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淡闲适,爱你是无法言说的痛

2019-06-24 11:20:26

 01

小春燕已经记不清楚,有多长时间没见过妈妈了。

冬天来了,她想妈妈。

春天来了,她想妈妈。

思念在草长莺飞的乡野里疯长。

她只知道,爸爸和妈妈去了遥远的南方城市打工。

日子也不总是寂寞的,小春燕最喜欢的,就是去找长安爷爷玩。

长安爷爷就住在离他们家不远处,爬上门前那个大土坡,再绕过两棵一人粗的大槐树,就到了。

长安常年独居,他的独女嫁到了很远的外地,多少年也不回来一趟。

事实上,不只是小春燕,村里的孩子几乎都喜欢往长安家凑合。

长安的院门口有个大果园,春天有桃杏,夏天有梨子,冬天还有来年存下的大石榴。

独居的长安喜欢逗弄孩子,为了吸引娃子们来,他的果园没有篱笆,也不用恶犬,随便娃子们爬摘。他还常年备着糖瓜和小麻花,见了孩子,就大方地送一把。

慢慢的,孩子们间开始流传一句口头禅:馋了就去找长安!

02

这么多孩子里,长安最喜欢的还是小春燕。

长安院子里有棵无花果树,每次只结七八个果子,果子一熟,长安就用布包好,专门留给小春燕。

长安是个好木匠,谁家有了婚丧嫁娶,打床、打棺材,都得来请他。雇他的人家,条件好的用钱结算,条件差的,就管顿好饭,走时再送些羊腿、烧鸡之类的吃食。

每回领了熟肉,长安总不忘扯只鸡腿,掰块猪肝,先给小春燕送去。

 

Mk81Q2plYTVDZHlJN3c1M2hOaEUyZndpcmE5d2RZMUx0ZFd1QU5IWE1vMkZsWW93YmFkRnR3PT0.jpg

长安有双巧手,除了会打床、做柜子,他还会给小春燕扎风筝,能用锤子把铜条敲成一副叮当响的手镯子。

春风吹起来的时候,长安带着小春燕去麦田边放风筝。小春燕跟在长安后头疯跑,她脆亮的笑声和着铜镯子的叮当声,在明晃晃的大太阳下显出一种悠长又温暖的馨香。

在那样的时候,小春燕就忘记了要去想妈妈。

03

村里的女人们见了春燕奶奶,总爱八卦——

你娃怎么天天跟着长安疯?

我又在野地里看见春燕和长安啦!

长安来给你们送吃的了?

奶奶总是笑笑:他一个老光棍,有钱花不了,逗孩子图个乐呗。

那些人便把话说得更露骨些:春燕他奶,你也单了好多年了,瞅你这身子骨还硬郎,和长安倒般配呢!

奶奶就把脸拉下来,专心干手头的活计,看都不看说话的人:我也是当你爹妈的年纪了,由着你在这胡说!

来人便悻悻而去了。

其实,春燕有点看出来,奶奶是喜欢长安爷爷的。

证据就是,奶奶偷偷替长安爷爷洗过好几回衣服,还给他送过自己纳的鞋底子。

不过,以春燕现在的年纪,她还辨不分明,奶奶到底是喜欢长安,还是贪图长安对她的那份好。

春燕猜,兴许后一个原因更多些吧。

因为,春燕常听奶奶念叨,国栋寄来的钱又快花完了喽。(国栋是春燕的爹。)这时候,她若是嘴馋了向奶奶讨零花钱,奶奶一准把她搡到屋外头:去去去,去找你长安爷!

连春燕都看出来,只要自己有的吃,有的玩,奶奶就顾不上旁人的闲言碎语了。

奶奶在心里骂,那帮吃饱了就戳完东家戳西家的臭东西,哪晓得爹娘不在身边的小孩心里有多苦?

她想,满打满算,自己还能活几年?让他们把她的脊梁骨戳烂好了!等唾沫星子把她埋起来的时候,她的小春燕也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04

这天,春燕往家走时,她腚后头还跟着同村的马婶和徐奶奶。

春燕顶烦他俩。

他俩爱嚼舌根,常惹奶奶不高兴。春燕年纪小辩不过她们,为了维护奶奶,每回她都死命地对她们翻白眼。

春燕进屋,从窗户里,她瞅见俩人一左一右地围住奶奶。不同于以往呱噪的大嗓门,只见俩人皱着眉,说到激动处,手在空中比比划划,像是发生了什么很紧要,又不能明说的丑事。



春燕正在好奇,冷不妨奶奶进来,一把扳住她的肩。

长安把你怎么了?奶奶的眼神,像晴天里劈了雷,叫春燕害怕。

见春燕只知道懵懂的摇头,奶奶落了泪。

她把春燕搂进怀里,抖着手褪下她那肥肥的棉布裤子,春燕瞥见那上面有一块褐色的暗红。

春燕的脸倏地红了。

跟奶奶说,长安把你怎么了?

