来,背靠在枕头上,想了一会儿,"《泰坦尼克号》吧"

 

 

我把电影调出来之后,坐到了床上,和她一起看。

 

 

当看到Jack给Rose画身像的时候,她笑着说道,"怎么我没有那个东西啊?"一边说,一边撩起自己的睡裙。

 

 

我瞥了她一眼,就在心里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看,任何一个男人看到现在的她,应该都会血脉曲张。

 

 

看了一眼之后,我的心就一直突突的跳着,我鼓起勇气,想要再看一眼时,却被茜姐推开,"你干嘛?臭流氓,不看电影看我!"

 

 

听茜姐这么一说,我的脸唰的一下瞬间红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不敢再看她,默默地看着电影,房间里只剩下电影里缓缓的音乐声。唯美而又凄惨。

 

 

随着剧情的推移,Jack和Rose相拥在了一起,并且互相吻着对方。

 

 

"他们才认识那么短时间,就亲上了,也太快了吧?"

 

 

我嘴里咬着哈密瓜,很正经的回答她,"爱情跟认识的时间长短没关系。"

 

 

我刚一说完,就感觉旁边的小人儿身子动了一下,有一束目光投在我的身上,我下意识的看向了她,她却慌忙移开了目光。

 

 

这时,电影进入了高潮,男女主缠绵在一起。

 

 

我立马有了感觉,毕竟我才二十二岁,平常最多听听宿舍的男生讨论女人,而现在身边就躺着一个漂亮女人,还看着这种电影情节。

 

 

"他们在干嘛呀?"她翻过身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嘴巴微张,没有发出声音。

 

 

突然,我感觉被子里面有一双小手,轻轻的触碰着我。我看向她,却发现她也在看着我,两人四目相对。

 

 

看着她微嘟的双唇,我着了魔似的亲了上去。

 

 

虽然我们刚刚认识没几天,我叫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就在刚刚,她轻而易举的给了我五万块钱,这五万对我来说,可能要在工地上打工两年省吃俭用才能攒出来。

 

 

而她却那么的轻而易举,在我人生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温暖。我想要拼命地给她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吻着她,双手拖着她的后脑勺,想要吻得更深。她却抓住我的双手,贴近了她的胸口。然后,她的双手在我的身上......

 

 

这一晚,感觉我似乎活在梦里。

 

 

一切都结束之后,我抱着她,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动了一下,我低头看向她,她也抬头深情的问我,"这是你的第一次吗?"

 

 

我点了点头,说,"第一次。"

 

 

"切,我才不信呢!现在的小年轻……"她有些不相信我的话,吃醋的说道,"你跟你女朋友没有过?"

 

 

我摇摇头,用沙哑的声音说,"姐,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她没有再说话,双眼定定的看着我,我也问心无愧的看着她的眼睛。

 

 

过了许久,她突然翻身,贴在了我的身上,拿起我的双手放在了她的腰部。

 

 

我像饿了很久的狼似的,疯狂的撕咬着猎物。看着她眉头紧皱,我隐约看到了床上的红印,有些后悔。

 

 

她把初次给了我,我却这么粗暴,给了她那么大的痛苦。

 

 

她温柔的整理了一下皱皱的被子,整完后,调整了一下睡袍的领口,脸颊微红的看着我,说"晓明。你后悔吗?我好坏呦,你这么小,还是个孩子,就对你做了这种事。"

 

 

我摇了摇头,"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特别踏实,我一点都不后悔。"她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了我,却还安慰着我。

 

 

"那你抱着我好不好?"

 

 

 文学

"嗯,好。"

 

 

我伸出手臂,把她揽入怀中。

 

 

"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我用下巴抵着她的头,温柔的问道,想要了解她更多。

 

 

她却堵住我的嘴,"嘘,不要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抱着我就好。"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人儿已经不在了,却听到了厨房乒乒乓乓的声音。

 

 

我洗漱好之后,走到厨房想要帮她,却被她推出厨房"你只要负责吃就行了"

 

 

"姐,我也会做饭的"我笑着对带着围裙的茜姐说道。却感觉到推着自己的双手微怔了一下。语气也变了,"你在外面等着吃饭"

 

 

我愣了一下,感觉到她的态度突然变了,转而又想,肯定是自己听错了,就没有在意,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

 

 

吃饭的时候,她一个劲儿的给我夹菜,我说,"姐,够了,我吃不下的。"

 

 

"多吃点,天冷,多吃点能补充热量。"她还是不断的给我夹着菜。直到我的碗里满满的,再也盛不下任何东西。

 

 

她才微微把头低下,一声不吭的吃着饭。

 

 

吃完饭后,她抬起头看着我说,"晓明,你走吧,把姐忘了吧。"

 

 

"为什么?"我看着她,手里的筷子落在了地上。

 

 

她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似的,起身从包里拿出了两沓厚厚的钱。

 

 

"这里是两万块钱,拿去交学费吧,好好念书,毕业了好好工作,以后找个好姑娘,不用太漂亮,长得顺眼就行。温柔一点的就行了。"她的语气中带着伤感。

 

 

"不!"她怎额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看着她说。"姐,我可…可能已经爱上你了!"

