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结合处发出噗嗤的声音-找了一个黑人男朋友

2019-09-07 15:26:49

 白荷在做一个很撩人的动作时,一个不小心从床上摔到了床下。

 

 

这种意外其实在拍摄的时候还挺多的,因为大家都非常专心,总会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我连忙想去看白荷怎么样了,但随着白荷一起摔到床下的还有那个巨大的针筒,我也是关心则乱,一步小心就踩在了这个针筒上,然后我也滑了一跤……

 

 

白荷正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被我这一套从天而降的骚操作又压在了地上。

 

 

而我正好把脸埋在白荷的胸部上。这感觉实在是一言难尽……

 

 

有舒服也有尴尬,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这件事就这么发生了。

 

 

白荷衣服的纽扣是打开的,刚才拍照的时候就在半露和不露之间。

 

 

而在这个意外发生之后,白荷的衣服左右完全敞开,将上半身完全暴露了出来,并且和我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

 

 文学

 

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发生之后,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晓得怎么处置才好。

 

 

慢慢起身之后,看到了白荷一脸羞涩的表情。这种羞涩的表情好像是某种鼓励,让一些东西在我的脑子里面轰然炸开。接着我完全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去。

 

 

白荷依然羞涩,没有说可以,更没有说不可以。她只是略微偏过头去,不敢看我。

 

 

而我坐在白荷的身上,干柴烈火似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我伏下身子,刚准备有所行动,白荷就迫不及待地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白荷比我预想的要主动得多。

 

 

可能在如此暧昧的拍摄情况下,白荷早就想要了吧。

 

 

白荷的动作简直可以算是一种鼓励,我轻声问她:“摔得痛不痛?”

 

 

白荷摇了摇头。

 

 

我将白荷从地上抱到床上,只见她的身子如白玉般润滑,这一点甚至要远超夏薇。夏薇只是胜在年轻而已,肌肤的质感远远不如白荷。

 

 

白荷对我的配合度很高,简直可以说如小白羊一样乖巧。

 

 

可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电话的声音。

 

 

不远处白荷的手机在响。

 

 

但我们两个人此时都呼吸沉重,距离只有咫尺。我是没什么功夫接电话的,我的心思全在白荷的身上。

 

 

但白荷轻轻推了我一把,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就接了电话。

 

 

电话是李建阳打过来的,李建阳问我们拍得怎么样,还说他过十五分钟就会回来,因为公司的事情已经提前处理完了。

 

 

不用白荷说,我都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真的是超级可惜的,每次都是功亏一篑。而且这次比起上次我觉得还要可惜一点。因为白荷温柔的性格比起夏薇对我更有吸引力。

 

 

白荷连忙躲到了洗手间里面,我站在洗手间的门口,本来准备敲门之后道歉的,但站在门口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好像说对不起也不太对劲,因为刚才的冲动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直到李建阳回来,白荷才换好一套更保守的衣服从洗手间里面出来。

 

 

李建阳和离开之前的状态差不多,一脸笑意地跟我聊天,还问我拍摄进展如何,我给李建阳看了一些照片,李建阳一脸惊奇地说:“这真的是我的老婆吗?你们摄影师真的好厉害啊!”

 

 

李建阳一惊一乍的,还真让我吓了一跳。白荷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白荷的表情一开始还有一点尴尬,到了后面就非常自然了。

 

 

拍摄还要继续下去,只是白荷不像刚才那么放得开了。但主要的内容已经在李建阳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完成了,后面的边边角角装量差一点其实也是无所谓的。

 

 

拍摄结束之后,白荷去浴室换衣服。

 

 

而李建阳在这个时候则拉着我神神秘秘地问:“你刚才怎么让她穿上那套护士装的?我在家里还从来没看她穿过呢。”

 

 

我苦笑道:“李哥,她是自己穿的,换衣服这个环节我从来没干预过嫂子,都是她穿什么,我拍什么。”

 

 

“真的吗?’李建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我当仁不让地和他对视起来。

 

 

随后李建阳笑起来:“你的手艺真的不错,我先付一部分定金给你吧,你快点把成片做出来。我就等着欣赏呢。”

 

 

“行!”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李建阳这么爽快的客户,他说完就转了四千块给我。

 

 

看到钱之后我忍不住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今天的收获还算不错。

钱到手我心情好得很,开心地叫李建阳一声老哥。

 

 

随后李建阳又和我吹嘘他的媳妇如何漂亮,当初追白荷的人有多少。

 

 

谈论这种话题其实是非常尴尬的事情,我能说什么呢,只能顺着李建阳的话说嫂子真的特别漂亮。除此之外真的找不到第二句话出来。

 

 

我刚才和白荷之间发生的小插曲,也只能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中。

 

 

但李建阳好像越聊越起劲的样子,后来甚至主动搂住了我的肩膀,亲昵得简直有些过分。还让我没事的时候可以常去他们家走动。

 

 

本质上讲,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就算再合得来,也不应该说这种话。李建阳刚才也有给我和白荷创造独处的机会,他这是在变相地鼓励我上白荷吗?