春燕不说话,她似乎懂了,那是丑事。

丑事不能叫人知道,奶奶也不行。

他亲过你吗?奶奶换了个法子问。

春燕想了想,嗫喏着说:亲过肚皮。

他抱过你吗?

春燕静默了一会儿,说:常抱……”

奶奶又哭了。

她揽过春燕,哽咽着问:身子疼不?

奶奶这一问,春燕才觉出下身有些火烧火燎地疼。

她没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春燕不知道,她那轻轻的点头,是把奶奶的一角天给撕裂了。

奶奶关门、闭窗,用大盆打上水,在屋里仔细地给春燕擦洗。

奶奶的手抚摸春燕的时候,比平时显得更温柔。

春燕已经8岁了,好多事都是她自己去做的。

奶奶总有忙不完的活儿,已经很久没为春燕洗过澡了。

温热的水顺着毛巾淌在身子上,春燕觉得很舒服。

稍稍安静下来,春燕的思绪又开始疯跑,她想:妈妈答应过自己,说燕子来的时候,她就回家,可现在燕子都快走了,她怎么还没回来?

05

春燕遭了这样的丑事,奶奶不敢告诉国栋和春燕妈。

她只能自己去找长安,给春燕讨个公道。

奶奶出门的时候,下起了雨,天污蒙蒙的,像泼了墨,山间的路都成了黏糊糊的泥浆子,走一步就带出一腿的泥,奶奶在泥地里张倒了,再爬起来。

等到长安家时,奶奶浑身都被泥巴糊满了。

一见了长安,她就疯了一样地捶他、挠他、挖他。

你这个丧天良的老畜牲,是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天哪?

亏我还念着你的好……”

怪不得你老婆要给你戴绿帽子,怪不得你闺女巴不得你死……”

雨越下越大,屋里是叫人窒息的昏暗。长安浸在瓢泼的雨声和奶奶的咒骂声中,一言不发。他那瘦长的脸显出一种鬼魅的阴森。

临走时,奶奶把长安家的锅碗瓢盆都给砸了。

奶奶想,明天她还得来,她心里的怨气还没出完呢。

第二天早上,天放了大晴。

奶奶给春燕热上馒头,就去了长安家。

这回,她想好了,要让长安给她写保证书,保证离春燕远远的。保证书上还得列上他做的丑事,摁手印画押。他要是敢不从,她就跟他拼了。

长安家的门照例大敞着。

奶奶走到院子里,却瞥见屋里凭空有一双脚在晃啊晃。

再走两步,奶奶地一声喊开了。

长安上吊了。

06

长安的葬礼办得很简单,村里人辗转了好几天才联系上长安的闺女。

长安闺女来的时候,长安的尸体都发臭了。

为了不叫人看出来,奶奶带着春燕也参加了葬礼。

葬礼那天,长安的院子里摆满了花圈,乍望过去,白花花粉乎乎的一片,都是村里跟长安打过交道的人自发送来的。

有几个小孩在人群中,也跟着摸起了眼泪。

也许,他们想起了跟长安讨麻花吃的日子吧。

列队哭泣的队伍里,春燕听见有人在感叹:这长安呐,给别人打了一辈子的棺材,临了了,却没给自己备下一口棺木,也真是惨……”

老婆年纪轻轻就跟人跑了,闺女又顾不上他,活得没劲啊……”

听着那些话,春燕哭了。

她想起来,有一回,长安带她去池塘边钓鱼,她问他:长安,你说,我妈是不是不想我?

长安摸着她的头说:别瞎想,你妈是太忙了。就跟我闺女一样,太忙,忙得顾不上买火车票。她们心里念着我们呢!

长安的尸体当天就被送到县城火化了,随后,长安闺女在村里觅了一小方地,雇人垒个丘,那就是长安的坟。

长安的老宅子也叫闺女给卖了,处理完这些事,长安闺女一天也没待,拖家带口地又走了。

春燕觉得长安太可怜了,跟她一样可怜。

春燕现在想明白了,那天长安是在哄她呢,他闺女根本就不疼他,也不念他。

春燕哭得心口窝疼,她想,她的妈会不会也像长安的闺女一样,一样的冷漠,一样的无情?