不知从何时起,我已经爱上了她,或许,是第一次见面吧。

 

 

第一次见面,她美丽大方,清新淡雅,还没有因为我邋遢的外表而嫌弃我。还那么的善解人意,哪个男人看到会不喜欢呢?

 

 

虽然我现在没钱没势,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给她,她想要的一切,让她幸福。

 

 

没等我再张口说出我内心对她的想法,她的小手就突然抽出,"你走吧!"然后转身跑进卧室,把门反锁。

 

 

我走上前去,不停的拍打着门,得到的回应却是一阵哭泣声。

 

 文学

 

"你走吧!赖在这里不走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我会爱上你?"

 

 

我拍打着门的双手突然停在了空中,她的话就像刀子一样刺在了我的心中。

 

 

对啊,她一个开着兰博基尼,住着别墅的女人,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穷学生?

 

 

可是,她为什么把女人的第一次给了我?她把最重要的都给了我,这个女人,真是有些捉摸不透!

 

 

"茜茜在家吗?"一阵敲门声传到耳边,一个男人在外面叫着她。

 

 

她突然把我拽到卧室里面,紧张的说,"晓明你现在这里呆着,别出声好吗?"

 

 

我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的点了点头。

 

 

她擦去了我脸上的泪,转身关上了卧室的门。

 

 

"来了!"听到她冲着门外的男人喊着,一边打开了门。

 

 

我扒在门上,使劲的听着他们的谈话,但是却一个字都没听清楚。

 

 

我听到大门的声响,他们应该是出门了!

 

 

我卧室的窗帘的窗帘扒开一条小缝,一个肥硕的男人,正在用他肥大的双手搂着她的芊芊细腰,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出。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握紧双拳,她让我走,让我忘了她,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这个浑身散发着猥琐气息的男人?除了钱,我哪一点比他差?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金钱高于一切,多少人败在了金钱这个字眼之下?我的前女友不还是因为钱,而出卖自己?

 

 

想到这儿,我冷笑了一声,她不过是我前女友的一个翻版而已,这种人,不值得我为她生气!

 

 

我收拾好东西之后,转身走出了别墅,而桌子上的钱,我一分都没有动,我不想欠她什么,而且我嫌脏!

 

 

还有,她昨晚给我转的五万块钱,我会想办法尽快还给她的!

 

 

走在大街上的我,像一个流浪者,鹅毛般的大雪落在我的衣服上,慢慢融化。冷风刮在我的脸上,像刀子刮一样,生疼!

 

 

我游荡到了广场的中心,看到有几个女孩在那儿发传单,我接过传到,眼前一亮。

 

 

德克士找兼职,白天一个小时二十,晚上一个小时三十!!还管饭!

 

 

我激动的抓着给我传单的女生,问她传单上招兼职的店在哪儿。

 

 

她用手指了指广场西南角的德克士,"诺,在那里,二十四小时营业,过年的时候太忙了,店里现在很缺人。"

 

 

"谢谢!"我转身向快餐店奔了过去。

 

 

面试成功之后,我就换上了快餐店服务员的服装,开始了工作。

 

 

我至今都记得,那天我一口气工作了十六个小时,经理看到我不要命的样子,"年轻人,别太拼命了,身体重要,今天就这样吧,先回去休息吧。"

 

 

"没事儿,我还可以再工作一会儿,这会儿顾客这么多,需要人手。"说完后,我觉得我整个身子飘飘乎的,走路都有些走不稳。

 

 

其实我也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可是,我能去哪里睡啊?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经理看我的样子实在是撑不住了,"要不,你去后面休息一下吧。"说着指了指后面的的那个门口。

 

 

"谢谢!"我感激的看着经理,转身打开那个门,房间里的设施很简单,也很整洁。是经理平时值班睡觉的地方。角落里有一张单人床。

 

 

躺在单人床上的我,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世界上好人还是比坏人多的,比如经理,比如…那个女人。

 

 

想起那个女人,我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不知为什么,我想恨她,却又恨不起来。她把女人珍贵的第一次给了我,却又跟那个男人……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像撕裂般一样的痛,这种痛,比我女朋友说跟我在一起没出息,说要跟我分手时还要痛。我们才认识两天,可能爱情就是这样吧。

 

 

女人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她的第一次,男人又何尝不是?