 

 

但李建阳的心思我又有一点摸不准,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看我的学生证呢。

 

 文学

 

白荷换好衣服,又卸了妆之后,大家就准备离开酒店了。

 

 

在临走前,李建阳又忽然夸我的摄影技巧好,然后留下一个名片给我,说他最近要组织个特殊的活动,想找我去当摄影师。

 

 

有钱赚的事情我当然很感兴趣,但李建阳在这个问题上却故意保持了神秘,只说下次联系你就知道了。

 

 

随后我们三个人分道扬镳。

 

 

我本来心情特别好的,但没想到走在路上接到了辅导员的电话。辅导员在电话里面措辞特别严厉地问我是不是想留级,怎么最近的出勤率这么低,就是去上课还迟到!

 

 

我的确上猪八戒的课迟到了一回,但那也是事出有因好吗?

 

 

肯定是猪八戒找辅导员告的状,这就真的非常难受了!

 

 

辅导员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哎,这一趟过去估计又要被狠狠地批斗一番了。真是没办法,本来赚了钱之后,我心里超级开心的。现在也只能打个车回去学校了。

 

 

我打到到了学校之后,就往辅导员的办公室赶。

 

 

没想到在经过小树林的时候,被潘磊带着人堵了。

 

 

一个潘磊我就已经打不过了,现在要面对的除了潘磊,还有三个篮球队的人。

 

 

我的心一沉,知道今天的事情很难善了,但潘磊带人来堵我,是因为夏薇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潘磊了吗?

 

 

潘磊说:“你小子不会以为上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上次是夏薇让我饶了你的!我还没教训够呢。这次你别想跑了!”

 

 

上次的事情,也就是说我在楼梯拐角撞到夏薇的事情。这么说来,我和夏薇之间那一点小秘密,夏薇并没有吐露出来。

 

 

也应该这样,那种照片这种事情对于女孩子还是非常敏感的,夏薇应该没什么胆量和别人说这种事情。她如果告诉潘磊这种事情,搞不好潘磊比我还要过分呢。

 

 

上次的事情人家夏薇都说算了,潘磊还发什么疯?

 

 

我看到潘磊和他身边的几个人都穿着运动服、篮球鞋,额头和身上还有汗水,应该刚刚从篮球场出来才对。

 

 

也就是说潘磊并不是故意要堵我,而是潘磊打完篮球准备回去宿舍之前,我们在这里巧遇到了,然后潘磊以为我好欺负,就想要继续欺负我。

 

 

我盯着潘磊,不确定他会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潘磊突然揪住了我的衣领:“你盯着我看是什么意思?”

 

 

旁边一个人说:“你看他还挂着一个相机,弄得和记者一样,这小子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摄影师吧。”

 

 

我心里非常愤怒,但是却咬着牙,忍受了下来。他们人多势众,如果起冲突的话,那我一定会倒霉的。我只希望这事情忍一忍就过去算了。

 

 

可事与愿违,大概是我过分的忍耐给了潘磊他们这帮人一个奇怪的信号——我这个人好欺负。

 

 

潘磊完全不想把这件事算了,他松开我的衣服之后,直接用手去拿我挂在脖子前面的相机。

 

 

“你小子还真挺会妆模作样的,摄影协会不是已经把你给开除了吗?你背个相机装什么逼?”

 

 

如果是别的也就算了,就算潘磊扇我两耳光我都不会还手的。但这个相机可是价值上万,虽然是一个二手的东西,但已经是我最宝贝的东西了,甚至我把这个相机当做我的老婆来看待的。从来都不许让别人碰的。

 

 

我下意识地打了一下潘磊的手,我这一下很轻,就是将潘磊的手拨开而已。但就是这么一下让潘磊炸了毛。潘磊的拳头直接招呼在了我的脸上,嘴里还叫嚣着:”你居然还敢还手?”