07

长安的葬礼已经过去好些天了,可春燕还是郁郁寡欢。

村里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孩子,都去上小学了。

长安一走,再没有人能陪她说话,带着她玩了。

有时候,她呆呆地坐在院子里,没来由地眼泪就往下流。

奶奶没办法,只好跟孙女交了底。

春燕,你别怕!奶奶给你报仇了,那老东西是叫奶奶给逼死的。他做下那样的丑事,没脸见人!他不死,他闺女也不会认他……”

春燕瞪大了眼,胸口疼得像被撕开了。

奶奶可怕的告白,让她在一夜间长大了。

可是,她的秘密谁也不能说,夜里,她只能咬着棉被,无声地抽泣,眼泪把两只耳窝子都灌满了……

那天下午,长安带她去放风筝。

回家的路上,她遇上了同村的黄毛。

黄毛比她大5岁,在县城上初中。他把刘海染了一抹黄,就得了个黄毛的外号。

远远的,黄毛冲她摆手,叫她站住。等走近了,他变魔术一样的,塞给她一个花朵封皮的笔记本。

给你的!黄毛歪头,看着她笑。

村里好多孩子,都知道她巴望着上学,都快巴望疯了。

黄毛也知道。

然后,黄毛拉着她去了后山的麦地,在一片新绿的麦浪里,她听了黄毛的话,脱下裤子,躺在他身边……



那天回来,奶奶问她。

奶奶越急,她越不敢说。

她怕奶奶去找黄毛。

因为黄毛应下她了,下回再来,他会给她带一本书,一本真正的学校的书。

春燕想上学,她知道学校里有老师、有学生,能每天背着书包,变着花样的学新东西。

她想也许上了学,她就不会再揪心地想妈妈了。

可每一次,她问奶奶:我什么时候能去上学??

奶奶总说:再等等。等你爸妈回来。他们说了,要把你直接办到县城的学校去。

那年秋天,春燕的爸妈终于回来了。

这次回来,他们把春燕接进了县城。

春燕的爸妈在县城开了个小面馆,春燕真的入了县城的小学,他们一家再也不用分开了。

妈妈见春燕的时候,把春燕紧紧搂在怀里,她一面亲一面哭,眼泪流得止都止不住。奶奶也在一旁垂着头,默默地摸眼泪。

春燕和奶奶,谁都没有替起那件事,没有提起长安。

春燕终于能上学了,像城里的孩子一样,她背起书包,坐在明亮的教室里。

学校里的老师都喜欢春燕,因为她特别懂事,特别安静。

爸妈的面馆生意很忙,依然没空陪她,可到了夜里,春燕能跟妈妈躺在一个床上睡觉了。

这样的生活,是春燕在梦里期待过的。

梦想变成了现实,春燕觉得真幸福。

时钟滴滴答答,总有一天,像奶奶期望的那样,春燕会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只是,在滴滴答答的漫长岁月里,春燕成了一个有秘密的女子。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年春天,是她,害死了长安。

没有人知道,她恬淡笑容背后,隐匿的是无法言说的痛……



 

延伸阅读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嫂子夏洁是个身高一米七的极品美女,惊人长腿,皮肤白嫩,举止言谈温柔体贴,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的韵味。 自打徐强几天前住进他哥徐平...

老家门口的那条河:奶奶在流水的年华中慢慢老去

老家门口的那条河:奶奶在流水的年华中慢慢老去

老家门口是一条河。河很宽,可以过船,也可以游泳。小时候的夏天,我多半时间在河里度过。奶奶会站在河边,一脸紧张的表情。奶奶说,快上...

嗯啊好湿不要了医生| 好粗 塞不下去了

嗯啊好湿不要了医生| 好粗 塞不下去了

老张心里喜滋滋的,故意拿了点无关痛痒的药水来,撒在了她的胸前,望着她那饱满挺拔的两座山峰,他张开了双手,按了上去。杨芳这觉得胸部...

乱伦大杂烩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边吸奶边扎下面很

乱伦大杂烩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边吸奶边扎下面很

自己明明一番好意提醒,怎么张口就骂上了。  莫凡哭笑不得,自己明明是一大好青年,不知道怎么一下山,碰到美女医师、金链子混混全都称...

上海工匠学院揭牌:擦亮“上海制造”品牌,关键在于

上海工匠学院揭牌:擦亮“上海制造”品牌,关键在于

“上海制造”曾是全国的一块金字招牌,它代表着品质优异,精致洋气。如何续写新时代“上海制造”名片? 7月6日下午...

老外酒后打车拒付车费,甚至殴打师傅,现已被警方控

老外酒后打车拒付车费,甚至殴打师傅,现已被警方控

近日, 成都的哥被老外殴打的消息, 近日在网上引起关注。 7月8日凌晨,成都的哥杨师傅揪住未付打表费的马克(音),不料他顺势将T恤脱掉...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