 

 

我就这样睡着了,醒来之后,又开始拼命的工作,只有不断的工作,才能停止我对她的思念,才能忘却我心中的痛。

 

 

我就过着这样的生活,一直到了大年初十,德克士的正式员工来上班之后,我才从这份短期工的工作上退了下来。

 

 

那天发工资的时候,我拿了四千块钱,经理当着所有员工,包括正式员工的面,给了我一千块钱的奖金,奖励我这段时间辛勤的工作。

 

 

我看着手里,几十张的毛爷爷,心里特别想哭,钱真他妈是个好东西。

 

 

离开快餐店之后,我去了附近的地铁站,坐上回学校的地铁站。都已经初十了,宿舍应该是开门了吧。

 

 

除了地铁站,从低地下回到了地平面上,太阳照耀在我的身上,暖暖的,我使劲呼吸了一口初春的空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现在母亲的医药费,有了找落,而我的学费,看我的打工也赚来了。所以,我决定回学校念书,毕竟工大的毕业证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我走到了宿舍门口,却被宿管大爷叫住了,"晓明,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走失的小女孩,走失3岁女童幼儿园悬赏5万

走失的小女孩,走失3岁女童幼儿园悬赏5万

9月1日,3岁女童汪莉从四川省攀枝花盐边县惠民乡中心幼儿园走失。9月5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当地幼儿园及村民处获悉,截至目前,女童汪莉仍...

你别蹭了顶了怪难受,王丽梅扯住了他的四角裤

你别蹭了顶了怪难受,王丽梅扯住了他的四角裤

&ldquo;他娘的,梅嫂子的规模可真大啊!&rdquo;李东此时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在王丽梅身前衣服下面来回晃动的地方&hellip;&hellip;王丽梅一听...

爱情让你遍体鳞伤,执迷不悟的懵懂女孩

爱情让你遍体鳞伤,执迷不悟的懵懂女孩

"很明显,我教过你如何去爱,但最后你只留下了一句谢谢;你总是说我是你最记得的那个人,但是转过身来,把她抱在怀里,陪你走过这么长的...

爱就是爱,没有缘由,也不该有束缚,因为美好的女孩

爱就是爱,没有缘由,也不该有束缚,因为美好的女孩

  有人说912有恋情公开,是杨幂和魏大勋吗?  没想到杨幂和魏大勋的恋情瓜竟然还有后续。  近日有爆料称,912有流量官宣,而且不是...

成都女孩出走已经有14天了,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成都女孩出走已经有14天了,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原标题:转发寻人!成都12岁女孩离家出走已14天 今天是她的生日) 今日,云公益的志愿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从学校处得知,开学后,...

将一只腿抬起抵在镜子,女孩既兴奋又激动

将一只腿抬起抵在镜子,女孩既兴奋又激动

女孩哪里知道袁豪在打什么鬼主意,只见他双手捧着自己的右脚踝,头凑得低低的,几乎就要把脸凑到自己的脚踝上,想伸回脚,可哪里还动得了...

宝贝,摸摸它硬的难受|天降豪婿

宝贝,摸摸它硬的难受|天降豪婿

沈三是南城区的地头蛇,手底下不少灰色产业,有钱有势,在青云市也算号人物,名气不小。 &ldquo;沈三叫你们过来做什么?&rdquo;林隐沉声...

你会选择白纸男吗,男孩快点为了心爱女孩成长

你会选择白纸男吗,男孩快点为了心爱女孩成长

&ldquo;明明是我教会你如何去爱,最后你却只留下一句谢谢;你总说我是你最难忘的那个人,但转身却拥她入怀;陪了你走过了这么长的一段路...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一厢情愿我也愿意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一厢情愿我也愿意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是我的同学,我曾经可以经常见到她,但以后不会了,因为我们以后的课不一起上了。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她了。我是从什...

再见我的男孩,佩服当初离开你的女孩

再见我的男孩,佩服当初离开你的女孩

今天你说去找我,我都要下班了,你还是去了,我带你去了小吃街,买了你喜欢的榴莲饼还吃了我喜欢的冰激淋,买了你爱喝的奶茶永远都不变的...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