 

 

潘磊的拳头很重,随后又两脚踹在了我的身上,叫我完全经受不住,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我倒在地上之后,潘磊继续对我拳打脚踢。一个潘磊我都应付不过来了,所以他那些队友根本就没有对我动手的打算。

 

 

我倒在地上之后,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抱紧我怀里的相机。

 

 

潘磊打了一阵子之后,也发现了这一点。而且他似乎也累坏了,潘磊喘着气就要来抢我的相机,嘴里还在说奚落的话语:“你TM这么在乎这个照相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艳照?”

 

 

潘磊说完之后就要动手抢我的相机,而我弓着身子,侧身躺在地上,死死地护住了相机。这相机里面不仅有今天帮白荷拍的那一套东西,还有夏薇的底片,这要是被潘磊发现了还得了?

 

 

所以我拼死都要保护住自己的相机。

 

 

潘磊也是被我的决心给惊呆了,他一个人搞不定我,然后只能呼朋引伴来一起搞我。

 

 

就这样相机到了潘磊的手里。

 

 

但潘磊这个人是真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相机到手之后居然完全不会操作。潘磊这时候嘴里还在说着奚落的话。

 

 

旁边潘磊的小弟说:“不如我们把他的裤子脱了,拍个裸照吧?”

 

 文学

 

这几个人一拍即合,哄笑起来。

 

 

而我灰头土脸地躺在地上,看着这几个不怀好意的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潘磊冷笑了一声说:“是你自己脱裤子还是我们帮你?”

 

 

真的要拍我的裸照?还在这种大庭广众的地方?

 

 

我的脑子里面只剩下一个想法了:要死大家也一起死!

我脑子一热,就看到身边有一块石头。我想也不想顺手抄起这块石头对着潘磊的脑袋直接来了这么一下!

 

 

我这一下又稳又狠,潘磊一下子就被我给打懵逼了,连还手都不知道。而我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此时的我已经完全上了头,又在潘磊的头上连续砸了好多下。

 

 

潘磊被我一下子得手之后,完全没了还手之力,直接被我砸得倒在了地上,血也潺潺地流了出来。只能本能地有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而我依然坐在地上用石头砸着潘磊的头,我们之间的地位完成了彻底的对调。旧仇加上新恨,一股脑儿通过我手中的石头发泄了出来。

 

 

至于潘磊的死活,我现在已经管不着了,我就想要潘磊好看!把那些他曾经对我做的过分的事情全都还给他。

 

 

旁边那些跟着潘磊一起来的人已经完全惊呆了,连阻止我都做不到。明明他们人数众多的,只要他们一起上的话,我肯定还是没有还手之力。

 

 

但现在那些人明显被我给吓傻了,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连劝阻都不知道。

 

 

坦白说现在的场面的确有一点残忍,更有一点血腥。一般人如果看到了肯定会有非常不适的感觉。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潘磊已经流了很多血,看着都很痛。

 

 

刚才我全靠一股激愤之气撑着,现在这口气用完了,报复也报复完了,我现在到底有些冷静了。刚才对于我精力的消耗很大,我放下石头开始喘息起来。

 

 

而那些人,潘磊的跟班,包括过路的同学都用一种极度诧异的目光盯着坐在地上的我。

 

 

现在闹成这个样子,这个局面要怎么收场呢?

 

 

我先从地上站起来,然后把石头给扔了,又朝着躺在地上的潘磊吐了一泡口水。这一泡口水正好落在了潘磊的侧脸上。此时的潘磊只能躺在地上呻吟,对于我的侮辱已经完全没力气反抗了。

 

 

我强行提起勇气来,朝着潘磊的几个小跟班吼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谁要是以后再敢欺负我,今天的潘磊就是下场!”

 

 

说到这里,我冷笑了一声:“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别以为老实人就好欺负!”

 

 

说完之后我扬长而去,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慌张的,潘磊的小弟有好几个呢,他们要是一拥而上的话,我肯定没辙。但打架这个事情气势真的非常重要,我的气势上来之后,彻底把这几个人镇住了。他们压根就不敢往这个方面去想。

 

 

我赶紧扬长而去。

 

 

辅导员还等着我,我到了办公楼,先去洗手间。

 

 

去了洗手间之后我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后怕,我也忍不住开始想,潘磊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他要是有什么生命危险,或者变成重伤的话,那我肯定也要吃牢饭了。

 

 

我看到镜子里面的我,也是鼻青脸肿的样子,而且侧脸还有一点擦伤。我赶紧洗了一把脸,然后又把身上那些尘土尽量弄干净,然后才查看我的相机。

 

 

万幸的是相机一点事情都没有,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出来。这相机对于我非常重要,以及超越了普通的物品本身,相机要是有问题的话,我真的还有找潘磊拼命的打算。

 

 

今天这个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我也真是倒霉,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

 

 

算了,再想也没用,还是先去见辅导员吧。

 

 

辅导员在办公室等了很久,本来很生气我的迟到,但是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样子之后,也就不那么生气了,反而很关心地让我坐下来,接着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该不会被人给打劫了吧?”

 

 

我们的辅导员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样子,好像一个知心大姐姐,实际上她是一个三十岁的已婚少妇。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从上次猪八戒的课我迟到的原因到今天的冲突,全都告诉辅导员。我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每次都是潘磊主动找茬。

 

 

辅导员听了我的叙述之后,果然也站在了我这一边,对潘磊的总结是四个字——欺人太甚。

 

 

然后辅导员跟我说:“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去政教处那边问问他们有没有报警,这事情就是反应到政教处那边,我们也不用怕。”

 

 

我们辅导员的老公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副院长,关系硬得很,她说这种话当然是有底气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紫色蘑菇头喷射白灼耽美,结合处一进一出

紫色蘑菇头喷射白灼耽美,结合处一进一出

李香莲嘴角掠过一抹笑,刚才两人的激情还回荡在脑海里。身体还有些欲望没有消退,见罗浩走进来,李香莲直接扑上去抱住了他。&ldquo;小鲜...

他逼她低头看两人的结合处h_ 该死的 别咬 南宫凡水

他逼她低头看两人的结合处h_ 该死的 别咬 南宫凡水

杨前进心里也臊的慌,但目光却忍不住偷偷往儿媳妇身上打量,胸前那两团硕大的柔软把衣服都快撑破了,屁骨又大又圆,身材高佻,皮肤白的跟...

盯着两人结合的那一处- 绝对湿度 by可有可无

盯着两人结合的那一处- 绝对湿度 by可有可无

这大夏天的,吹着电风扇,喝着冰啤酒,吃着烧烤倒也很是惬意。苏晴举止优雅动人,吃起烧烤的时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

王爷轻揉两个人结合处,(呂小蒙) 宝贝含住它吸好不

王爷轻揉两个人结合处,(呂小蒙) 宝贝含住它吸好不

刘雨婷脸儿一红:&ldquo;那你闻,我让你闻个够!&rdquo;说着竟然是把裙子掀起来,抓住他的脑袋就装了进去。呂小蒙猝不及防,等到他睁开眼...

有种床上单挑 ,两人下身结合处液体

有种床上单挑 ,两人下身结合处液体

&ldquo;他这个该死的最近迷上了打麻将,一打就是一整夜,所以你今天晚上就不要走了留在这里陪嫂子。&rdquo; 我欣然的答应了不过我却在琢...

秦雪穿的是连体性感衣服,让人浴火焚烧的声音

秦雪穿的是连体性感衣服,让人浴火焚烧的声音

&ldquo;真正的美人,是任何部位都完美的,周一山那小子,还真是暴殄天物,但他不配拥有秦雪。&rdquo; 我已经神魂荡漾了。 &ldquo;东哥...

【自由的声音】——对自由的热爱与坚持

【自由的声音】——对自由的热爱与坚持

虽然早已入秋,但是南方仍然酷热难熬;时而刮起的暴雨过后,在地面更激起蒸腾的热浪。前几天听说有年轻人在纸片上潦草地抄了一句诗,竟...

碾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总裁,柳倩手指向下伸进裙内

碾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总裁,柳倩手指向下伸进裙内

&ldquo;老公,我洗好了。&rdquo; 柳倩一边捋了捋乌黑长黑,一边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软高耸露出的风景线引人无限...

你真是我的噩梦 邪魅的声音飘荡在整个楼道

你真是我的噩梦 邪魅的声音飘荡在整个楼道

1.二十三点整,凌宁关上办公室的灯,揉着发疼的脑袋,从幽长的走廊一头走向了电梯那一头。若是从没独自走过夜路的人,怕是要被这寂寥给吓...

你未说出的话语我都懂-聆听时光走过的声音

你未说出的话语我都懂-聆听时光走过的声音

激情的夏天带着暗然神伤的留恋,已悄悄落幕。接下来的日子,是凉风轻轻,一片片黄叶从眼前飘然落下,在我的视线里化作羽蝶,翩跹起舞。在...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